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6


【Star Trek - Kirk & Spock】I Get a Kick Out of You


2016年CWT44 當日發送的無料本全文公開。
目前無料還有剩,有興趣的同好歡迎CWT45到友攤"博物陳列室"進行索取。
但如果沒有就是沒有了ˇ ←廢話!!!


~~寇克與史巴克中心,老骨頭亂入~~
(有腐無腐,自由心證)



「所以──我聽說你咬了艦長。」

踩踏著輕快步伐打開企業號禁閉室,提著醫療箱的麥考伊一眼就看到盤腳坐在房間正中央冥想的史巴克。

「你看起來很高興。」史巴克皺起眉頭看著來客。

麥考伊清楚看到那位瓦肯人的額頭正沁著明顯汗水,要嘛是禁閉室空調出問題,不然就是對方身體出問題──畢竟他不知道冥想也可以流汗?

「我是醫生,不是會幸災樂禍的人。」口頭上不想放過對方,但麥考伊的診療速度開始加快。


「老實說我滿火大的,畢竟我無法在現場目睹。聽說契可夫為了救艦長揍了你一拳?你得承認那個俄國小朋友還滿有一套。」

「不予置評。」史巴克想要起身,卻踉蹌地往後跌坐在地。

「你身上特定器官的不良指數破表,體溫還高到可以煮蛋。」麥考伊粗暴地將史巴克拉起,口吻充滿責備。

「瓦肯人只有幾種罕見遺傳疾病,以及『一個特定原因』會發生這件事。你要親自開口還是由我來?」

「你知道原因。」史巴克握緊拳頭,口氣異常兇惡地回應。

「我需要你親口告訴我,史巴克。」

看著眼前刻意迴避自己目光的瓦肯人,麥考伊再度提高音量,那宛若希臘雕像的完美表情,在觸到醫官責備聲音瞬間牽動了零點五秒。

「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終於,史巴克艱難地吐出話語,只需這一句,就足以讓眼前的醫官鬆口氣──至少不用再繼續跟他玩猜謎遊戲。

「龐發。」麥考伊重嘆著氣,重新拿起了醫療三度儀。「你們瓦肯人真是最糟糕的病患!」

「我需要一份由醫官發出的正式短期不適任勤務的通知。」看著眼前無奈搖頭的麥考伊,史巴克聲音僵硬。

「你只需要一個女人跟一個浪漫的夜晚啦……還是你需要一整天?」麥考伊忍不住嘲笑。「沒關係,我是好人。我幫你跟烏胡拉申請三天。」

「我不能!」史巴克打飛麥考伊手中三度儀怒吼,隨即想朝對方揮拳的瞬間又驚覺不對地倏地收手,無法壓抑的暴戾讓史巴克沮喪地低吼。

「天啊,你到底忍了幾天?」迅速將鎮定劑注入史巴克頸項,這位醫官決定不要再繼續言語虐待眼前難得的病人。

「史巴克,瓦肯提供給聯邦的醫療訊息在針對『龐發』這部分,只有名字跟引發條件。你必須告訴我怎麼幫助你,並相信我會遵守醫生跟病患保密條例。」

驚覺失態的瓦肯人,像是隻不甘願承認自己做錯的貓科動物般,勉強地坐回椅子上低下頭。

「我相信你,醫生。但我不能跟烏胡拉做那件事。至少目前不行。」

「好,為什麼?」雖然幾乎知道答案,麥考伊還是耐著性子問。

「瓦肯人婚姻必須得到雙方家人的認可,而我們連訂婚都還沒有。」

「但你們會結,對吧?」

「醫生,這是私人領域問題。」

「聽著,我親愛的荷爾蒙過剩超標五十倍先生……當你因為龐發問題來找我時,所事情都已經不是私人領域。」

「我沒有『找』你!」史巴克暴怒回吼。

「你在艦長的後頸上留下一個『超明顯』的齒痕,史巴克!聯邦規章迫使吉姆還有我必須要『關心』你!」

「所以他知道了。」史巴克的聲音像是聽到敲響喪鐘。

「拜託史巴克,星際聯邦沒有任何一位艦長比他更清楚各個聯邦種族的……發情方法。」麥考伊翻了個白眼。

「瓦肯人不能跟沒有婚姻關係的人交配,我只需要幾天進行冥想,這段時間嚴禁任何人接近我。」

「冥想。」麥考伊的表情宛如眼前的瓦肯人說了個天大笑話。「除了性解放就是壓抑性欲,這就是你們瓦肯人唯一的解決方法?」

「koon-ut-kal-if-fee。」史巴克掙扎了許久才終於吐出這串單字。

「這是什麼?」

「用你們的意思來解釋就是交配或決鬥。」

「好,所以如果不能交配就得決鬥?那是要跟誰?」

「不要逼現在的我跟你解釋自然的法則。」史巴克的表情難得露出尷尬。

恍然大悟地關閉手中的醫療三度儀,麥考伊靜靜地說。

「史巴克,你知道我必須知會艦長這件事,如果他知道這個方法他……」

「麥考伊。」史巴克伸手抓住麥考伊的手臂。

「瓦肯人在龐發時,力量會比平常大數十倍,你非常清楚那傢伙從來沒打贏過我。我需要足夠的強力鎮定劑,讓我冥想,我估計只需要三到五天。不準讓『那傢伙』進來。不管你要用甚麼方法都可以。」



