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聽覺篇/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道高&魁登斯】形單影隻的那人


聽覺篇/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道高&魁登斯

形單影隻的那人


紐約不是個友善的地方。

牠見過太多恐怖的人類,但紐特帶牠們來的這個土地上的人類特別怪。站在街頭的人,手中肯定不離一支燃著強烈臭味的紙管,吸進吸出同時,這些人雙眼也隨著渙散。大部分的人都穿著巨大黑色外套,拉低帽緣,像是逃避甚麼般,汲汲營營地朝著無名的目的地奔走。同時,這裡還有非常多有奇怪輪子的巨大金屬塊在路上奔馳,製造出恐怖的聲響。

道高並非自願迷失在這個都市叢林,當牠追著兩腳蛇跳出皮箱的下一秒,牠的確是後悔了。況且那孩子逃竄速度過快,道高根本追不上。

但牠更不想看到紐特發現珍愛的怪獸們受到傷害的表情。

兩腳蛇是逃脫的孩子群中最年幼的一位,其他大部分都能照顧自己……有隻恐怕還『把自己照顧得太好』。

道高無法克制去照顧幼小孩子的衝動,所以比起愛惹事或是脾氣不佳的傻同伴,因為不懂事而讓自己受傷的孩子更重要。

「謝謝你,道高。沒有你我該怎麼辦?」

牠喜歡紐特那低沉又帶點害羞的沙啞嗓音。每當紐特這麼說的同時,他那骨節鮮明的手指就會撫過自己的頭,有意無意地順著自己的毛髮。

為了能再聽到那個人的聲音,道高不介意繼續在這個嘈雜的世界多待一陣子。

反正,牠大概猜得到那孩子最喜歡的地方,況且對牠來說『時間』一點也不重要。

就在這次的離家出走,道高遇到了一位跟紐特同樣讓牠在意的人類。

當時那個男孩正從角落的窄巷跨出來,隱身狀態的道高卻只顧著注意兩腳蛇留下的痕跡,結果跟他撞個正著。

「噢不……」看著那從口袋飛散滿地的傳單,男孩發出懊惱的嘆息。

被撞飛到路邊消防栓上的道高,一不小心解除了隱身狀態,模樣瞬間引發周遭路人的議論紛紛。

「猴子!有動物園的猴子跑出來了!」

「不是猴子吧!毛那麼長還白色……是貓嗎?」

被撞到頭暈的道高只聽到周遭議論紛紛,聚集的人影也越來越多,那些疑惑又好奇的聲音牠過去再熟悉不過,最終結果是讓牠被關了很長一段時間。想起身逃走又沒力氣,還沒回神,道高發現自己被一雙手撈起,瞬間遠離街道的喧囂與明亮。

道高抬頭看向那害自己曝光,現在卻又將自己捧在胸口躲進暗巷內的人。跟紐特截然不同,對方的雙手又僵硬又冰冷,似乎已經泡在冰水中一輩子從來沒有被溫暖過。

那是位比紐特年輕許多的黑髮男孩,有著一雙悲傷汙濁的眼睛,剪得奇短的頭髮被寬帽遮掩,畏畏縮縮的眼神讓道高想到紐特每次要跟陌生人對話也是那副德行。

確認沒人跟來之後,男孩將道高放回地面,接著露出困惑表情審視著眼前的白色長毛動物。

「你到底…是甚麼?」

道高抓抓頭,牠明明隨時可以再次隱身離去,但這位陰鬱男孩的模樣卻吸引住牠。

「你剛才是突然冒出現的對吧?那是魔法嗎?」男孩的眼神中有著激烈的渴望,步步朝著道高逼近。

「你是不是某個巫師飼養的寵物?」

能夠預知短暫未來的道高,在對方伸手抓向自己前一秒,輕巧地攀爬上一旁逃生梯,同時也瞥見男孩眼神中流露出極度失望。

哼!寵物!?

道高對於聽到這個名詞感到不悅,但男孩看著自己的眼神與聲音,讓牠在意到無法馬上離開。他全身散發著一股無法忽視的寂寥感,但奇獸的直覺,又持續警告著道高,這個危險的男孩絕對不能接近。

「糟了……」

像是想起甚麼般,男孩喃喃自語地衝回街上,開始俯身撿拾起方才掉落的傳單。

大部分傳單已經被踩爛或髒汙不堪,還被來來去去的雙腳與車輪壓得到處都是,穿梭在人群中的撿拾工作不僅困難,還會不斷被無情的路人撞開。

過了好一段時間,當男孩拿著許多破爛傳單重新站起身時,一疊已經撿好還壓平的傳單,就這樣憑空飄在自己的眼前。

「你是剛剛那個……」

隱身的道高再度晃了晃手中的傳單,示意對方收下。

「非常,感謝你。」接下漂浮的傳單,男孩對來自奇妙動物的這段善意感到不知所措。

「魁登斯,你在跟誰說話?」

「沒有。」發現莫蒂絲提不知何時站在自己身後,魁登斯低頭別開妹妹的敏銳目光。

「……把傳單丟掉吧,不會有人知道的。」看著哥哥手中的破爛傳單,莫蒂絲提建議。

「沒關係。」

「你又會被媽媽打喔,拜託你丟掉!」

「……沒關係。」

魁登斯看著傍晚的街道,思忖著那隻會隱身的動物到底還有沒有在自己的身邊?還是早就走了?

「如果,能知道牠的名字就好了。」

攀在一旁紅磚牆窗邊的道高,凝視著那高大男孩就這樣被矮自己一半的小女孩又推又拉著離開了街道。

幻影猿的未來預知能力太短,牠無法知道這位男孩未來的模樣,但牠卻清楚看到男孩回去後將會傷痕累累,也看到男孩脫下衣服的赤裸身體上有著數不清的傷疤。

道高眨了眨雙眼,或許是因為男孩跟過去被人類囚禁的自己太像,當時牠才不自覺地被吸引吧?

牠有紐特拯救自己脫離牢籠,這個男孩呢?

誰又可以去拯救他?

『───』

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細碎高昂的嚎叫,過於尖銳的聲音無法引起遲鈍人類注意,但道高馬上就聽出那是兩腳蛇的哭喊。牠再度仰頭細聽,聲音來自遠方岔路口一幢充滿喧囂人潮的巨大白色建築。

牠必須找到兩腳蛇好好照顧牠,直到紐特到來,這才是現在最重要的事。

等回紐特身邊後,牠應該能找到機會跟紐特說說,牠今天遇到了一位有著悲傷雙眼的可憐男孩。

『或許……』道高邊用著四肢急速朝著梅西百貨奔跑邊想著。

『到時候紐特也可以跟當年救自己一樣,幫助那個男孩呢?』




本來就是想寫道高在找兩腳蛇的路上要遇到一個角色,不然這篇就沒對話了啊!!(炸)
但基本上不可能是雅各(因為紐特黏他黏緊緊)...
所以範圍就變成部長跟魁登斯...又當然不可能是偽部長...
因為無論真部長還是偽部長牠都肯定下一秒就被剝成隱形斗篷 ((((;゚Д゚)))))))

所以,魁登斯竟然就這樣變成我第一篇怪產的第一位人類角色了...(傻眼)

然後其實我真的很討厭猿猴,但不知道為何幻影猿的設定就是很投我的喜好...也許奇獸就是個特例?XDDD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