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家庭教師Reborn!-山獄/微迪雲】絕對不願說出口~第三章

【家庭教師Reborn!】絕對不願說出口~第三章

*10年後獨立設定 (無米爾菲歐雷事件)
*山獄/微迪雲

彭哥列首領與守護者親信,在義大利總部的宅邸深處有間專用餐廳。在阿綱要求下,餐廳坪數跟歷代比較起來小了數十倍,但在將尼二親手規畫下更加安全隱密。長方型餐桌遵照義式風格鋪上潔白漿燙的桌布,但裝潢改成木質地板、米色系壁紙,周遭擺放著日本玩物矮櫃,座椅也選用家庭式的淺色系的和風原木椅。各種小巧心思,全是想讓阿綱與守護者們能有家鄉的感覺。

以澤田綱吉為首位,這間餐室是他與好友們談笑風生的地方,同時也是做下許多重大決策的地點。

經過一番梳洗換回輕鬆綿製上衣的山本,與滿臉煩躁,依舊穿著黑色筆挺西裝埋首在手機螢幕裡的獄寺,在餐室成為明顯的對比。而且,兩人還被侍者以『首領有令坐席不可更改』下被迫並肩而坐。

「首領要我來通知兩位,他有重要事得跟遠洋里包恩先生通訊,今晚不方便出席。」穿著筆挺制服的侍者上前將兩人的日式餐具擺放好後,恭謹鞠躬道。

「他希望兩位能『慢慢』享用今晚的晚餐。」

「真是一點都不意外。」早有預感會被設計的獄寺,起身將膝上餐巾往桌面丟。「我先離席了。」

「可以嗎?是阿綱要求我們要一起吃晚餐的喔?」山本邊說邊點頭謝過侍者送上的開胃和風冷盤。

「你想威脅我?」感受到對方話中隱喻,獄寺握緊拳頭嘶聲道。

「只是預告我『可能』會不小心說溜嘴。」山本直言不諱,拿起筷子將碟中的蕈絲拌干貝輕快地送進嘴裡。
罵了幾句不雅的義大利髒話,獄寺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再次點起菸。

「隼人。」山本嘆了口氣,欲言又止。

「少囉嗦!既然已經分手了,老子現在一天要抽幾條是老子的事!」

「竟然給我用條在計算……」

而且分手還講那麼大聲,當年戰戰兢兢說如果讓阿綱知道,他就絕對會先殺了自己再自殺的人不就是獄寺嗎?

「你在那裏碎念什麼?」山本那只要困擾就會出現的搔頭習慣動作,讓獄寺莫名地火上添油。

「不給人關心,也不讓人碰觸,連阿綱都束手無策。隼人這種老把自己逼進死胡同的態度,會讓最關心你的人難過的。」

「說得真好聽,誰像你這種只顧表面上春風得意……」

「喔!終於來了!」猛地打斷獄寺山雨欲來的開罵,當侍者端出第一盤由明蝦、花枝與金目鯛組合的握壽司,搭配上樸實雅致的擺盤,山本武雙眼瞬間爆發燦爛光芒。

「果然還是老爸親手傳授的井上師傅手藝最棒!加百羅涅招待客人的食物雖然都很高檔,但老是一堆沙拉跟麵食起司,吃不到一周我就膩啦!我要開動囉!」

「嘖。」

雖然話題瞬間被切斷讓人不悅,但看著像十幾年沒吃過日本料理般,開始大啖美食的山本武,反而讓獄寺頭腦有足夠時間冷靜。

大廳古老時鐘沉悶地敲了八下,回聲傳入餐室,死寂氣氛依舊持續著。受不了沉重氣氛的侍者早已悄悄離席,餐廳內只剩下山本武還在肆無忌憚地享用不知是第幾碗的雞肉雜炊。毫無胃口的獄寺只吃完握壽司,桌上僅有一杯白酒與即將要八分滿的煙灰缸。

「喂,你吃夠沒?」看著山本滿心愉悅地端起主廚特製的紅豆麻糬湯正要就口,獄寺忍不住開口。

「明天一早你還得跟雲雀那傢伙作彙報,可別今晚吃到拉肚子!」

「隼人才是,晚餐你根本都沒吃,加上你又習慣性熬夜。小心最後又搞到胃酸逆流到得去找夏馬爾醫生吊點滴。」

「這種事情一個月不會發生兩次!」

「現在才月中。」瞬間讀出獄寺話中涵義,山本簇緊眉頭露出罕見的不悅。

「SHIT.」獄寺極度厭惡著那位總在山本面前情緒失控,進而造成失言的自己。

「抽菸、熬夜、喝酒,咖啡一天至少五杯,一個月至少吊兩次點滴…」

放下手中筷子抬起頭的山本,終於在睽違五個月返回彭哥列後,首度與獄寺正式對看。阿綱最近幾周催他回來,催得越來越緊,山本知道肯定跟獄寺有關,但當時距離取得加百羅涅的元老信任只差一步。

另一方面,山本也很清楚自己在逃避。

他想逃避那已對獄寺無計可施,卻又只能看著他自暴自棄的心情。

阿綱強制安排獄寺坐在自己身旁,不是沒有道理。即便白天就發現獄寺比去年他與雲雀離開時瘦許多。前兩人距離不到半公尺,山本發現到更多讓他驚悚的事實。

獄寺臉龐不僅凹陷還有明顯黑眼圈,手掌與手指泛黃,指節怵目驚心地瘦削。濃烈煙味讓他聞起來像老菸槍。那過去讓他總是愛不釋手,總是想一親芳澤的白皙皮膚,現在光看就明顯粗糙還病態死白。

「獄寺想搞慢性自殺嗎?」

「這無關……」

「任何一位守護者健康都跟彭哥列家族有關。」雖然很想就事論事,但山本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責備的語氣。

「在面臨加百羅涅保守黨威脅下,守護者們現在可是全嚴陣以待;隼人你身為阿綱左右手,的確將家族後勤打點得很完美,可你不先顧好身體,事到臨頭,身為首領的阿綱是不是還得回頭保護你?」

「我不想聽你說教。」獄寺站起身,拎著尚有一半的酒杯朝餐廳大門離開。

「隼人!」

tag:Reborn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