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刀劍亂舞-燭壓切】獨一無二的碎片 (下)

獨一無二的碎片 (下)


*燭台切X長谷部
*巨雷警告 (但是甚麼雷還是只能自己看XD)

目不轉睛地看著端坐在自己眼前,緩緩放下盛裝甜點的碟子,用著筆挺姿態輕啜起熱茶的長谷部,燭台切光忠忍不住揚起嘴角。

「如何?」燭台切露出期待評語的表情。

「有點甜。」根本就是太甜!長谷部忍不住又多灌一口茶降低口中的甜膩感。

「我有猜到你不喜歡太甜,比起給清光與安定還有藤四郎那些孩子們,長谷部的份我有特地降了一半的砂糖量喔。」

「燭台切,我直說吧。」已經不想繼續吐槽那對他來說根本無感的『減糖』,長谷部說道。

「我們雖然曾在織田家短暫照面過,但彼此毫無關聯。你無聊想找樂子,請去找大俱利跟太鼓鐘貞宗。我想盡心服侍我們現在的主上,沒時間應付你。」

「這甜點是小貞幫我做的啊?」燭台切無辜地回答。

「還以為你只有眼睛不好,原來聽力也有問題嗎?」對於如此答非所問,長谷部終於喪失決定要秉持的冷靜情緒。

「我很欣賞長谷部。」燭台切突如其來的回應,讓長谷部露出詫異表情。

「你雖然口口聲聲說都是為了主上,但做任何事情都是小心謹慎也為大局著想。無論動機是甚麼,只要能做到這點就很了不起。因為你看,我畢竟是個滿自我中心的人。」

「喔──」長谷部露出一抹訕笑。「原來你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嘛。」

「長谷部最近在擔心甚麼對吧?方才出陣狀況很不好也是這個原因。」燭台切拍了拍傷勢已痊癒的肩膀。「看在我也幫你挨了一刀的份上?願聞其詳?」

「真不像是剛才還說自己是自我中心的人會講的話……」

「自我中心者,只在意自己中意的對象啊。」燭台切凝視著長谷部許久,直到對方緩緩浮現困窘神色才真正確定,對方已理解出自己話中的涵義。

「就算跟你坦誠又能如何?你難道就能給我甚麼幫助嗎?」長谷部避開對方焦灼的眼神。

「有甚麼關係?反正長谷部也沒有人可以說不是嗎?那就說給我聽吧。」燭台切雙手抵在下巴上露出平日最擅長的燦爛笑容。

「你中間那句話讓人實在很不悅啊!」雖然被戳中要害,但對方陳述的事實讓長谷部無法回嘴。

「只是近日聽到了一些煩心話題,有關斷刀……的事。」

「斷刀嗎。」原本爽朗的眉頭在聽到不吉利的詞彙緊緊皺起。

「對只是單純依附在刀上的我們來說,在意這種事情根本沒有意義,更何況這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但為何無法不去想呢?光想到這裡,煩心事又更多。」捏緊手中杯子的長谷部,低沉穩定的嗓音逐漸變得嘶啞。

「過去那些擁有肉身的人類,也都是懷抱這堆紊亂思緒活下去的嗎?對我來說只要能完成主命,絕對是死不足惜。但連說出口都丟臉的想法,還是無法控制……」

「長谷部你啊,真的是個負面思考的傢伙。」燭台切無奈地說道。

「對我來說,斷刀與否都是時間到再操煩的事。不過斷刀前肯定正面臨大敵,我們還能有機會煩惱嗎?說不定連思考的機會都沒了吧?說不定更好。斷了就斷了吧。」

「你那才叫過度正面思考……不,根本就是沒在思考的回答。」

「但在面臨斷刀之前,我肯定還是會再次擋在長谷部的面前吧。」燭台切的手越過相隔開兩人的桌子,輕碰上長谷部臉龐。

「喂……」長谷部這才發現,燭台切已經在不知何時拆除了手套,第一次與人肌膚的奇特相觸讓長谷部全身產生一股顫慄,連原本想斥責對方無禮的話語也哽在喉間。

「長船派最偉大銳利的太刀,最後竟是為保護打刀而斷。這肯定會是最帥氣的死法,無庸置疑。」燭台切感受著指尖所碰觸的細緻皮膚失控脫口。

「那麼,因你而活下來的刀,又該如何是好呢?」出乎燭台切的意料之外,長谷部沒有將他的手擋開,只有眼神卻流露出強烈責備。

「這個嘛……」緩緩收手的燭台切,因自己瞬間失言而愧疚地笑而不語。

兩人對談後第三天,在廚房忙著做咖哩的燭台切光忠,被送來蔬菜的大俱利迦羅告知,自己暫時被撤下第一部隊,長谷部則帶領著小狐丸等人前往執行秘密的特殊計畫。

「是嗎?希望他們能在咖哩被大家吃光前回來啊。」滿意地品嘗自己料理味道的燭台切,想起長谷部曾悶不吭聲地連吃三碗咖哩的滿意模樣。

但過了整夜,第一部隊始終沒有回來。直到隔日接近正午時分,燭台切才聽聞部隊成員已經全數返回本丸,但因為各個受到輕重傷,全體住進了手入室。原本打算前往廚房做些飯糰給手入中同伴的燭台切,卻意外地跟從審神者房間方向離開的長谷部撞個正著。

