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味覺篇/飆速宅男-福富&新開】動心忍性的那人

味覺篇/飆速宅男-福富&新開

動心忍性的那人


新開奮力地踩著踏板,摩擦過耳際的是呼嘯風聲還有夥伴叫喊聲,他懷疑自己已經到極限,心臟狂跳到隨時會停止,意識被籠罩一層薄霧般地模糊。

現在到底到了哪裡?看著前方身著同隊車衣,有著一頭金色亂髮的強健背影,新開非常清楚自己下一步是追上,與那人並肩而行。他伸手將腰間所剩無幾的能量棒拆開,一口咬下。

在每場練習與比賽,餅乾的甜味與咀嚼感可以讓新開隼人更加集中精神,奇怪的是……這條能量棒吃起來卻完全無味?新開將口中讓人不快的乾澀吐出,拿出了一條新的能量棒。但結果還是一樣!口中充塞著詭異感,明明有咬下的動作,嘴巴也有食物的存在感,但就是沒有味道,這種感覺……

就好像是在夢裡吃東西。

「壽一,我有點奇怪!」新開隼人直覺地叫了一聲,但那人並沒有聽到。

那個人在全力以赴的時候,不可能會聽到。

呼喊著這串名字只是個習慣,就像是新開無法停止啃食能量棒一樣。他從來不會希望那個人停下來,要求自己追上去,抓住那個人,這就是他踩動踏板的動力。

只是從何時開始的?無論是名字,還是能量棒……都開始漸漸失去原本的味道。

「喂,你在做噩夢嗎?」睜開眼,新開發現自己的額頭上正放著一張粗糙寬大的手掌。

「哈哈,原來如此。」從床上坐起的新開,環伺著微陰暗的房間還有站在自己床邊的福富。

「現在幾點了?」

「五點半。你看起來狀況不好,回去繼續睡。」福富的口吻是命令式的,他身上穿著車衣還套上一件高領風衣外套,已經準備好要出門晨練。

「從住在一起後,跟你練習的時間反而比在高中要少很多耶。」

「畢竟科系不同。」福富轉身朝門外走去時,突然頓了下。

「今天社團練習會來吧?」

「要跟同學開討論會,我盡量。」新開躺回床上苦笑著說。

「是嗎。」

看著福富的身影消失在門後,新開忍不住輕觸起方才被撫摸的額頭,剛才恐怕是兩人上大學後最親密的接觸了吧?

提議在外地租房子好節省生活開銷的,是新開。除非跟自行車有關,福富通常都沒意見──新開抓準了這點。雖然還一起參加大學自行車隊,但自由獨立的生活跟高中截然不同,彼此見面時間不是一起住恐怕更是少得可憐,這點新開沒料到。

「壽一。」新開對著空蕩房間的輕喊道。

「喊你名字的機會,似乎也比過去更少了哪。」



是做了預知夢嗎?最愛的能量棒,就算在清醒的時候,吃起來還是像在啃食著木柴。新開原以為是味覺出問題,但正常飲食卻很正常?最糟糕的是,騎車時嘴巴不咬點東西,實在難以提升鬥志;偏偏咬的東西又難吃,這又是種精神上的傷害。

新開嘗試嚼起口香糖或軟糖,但無論吃掉多少包糖果滿足感依舊無法被填平,反而與日遽降。

「你最近狀況很差。」福富邊陳述事實,邊將能量棒遞給正在固定式訓練台騎車的新開,吃驚地發現對方竟揮手將東西別開。

「這兩天不怎麼想吃這個,大概是吃膩了。」以往對話總是會雙眼直視福富的新開,這次卻將眼神膠著在前方牆壁,只有身體還在持續踩踏動作,表情也看起來非常凝重。

「都已經吃了十幾年也會膩?」

「所有的東西持續太久都會膩。」新開口吻回得唐突,意識到自己態度有問題,他愧疚地張口想彌補卻不知道該說甚麼,只好再次闔上嘴。

「休息吧。」福富建議道。「狀況不好的人沒有練習的必要。」

「讓我再騎十分鐘就好。」新開低下頭任由汗水與略長的紅棕髮絲落下,巧妙遮蔽住自己無法形容的詭異表情。

「聽說今天是七夕。」看著避開自己視線的新開,福富自顧地繼續說。「市中心那邊有祭典,就當放鬆心情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驚愕之餘的動作停滯,差點讓新開連人帶車從訓練台摔下。

