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家庭教師Reborn!】絕對不願說出口~番外~現在完成進行式

【家庭教師Reborn!】絕對不願說出口~番外~現在完成進行式

*10年後獨立設定 (無米爾菲歐雷事件)
*迪雲
*R18 (大概|||||||)

以下為未完的前半段試閱,
完整版只會收錄於小說本喔!



迪諾‧加百羅涅『自認』是位非常貼心且專情的戀人,也有強大自信認定自己的戀人不會移情別戀。所以,想像一下,當這樣的人必須離開戀人三個月,卻在私人飛機起飛瞬間,收到以下簡訊會做何感想?

【我要分手。】

加百羅涅隨扈雖然全都聽見休息艙傳出巨大跌落聲響,但有鑑於他們的首領平常就笨手笨腳,所以只有一個人探頭確認後又回到原位。

傳訊者並不打算完全不解釋就判彼此關係死刑,隨著簡訊而來的,是個相簿雲端連結,裡頭放著幾百張迪諾過去十年多來,遊走義大利各國,與眾多艷麗女性交往從密的照片。在酒席間被穿著暴露的性感尤物簇擁、親密摟著對方纖腰在對方嬌羞下耳語,連與對方在飯店房間門口熱情擁吻的風景都被清楚地盜攝。

最讓迪諾驚愕的,是這幾百張照片的時間帶,是從雲雀恭彌還在並盛時代就讀就開始。連自己上個月在經營俱樂部貴賓頭等廂中,接受頭號公關『招待』的鹹濕照都有。

【為什麼直到現在才跟我攤牌?】

迪諾想破頭都無法理解,最後只好先扔出自己的疑問,結果對方竟已讀不回。

【這是什麼新的整人遊戲嗎?快點回訊!】

雲雀從學生時代就知道,他與女人的關係極度混亂。迪諾沒意圖隱瞞,也沒有想冒著被拐子攻擊而主動說出口。兩人能在一起的時間已經太短暫,迪諾不想浪費時間談論那些上完床就被自己忘記容貌的女性。

肉體與感情,應該是可以兩個完全分離的個體。畢竟送上門的女性,百分之百都是商業利益上的考量。雲雀明明清楚這點,只是這些私底下的不滿,偶爾會表現在兩人相處的時候─以頗為暴力但被迪諾認定是在『打情罵俏』的方式。

【恭彌,拜託你回訊。】

這次,訊息已經變成不讀不回。依照迪諾對雲雀了解,若非對方已直接把自己的連絡資料刪除,就是手機已經被砸爛。

「接線到彭哥列總部,我要跟他們的十代目說話。」既然當事人不願對談,迪諾當然有其他的管道。

從部屬手中接過電話的迪諾,話還沒說出口就是澤田綱吉連珠砲般的抱怨。看樣子,雲雀恭彌在昨晚半夜,突然將彭哥列整條長廊的玻璃窗給親手砸碎。偏偏面對阿綱詢問,雲之守護者只是用著那副雲淡風清的態度說他『不小心絆倒了』。

看著已飛行到北大西洋上空的航線地圖,迪諾知道自己完全可以要求機師直接掉頭。但與芝加哥公司負責人的會議即將在八小時後開始,這個事業對加百羅涅的家族利益來說茲事體大,身為首領的他又怎能因個人的私慾,傷害整個家族的利益?

雲雀恭彌肯定已經料到迪諾短時間內回不了國,所以才會選這個時間點。雖然嘗試想回憶雲雀近期是否出現任何異常的舉止,但讓迪諾沮喪的是,他完全找不到蛛絲馬跡。

兩人最後一次的見面是在上周,拜訪加百羅涅將近一周的雲雀,表示自己必須在迪諾出國前先行返回彭哥列處理公事。於是,迪諾無視部屬們的抗議,表示要親自開車載他回去──理所當然賺取到更多在一起的時間。

所以,當迪諾突然將車子停靠在荒涼寬闊的馬路邊,越過駕駛座壓上雲雀的身體時,對方只是無奈地笑笑,完全沒有任何反抗。迪諾將手探入纖細腰間,乞求地吻著對方唇瓣,愉悅地感受到對方戲弄般地回舔。得到認可的他,伸手將副駕駛座的座椅拉平,反鎖車門,二話不說地褪去彼此腰下的衣物。

帶著加百羅涅家族戒指的右手,滑過雲雀光滑堅韌大腿,將彼此已經略有反應的分身,收攏手中開始動作。急促的喘息在耳邊繚繞著,像是在催促著甚麼般。迪諾抬起頭,喜愛地看著自己略長的金髮落在雲雀臉龐,與那黝黑髮絲混雜在一起的淫靡光景。

他們的時間,似乎永遠地不夠多?

看著在自己的身下露出享受表情的雲雀,迪諾的心臟升起一股不明確的強烈疼痛感。交往即將十年,迪諾知道自己恐怕給不起,但還是急迫地想在這人身上獲得比肉體更滿足的事物。

但當彼此早已太熟悉甜言蜜語,也太熟悉雙方的行為模式後,還有甚麼能超越這一切?

迪諾深深地將慾望埋入雲雀體內,感受著那總是讓自己迷亂的甜美緊瑟。每一次的顫動與抽送,都能讓迪諾難以忘懷。雲雀發出的呻吟就如他名字般,宛如可愛又讓人心動的鳥鳴。狹窄的車內讓彼此身體難以伸展,但隨著動作而晃動的小小空間,伴隨著肉體與喘息的回聲,產生一股奇特的魔力。迪諾巧妙地翻過雲雀的身軀讓他背對自己,再次由後方進入,當身下那美麗鳥兒被過度深入的慾望擊出悲鳴,迪諾滿足地將臉埋入那溢著沉香的黑髮之中。

「首領,再二十分鐘抵達芝加哥機場。」下屬的廣播通報,將迪諾從幾乎要燃起身體慾望的回憶中拉回。

打開手機,與雲雀的訊息欄依舊毫無動靜。這讓迪諾心情再度被困惑與惡劣所交織。一是對雲雀突如其來的動作不解;另外,也有些憤怒。因那人明明知道這趟美國行對自己的家族多重要,卻特意選在這時擾亂他的心情。

『終於……還是對比自己大上將近十歲的老頭子厭倦了吧?』

腦海深處浮現的疑慮,明明就連自己也覺得可能性過低,但多少還是被自己的想法給打擊到。結果,迪諾‧加百羅涅,這位擁有超過五千人黑手黨組織的第十代首領,就在步出機艙準備接受當地家族熱情迎接瞬間,一路往前摔到接駁梯最下方。

tag:Reborn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