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嗅覺篇/HP親世代-天狼星&雷木思】避之唯恐不及的那人

嗅覺篇/HP親世代-天狼星&雷木思

避之唯恐不及的那人


在霍格華茲學院針對六年級學生開放的超勞巫測─魔咒學特別課堂中,只花五分鐘就完成教授指定練習題─“無語漂浮術”的天狼星,正無聊地斜倚在座位上,拿著羽毛筆輕敲桌面。

當超過八成同學掙扎在禁止念出咒語,卻得成功完成施咒的難關時,老早就在天狼星頭上跳舞的三樣指定漂浮物,成功地點燃所有男同學的恨意。另一方面,優越表現下卻有著漠視一切的態度卻也成功引起女性同學的傾慕。

但無論環繞周遭的是忌妒怨氣還是粉紅愛心泡泡,當事人從來不在意。現在的他,正專注凝視著右斜前方位置,還在努力瞪著桌上物品的那抹瘦削棕髮身影。

如果可以,他實在很想上前提供對方幾個小訣竅,但他知道凡事只要牽涉到課業,穩紮穩打的雷木斯絕對不走捷徑,更何況還是攸關未來的超勞巫測。

一團巨大的羊皮紙不識相地猛敲上天狼星後腦勺,讓他忍不住低咒了一聲。他皺起眉頭環顧四周,果然看到詹姆‧波特正對他笑著比中指。天狼星翻白眼打開手中的紙團,只見上面寫著:

【獸足,你他媽的全身都是濕狗味,臭死了!】


【去死啦鹿角。】天狼星使用了第四個漂浮魔咒,將紙團準確地扔中詹姆的額頭。

【好,不跟你開玩笑,但你真的有味道!雨季會持續到下周,強烈建議你每天洗兩次澡。麥教授已經在懷疑了,劫盜者絕對不能因為你聞起來像條狗而曝光!】

紙團又回來了,這次對方明顯很認真──還夾帶嚴重人身攻擊。

天狼星瞄了眼窗外,霍格華茲已持續整整五天的滂沱大雨,這座古老學園無論是教室還是交誼廳,從早到晚都在滴滴答答、潮濕不已。他低頭聞聞自己的袍子,的確,最近只要過中午就能感受自己身上傳出一股讓他不快的汗水味。

但講成『濕狗味』也太過分了吧?

何況,在過去研讀所有的化獸文獻中,從來沒有化獸師表示會受到化獸動物的特徵給影響。詹姆看起來也沒有想拿頭去跟人鬥毆的衝動?至於彼得……他本來就很像老鼠。

雷木思的指定物品終於緩緩漂浮起來,天狼星巧妙捕捉到那人虛弱卻滿意的柔軟笑意,似乎也感受到天狼星的關心目光,雷木思轉過頭迎上他,偷偷地朝比了個勝利手勢。

超想咬下去。

天狼星吞了口口水,緩解身體倏地升起的飢渴。自從兩人正式開始交往後,雷木思所有一舉一動,比過去更輕易地影響著天狼星。午餐時將切好的肉派傳給他、伸手拿下他頭髮上的樹葉、有意無意碰觸他肩膀的潔白手掌……這些全都可以成為天狼星心猿意馬的素材。

雖然彼此親吻過好幾次,但都是規矩的停留在嘴唇與臉頰上的禮節,根本就與歐洲人打招呼沒兩樣。
而天狼星也發現,雷木思這幾天的確對彼此的親密行為有些迴避。

難道……天啊!真的是因為自己有『狗臭味』嗎?