「我還以為你也在手入室呢?看來小伽羅的情報不怎麼正確喔。」看著瞪著自己一語不發的長谷部,燭台切兀自繼續說。「要吃點飯糰嗎?你們應該從昨晚就沒吃東西了吧?」

「不需要,感謝您的好意,但我不餓。」

「……長谷部,發生甚麼事了嗎?」感受到對方的陰鬱態度,燭台切跨步走近,只見對方竟然隨著自己的接近往後退數步,很明顯地想與自己保持距離。

「織田信長的愛刀。」長谷部用著極慢的音調呆板說道。

「哈哈,幹麼突然這樣叫我?還在因為前幾天我講斷刀的事在生氣嗎?」

「甚麼斷刀的事?」

「就前幾天……」看著不斷避開自己眼神的長谷部,還有對自己不耐煩又拒人千里的態度,燭台切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你……是壓切長谷部嗎?」

「是啊,請問長船的刀找我有甚麼事?」

「你知道我是誰吧?」

「燭台切光忠,不是嗎?怎麼,您把自己的名字忘掉了嗎?」雙眼直視著燭台切,長谷部露出一抹禮貌性但冰冷的微笑。

「沒有。只是……」燭台切霎那間想起什麼般,伸手攫住長谷部的右手臂。「聽聞你昨天被指派部隊長去執行任務,全隊都受傷了?」

「失禮,但我初來乍到,還不是很清楚本丸這裡的狀況。也沒有被指派到任何部隊……」長谷部慍怒地拉開燭台切抓住自己手,態度嚴厲。

「長船的刀都像你一樣這麼無禮嗎?」

放開長谷部的燭台切,眼角餘光瞥見前晚也在第一部隊的小狐丸,正站在長廊遠方的轉角對自己示意。他的傷勢看來並不重,只有外露的右手肘還包著一層薄繃帶。小狐丸並沒有說任何的話,只是朝著燭台切搖搖頭,表情惋惜地閉上雙眼後轉身離開。

『被留下來的刀,又該如何是好呢?』長谷部當時的話語,宛如回音懸宕在耳邊。

眼前的人的確是壓切長谷部,只是不是他認識的那位。所有戰鬥經驗值比本丸大多數的刀都要高的他,為何還會發生這樣的事?

燭台切感覺自己的心臟正強烈刺痛著,就連呼吸都變得困難不已。如果昨晚自己有被編列入第一部隊,這樣的事情是否就不會發生?

「那個,我……可以叫你長谷部嗎?」壓抑著那不斷湧入胸口的空洞感,燭台切逼迫自己對眼前的人露出他自認最帥氣的笑容。

「這麼叫我就好了。因為前任的主上……」

「我知道,你不喜歡人家叫你壓切,因為這名字聽起來太血腥。」燭台切輕巧地接口。

對燭台切的裝熟舉動,長谷部的表情相當不自在。那模樣就跟昨日之前才跟燭台切對話過的人一模一樣,毫無差異。

「重新介紹,在下是燭台切光忠。因急忙趕來造成誤會,失禮之處,還請多多見諒。」燭台切後退一步拉出最原始兩人的距離,朝長谷部恭謹鞠躬。

「不能讓長谷部先生看到在下帥氣出現,實在是可惜至極。如果之後還有機會,肯定再也不會讓您錯過。」

看著那張有著一模一樣矜持俊秀臉龐,在聽到彼此初見面的同一段話,露出相同不屑表情的長谷部。

燭台切光忠非常清楚,即使如此,之後的一切終究再也不會相同。





寫的時候已經參考非常多這兩人的資料,但在描述的時候還是覺得拘束。
如果有甚麼設定錯誤的話還請不吝惜指正...

以常常會撿到或鍛到同樣的刀狀況下,我後來都當成就是心之碎片或分靈體(啥!?)
一個本丸如果沒有即時把多出來的刀處分(!!!)掉,不是就有一堆短刀脇差撞出門(!!!??)滿地趴趴走(!)了嗎?
超恐怖的啊!XDD

邊寫邊覺得,長谷部絕對是個很容易得憂鬱症的刀...整個想法都超黑暗的( ノД`)
如果真的跟這麼粗神經的燭台切交往,會不會根本加重病情啊!?(゚∀゚)

所以這是一篇審神者不幸手滑,某人只好踏上旅程重新找回心之碎片的開放式結局故事,以上。

tag:刀劍

Newest

Comment

Alice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你...你...何苦在今天寫斷刀的故事啊啊啊----
看!是小狐丸喔!(指)

2017/10/06 (Fri) 19:52 | URL | 編輯 | 返信 | 

小SAN #-

你...你...何苦在今天寫斷刀的故事啊啊啊----

2017/10/06 (Fri) 19:35 | URL | 編輯 | 返信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