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家庭教師Reborn!-山獄/微迪雲】絕對不願說出口~第四章

【家庭教師Reborn!】絕對不願說出口~第四章

*10年後獨立設定 (無米爾菲歐雷事件)
*山獄/微迪雲

「心情很差喔。」

隔日,雲雀恭彌穿回他最喜愛的深藍色和服,囂張突兀地踏進科技感十足的彭哥列會議室中。看著不知何時已沉著臉坐在一旁的山本武,雲雀露出了然表情。

「恩,不出我自己預料。」昨夜爭執最後不了了之。

山本很清楚如果他認真阻擋,強迫獄寺留下來聽自己說話,近年早已習慣後勤工作的獄寺根本無法抵抗。但兩人學生時代的第一次親吻,就是山本無法控制情緒下,在獄寺心靈脆弱的機會趁虛而入的結果。

那天之後,山本武就發誓絕對不再對獄寺做出任何不經思考的粗暴舉動。

「阿綱說他跟隼人會晚點到。」端起秘書送上水杯的山本說道,思緒還停留在跟獄寺昨夜的爭執中。

「是嗎…」雲雀細長結實的漂亮手臂滑過桌面,將原本自然平放在桌上的山本手心輕輕拉起,帶著勾引意味地開始把玩。

「喂,別這樣。」山本苦笑地將手迅速抽開,眼角下意識地瞥向會議室角落亮著紅燈的監視器。

「為什麼?」雲雀斂下細長鳳眼,露出一抹戲謔。「之前在加百羅涅這樣做,你可沒有一次說不行。」

「那時是不得已,所以你想做甚麼我都配合。現在做這種事是為何?」

「當然是感謝你當時的配合啊。」雲雀倚過身子,用著充滿曖昧動作與彼此才聽得到的聲音,在山本耳邊呢喃。

『也是該推那個人一把的時候了吧?有時候太溫柔,反而是害到彼此也不一定喔?』

「那麼你呢?那位『事主』對你跟我在加百羅涅肆無忌憚地放閃五個月,又有甚麼想法?」山本這才發現參加會議從不遲到的獄寺與阿綱,竟然已經晚十五分鐘之久。

「昨晚才連上線就囉嗦一堆,嘰哩呱啦吵死人最後被我掛電話了。」

「啊哈哈……」山本心底莫名同情起那位正被美國政府扣留在芝加哥當地的迪諾‧加百羅涅。

「他對於我去年底傳訊息跟他說要分手有很多話想說,好像他有資格可以說話一樣。」提到『前』男友的雲雀,露出冷酷美艷的笑靨,口氣卻有著難掩的醞怒。

「既然他耍白癡到想跟六道骸合作,那我接下來想做甚麼他都將無權過問。」

彭哥列內部高層會議,終於在澤田綱吉與獄寺隼人遲到整整二十分鐘後開始。

自從彭哥列開設日本分部,阿綱尊重晴守、雷守與庫洛姆個人意願,讓他們永久性派駐日本。至於另一位的參與決定權,則由他自己決定。要說義大利總部只有現場會議室這四人統籌,完全不為過。

「加百羅涅總部開始出現讓人擔憂的狀況。這幾年,保守黨對我們彭哥列過度攏絡他們首領的動作很不滿。雖然整個家族對迪諾的忠誠度很高,但去年開始有幾個反對聲浪由檯面浮現,主要是這幾位元老級成員。」山本將數張加百羅涅家族照片扔上投影螢幕。

「迪諾已經有好幾個月不在總部坐鎮,過去又多次在重要時刻將戰力移轉彭哥列,這些事都讓那些老人積怨已深。當然還有這幾年合作管理劃分不公。阿綱即位十代首領後,加百羅涅利潤每年持續滑落……畢竟是師兄弟關係,迪諾特別想撥出資源關照阿綱無可厚非。」

「加百羅涅每年都在賠錢,對比我們每年賺錢,會不爽是遲早的事。這我早就警告過迪諾了。」戴上工作用眼鏡的獄寺,雙手在螢幕上忙碌敲打一陣後,從螢幕中拉出了另一份資料。

取代原本面目猙獰的老人照,螢幕出現兩大排複雜的數字表單,左邊報表頂端有彭哥列的雙槍家紋、右方紋章則是一對後腳站立的雙馬圍繞著馬蹄。

「……獄寺,加百羅涅知道……」阿綱覺得就算是再怎麼相互友好的黑手黨家族,也絕對不可能會公開分享自己的財務狀況。

「我用了點小手段駭進他們的電腦系統,放心沒有留下任何證據,就連駭入系統的電腦也早被我跟將尼二銷毀了。」

『問題不在這裡吧!?』

雖然在心中如此大吼,但面對辦事認真到不顧危險的嵐守,阿綱也只能無奈地繼續會議。「迪諾呢?從他被扣留在芝加哥至今快半年,美國政府到現在還不鬆手?」

「這部份確定是加百羅涅的元老從中作梗,但這周開始應該情勢會有變化……」山本瞄了雲雀一眼,似乎對即將發布的消息有些猶豫。

「我們這邊收到迪諾連絡,霧之守護者前幾天已經在芝加哥出現蹤影。」

阿綱下意識地瞄向沉默到最高點的雲守,只見他從原本的面無表情變成般若之面。

「獄寺,連絡庫洛姆。請她拜託骸別搞得太過分。只要能讓迪諾離開美國就好,別搞得血染芝加哥……」

「知道了。」

「看來接著只要等迪諾成功回國,肅清動作就可以加速了。」

「是啊,如果沒有發生空難的話囉。」雲雀幽幽的吐槽,讓現場所有人瞬間幫即將返國的迪諾捏了把冷汗。

tag:Reborn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