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6


【FREE!-山崎宗介&松岡凜】四月陣雨五月飛花(下)


四月陣雨五月飛花(下)/山崎宗介&松岡凜
(主CP:宗凜)


「可惡,到底為何都不接電話啦!」將手機遷怒地扔到床上,松岡凜懊惱地抓頭低吼。
原本預定的旅行泡湯了,對方還消聲匿跡整整三天,手機不開也不回訊息。松岡凜拒絕所有邀約,每天跑遍整座大城市,找遍任何山崎宗介可能會去的地方,但始終一無所獲。
束手無策的他最後甚至向七瀨遙求助。對方雖然語氣平淡地表示不知情,卻還是在隔天出現在松岡家門口,還送他一盒特等的醃鯖魚。
本來抱著『等收假後不怕你不去上班』這種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的篤定心態,但時間越久音訊全無,松岡凜就越無法控制各種腦內模擬,最後連『被女人揀去包養的小白臉』這種驚悚設定都跑了出來。

松岡發現,自己懷念對方到幾乎瘋狂。總是凝視自己的熱情雙眸,充分展現並證明著,自己就是他的唯一。自己總是任性不懂得珍惜,非得搞到失去才知道重要。真是陳腔濫調又殘忍的現實。
枕頭殘留的微溫、潮濕的毛巾、散落在桌面的訓練表、冰箱上的手寫留言……以前就算無法見面,還是能從充滿生活感的蛛絲馬跡感受彼此存在。
現在,臥房裡的雙人床,那人習慣睡的右側位置持續地冰冷空蕩。
每晚,松岡凜躺上床,手總會不自覺地摸索上山崎宗介專用的枕頭,期盼著能像過去一樣,自己的手會被對方抓住反握。但每天早上,空虛感還是像無法清醒的噩夢持續著。

「宗介。宗介,我不知道你會不會聽到我的留言,但你可以回來嗎?」
不知道第幾個夜晚,松岡凜終於無法忍受地進入山崎手機的語音系統。話才剛說出口,聲音已經哽咽,壓抑數天的淚水更無法控制地落下。
「對不起嘛……宗介。原諒我,拜託你回來。我好想你。我好想你。宗介……」

隔天早晨,松岡凜發現每天讓他心情低落的清晨雨聲,已經默默消逝。窗外樹枝難得響起鳥叫聲,讓他差點以為自己還在作夢。當自己的手不抱希望,卻習慣性地朝右方摸索,他吃驚發現手指竟碰觸到一叢不屬於自己的堅硬髮絲。
松岡凜知道,自己曾不只一次,在歡愛的時候將手埋入相同的髮絲間撫摸拉扯。不只頭髮觸感,即使閉著眼睛,他也能感受身旁有著另一人的明顯體溫,而對方傳來的氣味熟悉到讓他的眼眶失控地溢出淚珠。
「早安。」粗糙溫暖的拇指,溫柔地抹去滑下松岡臉頰的水痕。
「………………早………安…」睜開泛著洶湧水氣的雙眼,對方那張有著剛毅線條的沉穩臉龐,竟看來有些模糊。
「真可惜,黃金周結束了呢。」山崎宗介一手撐起頭,一手還留戀地沉溺在松岡凜的細緻臉龐上摸著。被單從他上半身滑落,露出總是習慣半裸入睡的傲人胸肌。
「嗯。」乖巧地回蹭著對方掌心,松岡凜撒嬌地將頭埋進專屬於自己的赤裸胸膛。接著像補充乾涸許久的能量般,滿足地深吸了口氣。
「報導說札幌的櫻花開了,要去嗎?」撫摸著紅棕色的細軟髮絲,山崎開口問著。
「要去,現在就去。」松岡主動伸手抱住山崎的腰,彼此肌膚相互碰觸的實感,讓他忍不住幸福地燦笑。
「工作呢?黃金周昨天就結束囉?」山崎也跟著笑問。
「請假。」
「旅館呢?」
「去那邊再說。」
「真琴昨天約周末要一起去吃蒙古烤肉呢…」
「周末結束前不回來。」
「很好。」得到滿意答案的山崎宗介,拉起被子翻過身,將還尚未清醒的松岡凜壓到身下。「不過在那之前……」
手掌輕柔地壓上松岡凜的胸口,粗曠卻靈巧的手指一一剝開睡衣鈕扣。柔美的頸項線條、平滑柔細的胸口、精壯緊實的胸膛……隨著衣物褪下,逐步曝露在早晨微涼空氣中。當山崎宗介將雙手撫上那堅硬卻異常敏感的腹肌,再往後滑到最弱的後腰瞬間,松岡凜身體明顯輕顫,喉嚨溢出一陣無法控制的短暫呻吟。
「還是先懲罰一下好了。」
山崎宗介的嘴角揚起明顯壞笑,低頭狠狠地咬上那持續誘惑他目光的誘人鎖骨。而這次,身下的戀人伸出手摟上他後頸,主動順從地回應了他的求愛。




宗介其實這段時間一直偷偷睡在家裡的衣櫥裡面啦 (也太恐怖!!!!!)
不過到底窩到哪去,最後其實有做出暗示了XD 某對夫妻是幫兇

難得集BL老梗大全寫了一篇將近3000字的超老梗的戀愛文 XDˇˇˇ
可以的話還真的很想一路梗出去......(慢著)

題目 : Free!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