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觸覺篇/刀劍亂舞-三日月中心】孜孜不倦的那人

觸覺篇/刀劍亂舞-三日月中心

孜孜不倦的那人


跪在地面上,是堅硬的;在地面上的自己,卻是柔軟的,這種相互排斥的體驗叫『對比』,而這種相互排斥的感覺帶給自己的心情則是『極度不快』。那麼要怎麼排除這種不快呢?從略疼膝蓋開始往上延伸,傳達到腳、身體、雙手最後到達腦部,直覺告訴了三日月宗近,然後他只用了千分之一秒不到的時間就拉直起自己的雙腳……

這叫做站起來。

他想起過去握著他的人類也都是這樣,緊握住他,跪著慢慢前進,最後起身行禮。但怎麼從沒有人抱怨過跪著會很累,站起來也很累呢?

因為他光這樣站著,就覺得自己累‧壞‧了。

「你可以坐下來喔。」那道聲音如此建議著自己。

三日月想起人類的動作,於是他屈下膝蓋,腳往後拉,未料身體卻被壟長垂墜的布料卡住,整個人瞬間失去重心就要往側邊倒去。在對方緊張驚呼聲中,他快速伸出右手往地面輕點,接著左手俐落地拉起衣擺,身體一旋成功完成第一次的跪坐。前方的人忍不住興奮地拍手,讚嘆起他的好身手。

但,其實這樣他還是覺得不舒服。




他喜歡映入眼簾的所有東西,尤其是在鏡中看到的那抹身影。從閃耀光芒的頭飾、冰涼堅硬的盔甲,還有衣服布料的完美搭配,每一絲毫的細節都讓他百看不厭。他也喜歡在空氣中聞到的氣味,像是陣陣從廚房傳來的美味,在主上房間聞到的特有薰香,或花朵與草木的清新氣息。

聲音,是他最不陌生的,但在本丸所接觸到的聲音,比起過去那似乎永無歇止的肅殺舒適許多。

現在最困擾他的,是被稱為『皮膚』所傳達出來的觸覺。每分每秒,每個地方,無時無刻,全部都是如此的陌生也那麼截然不同。

「你在做甚麼?」看著纖細手指在自己白皙的長髮上不斷纏繞著,小狐丸露出困惑表情。

「我只是不懂為什麼你的比較硬?」三日月將自己的頭湊到小狐丸眼前。「你看,人家的摸起來多柔軟多舒服。」

「是比我軟沒錯……」順從地將手伸入墨藍的髮絲中戳揉後,小狐丸坦率回答。

「燭臺切說他剛來最不能適應的是看東西,」三日月凝視著自己被手套所包覆的手掌,張開闔起,就連這麼單純的動作也給他不同感受。「但對我來說那不是問題,可是,我剛才試著把手套脫掉……」

「嗯,然後?」

「然後就被茶杯弄痛了。」

「那叫『燙』到。」

「是嗎?燙跟痛差在哪?」

「呃……」還沒來得及回答,也不知道是故意落跑還是剛好?小狐丸下一秒就受命出陣必須離去,離開前他補充道。「你也才今天剛來,很多事情都還在摸索。慢慢來吧?」

「摸索嗎?」三日月環顧空無一人的房間,他伸手將門緩緩拉起,隔絕遠方短刀們隱約的熙攘聲響。

他扯開手套的扣子,瞇起眼睛,感受著手套從自己肌膚緩緩滑開的奇特舒適感。

舒服跟不舒服,這之間差別又在哪裡?

三日月欣賞著自己初次看到的雙手,這也是過去自己除撕裂血肉外,最能感受到的人類部分。只是他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會有擁有這一天。閃著光澤的指甲、骨節分明的五指、粉嫩掌心與滑溜白皙的手背……自己的這雙手怎麼會那麼完美?比以前握住自己的那些粗糙又兇暴的手要好上千萬倍!