史巴克感覺身體像是被慢火緩緩地焚燒,過去總是脈絡清晰的思緒,現在全像隔了層薄霧混沌不清。麥考伊每天會定期來檢視狀況,但再怎麼加強鎮定劑,發作時間還是越來越短,他的身體正在反噬著這無用的抗體。

無論喝多少水也無法抑止的飢渴,從喉嚨直探到腹部的狂暴搔癢感讓他無法壓抑地呻吟嘶吼,禁閉室沒有東西可以給他破壞,他的雙手與身體充滿與地板與牆壁碰撞產生的傷痕與瘀青。

冥想力量有限,史巴克非常清楚這點。現在這個身體迫切需要的是熱度,是類人類那微醞濕氣的溫暖肌膚,禁閉室冰冷空氣只是讓他情況越來越糟。史巴克迫切地想要與人接觸,任何一種『方式』都可以……

「嘿,你還醒著嗎?」一抹熟悉溫度與人體氣味襲然而上,這對所有感官瀕臨顛峰的史巴克來說,無疑是最兇狠的誘惑。

「你這他媽天殺的白癡大混蛋。」在看到寇克充滿擔憂的表情瞬間,史巴克僅存意識讓他忍不住飆出所有說得出口的髒話。

「吉姆!」

「你知道這已經是第幾天了嗎?史巴克?」

「滾‧出‧去。」瓦肯人沒有超能力,但史巴克確信自己可以感受到寇克那穩定跳動的強力脈搏,他所有的僅存力量,都在控制自己不要伸手掐住那人的脖子。

「你控制不住了,史巴克。放手。」寇克將史巴克的手拉到自己胸口,另一手撫上史巴克因長時間高燒而濕透的頭髮。「你很想撕裂這裡,承認吧。」

「我會殺了你。」

「等你辦到了再說。」

史巴克狠拉起寇克的手腕,有史以來第一次,他在龐發狀態碰觸到真正的人體溫度。接下來該怎麼做?被史巴克手掌緊握住的脈博正強烈搏動著,將其折斷對現在的他來說多麼簡單。但比起暴力相向,另一波詭異又奇特的衝動正驅使著他。

『說真的史巴克。你龐發為何要咬離你最遠的艦長?』麥考伊當時的聲音突兀地在耳邊響起。『烏胡拉不就站在你旁邊?』

要與異性交配?

還是跟同性決鬥?

能解決龐發,就只有這兩個方法。


「結果,吉姆那傢伙有乖乖在你病房躺三天嗎?」史考提將酒倒入麥考伊手中的空酒杯。

「第二天就綁著繃帶在走廊到處趴趴走,後來被史巴克反鎖在艦長房間。」麥考滿足地啜飲著正統蘇格蘭人提供的高檔麥酒道。

「到底是怎樣?大家只知道史巴克在艦橋抓狂後,被關在禁閉室十幾天。回來後整個人神清氣爽,而我們的艦長只是最後一天去探監,卻全身傷回來!你們這三個主事者倒是對事件守口如瓶!」

「艦長不是有令禁止討論這件事嗎?」麥考伊不悅地制止。

「就是你們這種態度才會搞得現在企業號謠言漫天飛舞!」

無視在一旁瘋狂抱怨的史考提,麥考伊隨手瀏覽起寇克的醫療紀錄。這段被寇克艦長要求『不可進行記錄』的龐發事件,理所當然由史巴克獲勝。即便知情者只有三人,實際上麥考伊也只對禁閉室決鬥進行監聽,完全不知道實際決鬥狀況。

當史巴克宣告決鬥結束,麥考伊衝進禁閉室幫寇克進行緊急救援時,發現他的身上許多肌膚外露的位置都有著非致命性傷口。而那些傷口……

都跟當初史巴克首次在艦橋攻擊寇克產生的咬痕有著九成雷同度。

「………所以啦……可想知……我想我們的瓦肯人是個悶……」

「嗯?你在說甚麼?」麥考伊發現只要喝多酒就愛胡說八道碎念的史考提,話題似乎已經跳痛到奇怪的主題。

「在說我們親愛的大副啊,企業號的主治醫官。」史考提用力摟住麥考伊肩膀後大力拍了拍。「輪機室巴勒特從通訊室莎萊拉那邊傳來有趣的小道消息,喔莎萊拉是烏胡拉的閨密的同事。總之咱們的大副史巴克,似乎是個熱衷於在親熱時咬人的男孩哪!下次幫大家身體檢查的時候要不要注意一下?說不定烏胡拉身上多的是咬痕哈哈哈哈──」

「咬………!咬痕!?」麥考伊恍然大悟般,低頭驚愕重新瞄了一眼寇克的醫療紀錄。

「怎麼啦?醫生?」微醺的史考提湊近麥考伊的醫療板。「有甚麼有趣的發現嗎?」

「呃…沒事。」慌亂地將醫療板翻成背面,麥考伊仰頭灌下最後一口麥酒兀自冷靜地陳述。

「這是醫生跟病患的保密條例。」


題目 : 歐美動漫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