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4


【FREE!-山崎宗介&松岡凜】四月陣雨五月飛花(上)


四月陣雨五月飛花(上)/山崎宗介&松岡凜
(主CP:宗凜)


爭吵總是來得突然。但事後回想,最後都會發現是愚蠢的。

看到山崎宗介瞪著自己露出無法置信的表情,左臉頰正慢慢泛起紅痕,松岡凜才發現自己右手心正隱隱作痛,而錯誤已經鑄成。
「隨便你。」揚手別開松岡想立刻抓上來的手,山崎二話不說離開現場。
「宗介!」莫名自尊心讓松岡無法啟步追上,只能希望對方願意因自己的叫喚回頭。但這次,對方鐵了心腸拒絕回應。

松岡凜喜歡擁有歸屬,與受到旁人仰賴的感覺。因此無論是誰請他幫忙,指導泳技、聚會、參加友誼賽……他幾乎會義不容辭地答應。但各式各樣的邀約,只會隨著他的來者不拒與日俱增,演變成他越來越應接不暇的狀態。
總是不斷出言警告松岡,最後卻還是由著他去的山崎,是首當其衝受害者。見面期間越來越短,不是松岡回來趴床就睡、就是山崎正要出門工作。快速在嘴上的啄吻,在每次分開前像儀式般地單調上演。手機上的簡訊問候,沒有一天停歇,而彼此之間的壓抑感,也持續沉默地累積著。
最後一次兩人單獨耳鬢廝磨的日子是何時?竟然已經快想不起來。

黃金周三天兩夜的東北溫泉之旅,是兩人進社會後難得一次的小旅行。年初在詢問松岡有意願後,山崎宗介動作迅速地訂好下榻旅館。當時的他,甚至搶走松岡凜的手機,強行將時間輸入到他習慣使用的行事曆APP中,還故意用明顯紅色做標示。
黃金周開始前一天,東京竟斷斷續續地下起惱人陣雨,順便將東京還洋溢早春氣息的殘櫻們紛紛打散。而根據沮喪的天氣預報,雨勢還會持續三天以上──直撞溫泉旅行的日子。
「延後出發是怎麼回事?不是早講好了。」
旅行當天,兩人難得一起在家迎接早晨,山崎的臉卻久違地籠罩上陰鬱黑影。原本嗓音就低沉,搭配怒火的當下,聽來更是嚇人的恐怖。
「御子柴學長約我跟鮫柄游泳社員們吃飯。改成晚上出發,到旅館剛好吃晚餐睡著,這樣也可以吧?」感受到戀人不悅,松岡凜好聲好氣地說服。
「反正都在下雨,到那裡也沒辦法玩多少地方啊!吶──沒關係的吧?」
「你們幾乎每周都在喝酒吃飯,少吃這頓難道會餓死他們?」
「宗介──」
明知道這情況根本站不住腳,但長時間太習慣被縱容,松岡完全沒料到自己已正式點燃蟄伏的未爆彈。
「不准去。」
「欸?」松岡凜還以為自己聽錯。
「我去開車出來,你去把門窗關好。我們該走了。」山崎走進房間拎起兩人的輕便行李,將其中一包丟到松岡手中。
「等等?你說不准去就不准去?你當我是甚麼?」松岡扔開手中的行李袋怒回。
「那句話………應該是我要說的吧!」
山崎雙手用力抓住松岡雙臂,強迫將他抱入懷中,急迫舌尖凶暴抵開硬不願就範的雙唇,追尋口中不斷抵抗閃避的柔軟舌瓣。熟稔對方在深吻上的各種弱點,山崎持續攻擊著特定口腔的黏膜深處。彼此唾液交纏的濃烈氣息,直衝上鼻樑,沉重喘息與低吟從兩人唇角洩漏而出。
太久沒有碰觸到這股讓他深深迷戀的味道,讓山崎宗介完全失去控制。他將松岡壓上一旁牆壁,膝蓋強行侵入對方雙腳之間,放肆地將腰部以下升起的慾望貼上對方的下腹。
「不……不要啦!你很煩耶!」被強勢侵犯的恐懼感讓松岡口不擇言地推開對方,而不假思索揮出的那道耳光,是兩人最後的身體接觸。
擾人陣雨直到四月最後一天也不願停歇,五月開始後黃金周只剩一半,而山崎宗介從那天之後,再也沒有回到兩人的家。




啊哈哈哈~~字數飆了1800卻還是沒寫完.......覺得自己有控制字數失調症.........||||||||||||||
後半部應該會快速的結束,所以明天會比較輕鬆ˇˇˇˇ (喂)

題目 : Free!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