充滿玩心地,三日月先試著將左手指甲掐入右手掌心,嗯這是疼痛,不舒服。接著右手輕輕摸上自己的臉,果然又跟手的肌膚紋理摸起來截然不同。手接著撫過自己的脖子,然後是形狀複雜又奇特的耳朵……當他右手溫吞滑入脖子與耳後交際處瞬間,身體突然產生一股無法言喻的奇特顫抖。

嗯?這又是甚麼?

「有趣。」三日月感受到自己的臉部肌肉正隨著目前心情改變,無法控制地往上牽扯。

他轉頭看向鏡子,裡頭那人的薄唇正勾勒出一抹完美弧度,讓原本如寶石般精緻的臉龐看起來加倍燦爛。

原來如此,這叫做微笑。他也喜歡這種感覺,這也是很舒服。

三日月的好奇心,就在這小小的感官大探索瞬間大開。他發現咽喉部分被布料給複雜包覆,但胸口比較簡單。他只花了一點時間就成功卸下胸口與腰間的飾品與軟甲,沒有束縛的領口大開,讓三日月的手可以肆無忌憚地探入。手掌率先觸摸到的是兩相對應突起的骨節,接著來到胸口,胸的兩端又有一對位置平行對應,但顏色與造型卻跟其他肌膚截然不同、摸起來感覺也特有趣的深肉色凸起物?

繼續下去經過一片堅硬的骨骼,然後是柔軟的腹部,在這裡略施力道會讓身體感到不適。腰側,如果摸到特別的點,也會讓身體有同樣的冷顫麻痺感。上半身與雙腿的正中間往內凹陷,還長出一條形狀特別詭異的巨大突起物……?

不同位置有些感受並無大異,但有些又會跟第一次摸到耳後般有相同的刺激感。最特別的是,當他的手碰觸娜一些特定部位時,那些感受的強弱也會不一樣,有些強烈到直擊心扉深處,帶給自己一陣陣無法言喻的舒服搔癢感。

「原來如此,每個地方的感觸都不會一樣嗎?而且…嗯?有些部位還會特別敏感,喔喔,這可真是奇妙啊。」三日月一邊喃喃自語一邊自轉起身子。「有些地方好像有點難摸到……身上這些奇怪東西應該也都有稱呼的吧?看來只能晚點問小狐丸了嗎……」

「喔!三日月宗近!哈哈如何嚇到你了吧哇啊啊啊啊啊──」

猛然拉開房門衝入房內的鶴丸國永,原本只是想嚇嚇初來乍到的熟友。沒想到對方沒反應就算了,自己還被門內那衣甲近乎全卸,衣衫不整、半身裸露,腰部以下褲檔還已經拉開大半的三日月宗近給嚇到魂飛魄散。

「鶴丸大人,您擋住啦!好過份我們也想看看號稱美麗無雙的三日月大人啊……」後方幾隻藤四郎的短刀,正意圖從門縫竄入,只見鶴丸轉身完美地將他們全數捕捉隔絕,拉門也重新被猛然關閉。

「不行!咳,『現在』不行。」門外的鶴丸聲音,在許多稚氣抗議聲中顯得有些氣虛。「你們先去旁邊玩好不好?三日月才剛到,有些事情還搞不清楚,我得以同樣是太刀的身分做為經驗,好──好──地──跟他聊聊,好嗎?」

待聲音漸歇遠去後,三日月才看到門再度被臉色陰沉的鶴丸兇猛地拉開後再用力關上。

「你!!我可以請問現在是在……是在做甚麼嗎?」

「……嗯,這該怎麼說?」三日月歪頭露出困惑的表情。「是小狐丸說我可以慢慢摸索的啊……你們不會嗎?」

「這種事情不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做!無論是以前的刀還是現在的人,到處裸露就是很危險!懂嗎?」