「小心。」像是早已預知到新開動作般,福富伸手扶住新開的肩膀輕輕一推,讓他可以重新將車速拉回穩定。

「謝啦。」發現自己再度開始過度意識那被碰觸的肩膀,新開連忙說。「難得你會對祭典這種東西有興趣?」

就算是對青梅竹馬的新開來說,福富會主動開口要求一件『跟自行車無關的事』,絕對還是記憶中相當罕見的行為。

「只是覺得你會喜歡,稍後回家我們一起過去吧。」福富突然像是想起甚麼般再度開口。「隼人,你為什麼不叫我名字了?」

「咦?沒這種事吧!一直都在叫的不是嗎?」像是被抓到小辮子般,新開邊奮力加速腳的動作,他無辜地眨眨眼,同時露出一如往常般的帥氣笑靨。

「如果隼人叫我的名字,我一定會知道。」

「是這樣嗎?壽……」新開倔強地想證明對方臆測錯誤,但才發出第一個音節,他就覺得自己喉嚨乾燥到疼痛,嘴巴也空虛到難以忍受。

彼此再度陷入沉默,但福富也沒有離開的打算,只是默默凝視著新開像是在逃離甚麼般,悶著頭又持續了數十分鐘的個人訓練。最後,從自行車上下來的新開,不僅雙腳發軟還伴隨強烈暈眩。過去騎車總是靠著能量棒維持體力與精神,沒想到突然停止之後的逆襲竟然如此強烈。

好想吃能量棒。

但他更害怕吃下去瞬間,那甚麼都沒有獲得的空虛感。

福富從自己的背包中拿出方才被新開拒絕的能量棒,邊拆開包裝說道。「是我太疏忽了,本來以為隼人還不會那麼快追上來的。」

「怎麼?你今天一直講些我聽不懂的事情耶…」

狼狽踉蹌地跌坐在椅子上的新開,突然感覺自己被一陣陰影籠罩,接著雙唇就迅速被對方覆蓋。福富的吻就如同他的性格,強勢但不失謹慎,新開感覺自己的唇瓣被緩緩撬開,一口大小的能量棒就這樣順勢地被推入了自己的嘴中。

「欸!!?」驚愕到完全忘記要咀嚼的新開,看著重新放開自己,表情卻依舊沒有任何變化的福富。

「吃下去。」看著眼前相當不雅觀地半張嘴的新開,福富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將手中剩下的能量棒塞到新開手中命令。「全部吃完後才可以回家來找我,知道嗎?」

楞楞地看著離開部室的福富,過了許久新開才想起要咀嚼起這幾天第一次吃到的能量棒──而且還是被強制餵食。熟悉的味道毫無防備地在口中重新綻放,帶給他一股強烈到為之顫抖的滿足感,新開忍不住拿起能量棒多咬了好幾口。

嘴唇還隱約帶著方才那人的餘溫,短短幾秒舌與舌交疊的輕柔碰觸,像是終於尋找到了那無名的開關,使新開在眨眼間重拾味覺。

「是巧克力口味。」吃下最後一口能量棒的新開,眼眶無法控制地開始濕潤,但嘴角卻忍不住地高高揚起。

「壽一,你把七夕跟情人節搞混了啦。」






雖然覺得日本人應該不可能會把情人節跟七夕搞混 (只有台灣人會吧|||||||),
但反正是福富,所以說不定是可能的!(啥)

因為是被指定的配對所以這兩人的感情我老實說,不怎麼會抓...
所以用了非常拐彎抹角的形容法來表現,實在很懷疑會有多少人看得懂...OTZ
但其實在三日月之前就想到要這樣寫了,也很想嘗試看看。

拖到夏天快要結束的傳說連一半都還沒完成,應該會變秋日傳說了吧 XDDDD
話說回來恐怕根本沒人在看吧

tag:飆速

Newest

Comment

Alice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因為一直吃糖變胖所以狀況變差,福富覺得還是吃能量棒好了(是有這麼遲鈍XD)

原來如此XD

2017/08/31 (Thu) 12:44 | URL | 編輯 | 返信 | 

緋夜 #-

因為一直吃糖變胖所以狀況變差,福富覺得還是吃能量棒好了(是有這麼遲鈍XD)

2017/08/29 (Tue) 11:33 | URL | 編輯 | 返信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