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家庭教師Reborn!-山獄/微迪雲】絕對不願說出口~第二章

【家庭教師Reborn!】絕對不願說出口~第二章

*10年後獨立設定 (無米爾菲歐雷事件)
*山獄/微迪雲

當那輛在視覺上就充滿侵略感的銀白色瑪莎拉蒂緩緩滑入彭哥列總部入口時,阿綱恰好眺望出窗口。雖然下意識想拉開防彈玻璃窗,對車上好友揮手示意,但一想到獄寺對自己改不掉的隨興行動特別囉嗦,還是決定縮手。

「首領,雨跟雲守護者回來了。」同時,桌上通訊器也響起通知。

「麻煩轉達門房,我要下去迎接。」心思一轉的阿綱按下通訊器回覆。

「咦?但嵐守恐怕…」通訊器另一頭傳來秘書困擾的聲音。

「那就請他陪我去。」由始至終都是敦厚有禮的口吻,在經過多年淬煉後,逐漸轉化成一種渾然天成、讓人無法違抗的奇妙魄力。

「告知隼人,我在大廳跟他會合。」

「瞭解。」

熟練地由椅子上拉起西裝外套扣上,在隨行保鑣與秘書亦步亦趨下快步出門,阿綱的超直覺早一步告訴自己,讓獄寺、山本與雲雀三人在歷經五個月後重新見面將會造成現場多麼尷尬───甚至是危險的後果。但他已經不想管這麼多!

阿綱確信自己給足他們時間處理,在他看來這件事只要獄寺退讓就能順利解決,偏偏嵐之守護者如歷代般名符其實地執拗,搞得整個家族烏煙瘴氣了快一年。

「無論再怎麼逃避,這件事情總該有了結。更何況…」看著自己手機數通未接來電,還有一堆顯示幾百條的未讀訊息,綱吉忍不住低聲哀嚎。

「我真的不想每天開手機跟家族信箱,看到的全都是被灌爆的陳情信啊!」



「恭先生,歡迎回來。」早已站在隊伍最前方等待的草壁,率先上前打開副駕駛席。

「嗯。」走出車門的雲雀輕哼回應,一身長版白襯衫搭配休閒西裝打扮,讓具有東方美人臉蛋的他,站在周遭穿著標準深黑西裝的西方裔男性中異常顯眼。

「喂,怎麼就沒人來幫我開門?」有著一頭俐落短髮的高壯男子,帶著些許苦笑由駕駛座自行開門下車。

迎接隊伍原本戒慎緊繃的氣氛,就在雨之守護者露臉瞬間鬆懈。數個隸屬雨部門的屬下,毫不客氣地嘲笑起山本的埋怨。

「這麼想要人幫你開門,那你何不坐回車裡等?」睨了山本一眼的雲雀微勾起嘴角。

「如果恭彌願意來幫我開……」山本的話還沒說完,雲雀一個頗自然的翩然旋身,在現場製造出極度刺耳漫長的金屬摩擦聲。

「你剛說甚麼?」

「哇!這可是今年才剛添購的新車耶!」山本惋惜地看著方才載著他們由加百羅涅趕回彭哥列的超高性能跑車。原本完美無瑕的美麗前引擎蓋,已出現一道又深又長的壯烈刮痕。

「隼人看到肯定會抓狂。」

「我他媽的才不想跟你們浪費時間。」一道倨傲高昂的聲音由大門冷冷傳來。「這筆修理費直接從雨部門經費扣除。」

「山本、雲雀,這次長期出差辛苦你們了。」緊接著獄寺的無情聲明,彭哥列首領澤田綱吉隨之迎上前,伴隨著雨部門成員此起彼落的哀嚎。

「我先回房,報告等我休息後再說。草壁。」完全略過彭哥列首領伸出的友誼之手,雲守護者一如往常地越過眾人,走進總部大門。

「剩餘一半由你的部門扣除。」站在大門邊的獄寺,拎著煙的右手直接越過門緣,不偏不倚擋住雲雀去路。

「隨便你,請款單直接給草壁。」雲雀斂下身子,眨眼間穿越獄寺阻礙,同時用著只有彼此聽得到的聲音低聲道。

「要砍多少經費我都沒意見。倒是你該鬧夠了哪?」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獄寺聳肩露出挑釁的笑容。「我說你啊,之前是有人幫你撐腰,可以完全不受我經費控管。但雲部門的基礎財源,早在這五個月加百羅涅任務開始前就斷了不是嗎?我要你是會比較擔心自己的問題。」

「隼人!別說了。」阿綱流暢地擋開了兩人說道。「恭彌先生你辛苦了,先回房休息吧?」

看著朝自己與阿綱頷首示意後離開的雲雀背影,獄寺將視線轉回大門外,不巧地與正在跟部屬對話的山本武眼神直接對上。

「都快半年沒見,不去打個招呼嗎?」查覺獄寺僵硬神色的阿綱問道。

「哈!又不是小學生。」獄寺邊說邊又焦躁地點燃了一根新菸。

『你們在國中時代也沒好到哪去啊。』忍住想吐槽獄寺的話,阿綱回頭看向眾人聚集的方向。

「阿武!」

「怎麼啦?阿綱?」與部屬結束對話的山本,肩上揹著時雨金時愛刀,另一手提著隨身行李快步朝兩人走來。

「晚上沒事的話,大家一起吃個晚餐吧?」注意到眼前不斷避開彼此眼神、偏偏又老用眼角偷瞄對方的兩位守護者,阿綱忍俊不住地提議。

「廚師說他今天從港口那買到非常棒的魚貨,今晚可以幫我們做特製日式壽司。」

「太好了!」「抱歉很忙我沒空。」

山本與獄寺異口同聲的答案,讓現場氣氛瞬間凝滯。

「隼人……難得阿武回來就幫他接風洗塵嘛,工作這種事情晚點做沒關係。」

「不用麻煩,我不介意自己去廚房找東西吃。」「我還有幾封緊急信件等著處理沒時間。」又是一串異口同聲的藉口。

『全彭哥列只有獄寺你有那麼多緊急信件!』雖然腦子想吐槽,但阿綱也不好意思責備這位老早就把整顆肝送給彭哥列家族的嵐守。

「不行喔,全都要參加。」擺出純真無害的笑靨,澤田綱吉使出彭哥列十代目的特權。

「這‧是‧命‧令。」

tag:Reborn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