「可是人類裸身並沒有殺傷力啊?」三日月輕巧地反駁。

「精神上跟肉體上的殺傷力是不同的!」

「雖然不是很懂,但看樣子我果然還是很多得學哪。對了,我剛才正困惑著,已經來一段時間的鶴丸肯定會知道答案的對吧?」三日月像是遇到救星般,眼神露出歡心與期待。

「喔?你是在困惑甚麼?也許我可以幫你解惑?」努力說服自己對方只是剛來狀況外,自己應該改變態度好好跟對方分享自己的人類經驗,鶴丸放緩自己原本兇暴的口吻。

「吶,『這個』到底是甚麼啊……」

「───────!」

當三日月拉開腰間最後一塊防線,用著優雅的動作將『那東西』掏出來瞬間,鶴丸國永發出他抵達本丸有史以來形象破滅最嚴重的一陣淒烈慘叫。

當晚,完成任務返回本丸的小狐丸,意外聽聞鶴丸國永竟然跟主上自請遠征,而且還要求即刻出發的消息。

「我還以為鶴丸會想跟你好好敘舊?」小狐丸疑惑地問著還在攬鏡自照,現在正對著鏡子做出各種奇怪鬼臉的三日月。

「他有來拜訪我,但說不到幾句話就怒氣沖沖地奪門而出,嘴巴還喃喃抱怨說只有自己被嚇成這樣不合理云云……」三日月看著小狐丸端起才剛送進房間的熱茶與糰子走到門外緣廊上。

「你要去哪?」

「月亮出來了,來賞月吧?今天雖然只是上弦半月,但還是很美。」小狐丸一屁股坐上緣廊,雙腳自在地交叉翹起。

「一起坐吧?看你一直跪坐著不會累嗎?」

「我沒試過這個動作。」三日月學著小狐丸動作,雙腳放到緣廊外的地面,再屈膝彎身,無法習慣控制身體重量的投放,三日月坐到木板上瞬間還發出一陣驚人巨響。

「這才叫坐下,在這裡你已經不需要在意過去那些禮數。」小狐丸邊說已經啃掉半盤的糰子。

「喔,這樣很好。」感受著腰部到雙腳完全的放鬆,從來沒擁有過的肉體重量,現在也有完美倚靠,三日月滿足地笑著。

「我喜歡這種感覺。」

「看得出來。」

「如果能就這樣一直坐著,不也是挺好的嗎?」

「有肉身後可不能還像刀一樣,端坐著不動太久可是會變肥的喔?」

「如果能就這樣一直坐著,那也是無妨啊。」

三日月端起茶,啜飲一口。溫熱馨香帶點苦澀的液體,從唇邊開始流入喉嚨,最後緩緩地溢滿全身,他滿足地長嘆口氣。

味覺。明天去找燭臺切來探索這個全新的領域吧?

看著眼前滿足到出神的三日月宗近,小狐丸苦笑地搔搔頭。如果這人只是單純坐下就會變成這副德性,要是等下他知道還可以躺下睡著,怕是根本就不會起床了吧?





好,結果真的就是一段自摸的短篇...然後三日月就這樣站一整天、還沒有吃東西 (炸)。

本來是想設定三日月摸完自己後,就這樣一路摸遍本丸所有的刀... (完全走變態節奏|||||)
還想寫清光跟安定整個被摸到哭(!!!!)....但已經破千.....所以就讓爺爺與小狐一起快樂賞月結束吧ˇˇˇˇ

是說因為要寫這篇,我還得去研究三日月的衣服.......GOOGLE爬了兩天.....OTZ

Comments 2

Alice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哇哈哈哈哈自摸自high的爺爺!XD
> 以後可以寫他把本丸全摸夠的續篇www

再怎麼感官大探索摸到第三個也差不多探索完畢了...
還繼續攻擊那就真的只是變態兩個字了XDDD

2017/07/31 (Mon) 02:16 | EDIT | REPLY |   
小SAN  

哇哈哈哈哈自摸自high的爺爺!XD
以後可以寫他把本丸全摸夠的續篇www

2017/07/30 (Sun) 08:19 | EDIT | REPLY |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About me
ACG 話題中心、同人創作與COS為輔。請務必保有基本網路基本禮儀,管理者保有留言刪除與否決定權

~其他隸屬區域~
噗浪帳號:aliceunicorn(加朋友請表明身份)
GOOGLE+
Facebook
Sound of Birch [網站]
Alice's Murmur [影視舞台]
Alice Lin [C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