天狼星忍不住拉起襯衫衣領再度細聞,越聞越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有點臭!他整個人陷入慌亂,就連頭上原本漂浮的物體也紛紛墜落掉到他頭上。

※   ※   ※

「我不覺得你有臭味啊?濕狗味是甚麼啊?還真像是鹿角會講的瞎話。」

雷木思身為級長的職責之一,是巡視學院內各個設施使用狀態,並確認是否有學生在不當使用。而葛萊芬多男學生專用浴室,竟然在中午用餐時間響起水聲,對雷木思來說就是異常。

沒料到的,是自己竟然會與剛從淋浴間走出來的全裸天狼星撞個正著。而在接下來十秒鐘,兩人此起彼落的驚嚇哀號聲瞬間響遍整座霍格華茲。

「因為鹿角說……」天狼星正迅速又頹喪地穿上褲子與衣服,被喜歡的人正面全身上下看光光實在讓他頗受創。

「你相信詹姆說的話卻不相信我?」背對著天狼星等他著衣的雷木思,壞心眼地回了一句,扭過頭的他得意看到天狼星因為這句話而手足無措。

天狼星不自在地扭動身體,接著才僵硬地伸手將雷木思拉近自己,聲音聽起來活像是條被拋棄的大狗發出低鳴。

「畢竟連你都在避開我,不是嗎?」

「誰叫有隻笨狗怎樣都不敢撲上來,所以這隻狼很怕自己受不了會反撲回去啊。」雷木思將頭靠上天狼星胸口,感受到對方身體因為自己而一陣輕顫。

天狼星只說對了一半,他身上的確有味道,那是種獨特讓他安心的氣息。現在,那股味道與清新肥皂混合,帶給雷木思搔癢又漲滿心臟的充實感。天狼星低下頭,輕嚙雷木思的下唇,接著緩緩地深入兩人的吻。

「恩……」無法習慣深吻的雷木思,因為舌尖緊密交纏而無法順利換氣發出低吟,天狼星氣味遠比以往更加顯著,從彼此口腔黏膜一路侵略進體內深處。

「那個,我可能得再回去洗一次澡。」持續戀人柔軟唇瓣上眷戀輕啄的天狼星,過了許久將頭埋進雷木思的肩窩悶聲道。

「這次可能要洗冷水。」

「不洗也沒關係喔。」伸手撫摸著天狼星柔順的黝黑頭髮,雷木思話中意有所指。「下午沒課了不是嗎?」

「去級長大人你的房間嗎?」天狼星淺笑著,再次吻上雷木思的雙唇。

當晚,一直到霍格華茲晚餐即將進入尾聲,正在大啖蘋果派的詹姆才看著雷木斯跟天狼星姍姍來遲。在彼得關心的詢問聲中,詹姆咬著叉子看著那對故作鎮定地經過自己身邊後落座的兩人,隨即咧嘴露出邪惡笑容。

「月影,不打算解釋一下為何你現在身上有著跟獸足『一模一樣』的味道嗎?」




所以結論是濕狗味洗不掉 (並不是!) 其實本來是想讓雷木思嫌棄天狼星的,但怎麼想都覺得他不可能會嫌天狼星臭...XDDD 所以這篇雷木思各方面的都比較主動,天狼星整個弱氣到我超級怕有人會以為我這篇根本是路天! (((;゚Д゚)))))))

後來想想自己其實非常少寫六七年級親世代,針對級長到底有沒有自己的房間又重新確認了一次...發現其實不確定但作者們都當有── 因為這樣創作方便!(喂) 所以六年級個人基礎設定大概是這樣:
1. 霍格華茲學生浴室是大眾澡堂,淋浴隔間,但有分男女也有分學院
2. 級長以上(含學生會主席)的浴室獨立,級長與主席共用
3. 級長以上(含學生會主席)使用單人房

後來想想雷木思當上級長之後洗澡應該也比較沒那麼多困擾了...會不會是因為這樣才被指派為級長呢?不然缺席率這麼高的人當級長實在匪夷所思!!就跟榮恩當級長一樣不合理...還是...霍格華茲的級長根本就是教授針對風雲人物的牽制品呢?(笑)

tag:HP

Newest

Comment

Alice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其實之後應該要一起洗一次XD~除非是要對詹姆放閃(?)或是來不及(?!)
一起洗一次結果是兩個人聞起來還是一樣,只是狗味變成相同的肥皂味...XD

2017/09/06 (Wed) 22:27 | URL | 編輯 | 返信 | 

緋夜 #-

其實之後應該要一起洗一次XD~除非是要對詹姆放閃(?)或是來不及(?!)

2017/09/06 (Wed) 10:54 | URL | 編輯 | 返信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