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刀劍亂舞-膝髭】太習慣的等待 (上)

太習慣的等待 (上)

*膝髭
*沒膝丸 (至少上集沒有)
*有清光 (之後應該沒有)
*本丸有個人設定
你這樣寫誰還要看!!!!

他還記得,那天本丸一大早就繚繞著細緻的甜美香氣,如果細聞還能感受到空氣中飄著一股獨特鹹味。為慶祝初春櫻花綻放,燭台切從三天前就開始鹽漬櫻葉的製作,摘取、選葉、抹鹽、折葉、壓存…巧妙手法讓協助的藤四郎兄弟們嘖嘖稱奇。無論走到哪,都能聽到熱切討論,讓總是獨自用膳的自己都忍不住期待起來。

而今天,就是正式開工製作道明寺櫻餅的日子。

「還真是意外的盛大哪。」髭切怡然地靠在後院半開櫻花樹下,不以為意地看著本丸的熙熙攘攘。

雖然有些距離,但他的位置剛好能看到遠方廚房入口,只見長谷部、歌仙,與幾隻手工特別靈巧的藤四郎兄弟,正依循長船太刀主廚的吩咐忙進忙出,順風位置還能明顯嗅聞到糯米被漸漸蒸熟的馥郁香氣。雖然自己是帶著純享受的心態,但難得充滿活力的早晨還是讓髭切的嘴角忍不住揚出一抹優閒的弧度。

早晨涼風吹至,讓髭切忍不住拉了拉肩膀外衣瑟縮了下。沒肉身前,他從來沒有想過人類提起的『寒意』為何,現在親身體驗原來就是這種感覺啊?髭切調整起自己固定過久的坐姿,當他將手撐上那有著些許樹根凸起的草地時,一股難以形容的空虛感油然升起。

髭切瞇起雙眼,忍不住伸手揉捏起自己的胸口。雖然並不到疼痛,但這股如同針戳刺在心口上的悶感,到底是什麼?當然不可能是前日出陣造成的傷,又或付喪神也像人一樣會生病嗎?或許等下可以去問問同是平安太刀的鶴丸或三日月吧?

「好冷……」髭切忍不住低怨,雖冷卻又有些抵抗不住太早被吵起來的睡意。

髭切將頭靠上堅硬樹幹閉上雙眼。模糊中,隱約想起遠古時自己好像曾跟另一把刀被謂為源氏雙刀。那把刀現在是在何處?如果未來哪天他也有了肉身,是否會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呢?還滿有趣的吧?本丸裡的雙胞胎刀?說不定還可以偽裝對方出陣之類的?

到時,那把刀會自稱什麼名諱?又會用什麼樣的聲音呼喊自己呢……自己是先被製作出來,所以應該是被叫『哥哥』沒錯吧?

但無論如何,感覺……都不大像是現在正在呼喊自己名字的這道聲音啊?

「髭切?髭切!您一大早就在這裡睡覺會感冒喔。」

「喔?所以我們真的會感冒嗎?」回應聲音緩緩睜開閃耀的金眼的髭切,忍不住笑著問起來人。

「至少安定那傢伙,前幾天打了一整天噴嚏最後還把鼻水沾上我衣領絕對不是假的啊。」清光聳聳肩回道。

「打擾到你真是不好意思啊。只是長谷部要我協助通知大家,賞櫻活動開始時間是酉時,地點會從大門外櫻樹下開始,入夜後會移到大廣間。主上有答應我們這次絕對會出席,所以長谷部希望大家沒必要就不要遲到或缺席。」

「這通知不是一周前就貼在公布欄上了嗎?」

「耶?是沒錯啦…」加州清光困窘地抓抓頭,似乎完全沒料到對方會這樣回應。

「所以呢?我是被列在必須『口頭提醒』的清單上了嗎?」

「呃────」

「開玩笑的啦。」髭切忍不住放聲輕笑,疼惜地摸了摸年輕打刀柔軟的頭頂。「還真是辛苦你了,清光。」

「沒什麼,畢竟廣間那已經有足夠的人力在布置,是我自己要跟長谷部討事情做的……」發現自己只是被調侃的清光,暗自鬆口氣同時,也確信自己果然很不會跟這些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平安古刀應對。

「吶,清光。可以問你個問題嗎?那位大和守安定出現前,你等了他多久呢?」

「大概幾個月吧,其實沒有等很久喔。」

「是嗎。」

「髭切…是在等著誰嗎?」看著臉上表情毫無變化的髭切,清光卻敏銳地感受到氣氛變得有些鬱悶。

「不知道呢,可能在等,也可能沒有吧。」髭切像是在思索什麼般地微微歪下頭,接著表情變得有些困擾。「是說啊,你不覺得明明都已入春了,為何這本丸還是讓人覺得有點冷嗎?」

「咦?還好啊。我倒是覺得有點溫暖耶?你該不會是真的感冒了吧?」清光擔心地問。

「雖然我不知道你的兄弟是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會不會出現。但今天我會幫主上送午膳過去,可以幫你問問喔?之前一期一振出現前,主上可是每天被他的弟弟們纏著問個不停。」

「感謝你的好意,但不用了。」髭切迅速地拒絕道。

「可是…」看著眼前那有著艷美側顏的謎樣平安刀,清光實在無法坦言自己覺得他看起來似乎頗寂寞。

「不知道的事,就這樣保持不知道會比較輕鬆,不需要幫我費心。更何況……」髭切體貼地帶開話題。「今天你應該會很忙吧?」

「我知道了。」感受到對方已不願多談,清光聰慧地點頭。

「話說,如果你下個是要找三日月,十分鐘前我看到他走進廚房裡囉。」

「什麼?人家廚房現在忙得要死耶!到底為何……謝謝你!」朝對方輕輕鞠躬的加州清光,用著難得的速度朝著遠方廚房方向衝去。

隨著清光的離去,一陣略強的晨風拂過,將一株尚未完全綻放的櫻花花苞吹落到髭切的手套上。

「真的,這些優閒日子到底該讓人如何是好呢……」攆起已微吐花瓣的粉色蓓蕾,髭切終於低聲嘆息。





基本上這個設定是個人本丸當時的狀態,自從撿到髭切後就再也撿不到弟弟……髭切就在本丸看各家兄弟放閃寂寞了有點久。出現之前不會知道對方長相也是自己的設定,但只要出現在面前,無論是兄弟還是同事(??)都不會認錯對方!算是一種心有靈犀這樣…… XDDD

因為剛開寫的時候,太認真研究櫻餅怎麼做,結果下意識就寫了500字的燭台切櫻餅製作實錄,清醒(??)過來之後忍痛刪減了大半,現在想想我就留下來另開一篇食譜篇(!!??)不就好了!話說,這是個年紀大的人全被更早起床的廚師與小孩們給吵醒的早晨…然後寫完才發現,清光好像被長谷部不小心捅了刀…其實這任務真的滿爛的,會答應做這種蠢事的……至少不會是清光?|||||||||||||

tag:刀劍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