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4


【鑽石王牌-御幸一也&澤村榮純】戀愛新手


戀愛新手/御幸一也&澤村榮純
(主CP:御澤)


「那個,御幸……」
「喔?已經進階到來學長的鞋櫃堵人了嗎?澤村?」
看著那位以往總是暢所欲言的學弟,竟罕見地在自己面前扭扭捏捏、欲言又止,御幸一也免不了地感到新鮮。
「我只是想跟你說,就是那個……」
「幹麼?要練習投球的話,就別擋在這,讓我去社團換衣服吧?」
澤村雙眼持續地逃避著御幸,雙手不知所措地胡亂甩著,看起來心神不寧到極點。御幸皺起眉頭,發現自己竟然很不喜歡看到澤村這個模樣。
但過去一周以來,澤村舉止的確變得極其詭異。
以往御幸每次進到社團練習場,就能輕鬆地勾上這位後頸永遠毫無防備的學弟,然後聽著他在自己臂彎中瘋狂抗議。但這幾天澤村活像裝上『御幸一也規避雷達』,幾乎在他接近前幾秒就會拔腿開溜。
連續幾次突襲學弟不成,讓御幸莫名其妙地跟著心情不佳起來。
明明練習時的澤村還是活跳跳到煩人,投球的球路與姿勢也開始達到他的要求水準。但光是不再去硬纏著御幸陪他練球,就足以讓所有隊員──甚至是監督──都跑去找御幸『關心』了。
看著在自己眼前晃動的毛絨絨亂髮,想伸手用力揉下去的衝動再度升起,但想到這幾次持續被對方閃開,害得他伸出去的手每每撲空,還真的讓御幸有些受傷。
「那個…………御幸……喜歡…………」
澤村的聲音像是咬緊牙關才終於發出來般,但關鍵的那兩個字,御幸敏銳如獵犬的聽力可完全沒漏掉。

放學後,站在幾乎已經沒人的鞋櫃前,聆聽著對方低著頭吞吞吐吐的話語。這樣的光景御幸一也親身體驗過太多次,只是對象當然都是女孩子。而自己也總是用『想以學業與社團為重』的理由推拖,謝絕的次數多到連他自己都懶得去數。

喜歡你。

這三個字對御幸來說一直是無感的。
但這位經過自己親手栽培而快速成長,不知不覺已升上二年級的學弟所奮力吐出的簡短音節,卻瞬間讓御幸心臟有種騷癢難耐的衝動。有史以來第一次,御幸非常希望眼前的人可以抬頭看著自己。
他想知道當這句話,清清楚楚地從澤村口中說出時,他會露出怎樣的迷人表情?
而自己現在正癢到讓他想伸手進去瘋狂搔抓的心臟,又會有怎樣的更大衝擊?
過去那些戲謔著澤村,然後欣賞著對方又氣又懊惱說不過自己的可愛表情。
每次那瞬間的滿足感,現在終於得到了答案。

「你剛說甚麼?我聽不清楚耶?」
看著已滿頭大汗到快崩潰的澤村,御幸壞心眼地將頭湊近,瞇起雙眼笑著問。兩人的髮梢在御幸的接近下交互摩娑碰觸,明明是跟往常幾乎沒特別差異的身體接觸,竟然讓澤村身體僵直到連御幸都可以看得出來。
「御御御御御御……御幸學長……喜喜歡……」終於,澤村閉上眼睛放聲大叫。

「御幸最喜歡的捕手是誰!?!」

「………蛤?」心情瞬間沉到谷底的御幸,原本洋溢著愉悅心情的臉也難得露出微慍的表情。
「呃!對啦!我……我只是想問御幸你最喜歡的捕手是誰啊?」
澤村並不是個會說謊的人。因為他只要說謊,各種誇張的表情跟小動作就會表露無遺──這點全青道球隊的人都知道,當然也包括御幸。
「皮耶薩。」御幸用著極度不悅的語調俐落地回答。「美國大聯盟的。」
「原來如此,果然皮耶薩啊!畢竟是個傳奇人物嘛。是說,御幸你知道他今年會回來擔任大聯盟的總裁……好──痛耶!!學長怎麼可以對學弟使用暴力!?」話都還沒說完,澤村的後腦勺就被御幸揚起的書包猛然砸下。
「今天練習我絕對要好~~好~~的鍛鍊你這個超級大白癡。」
回頭看著正抱著頭蹲在地方大吼大叫的澤村,御幸一也下了通牒。「你給我等著瞧。」




總覺得御幸雖然朋友很少 (←公式書自己說的) 但外型加上青道之柱(!!!!!)的背景,女孩們應該還是會趨之若鶩吧?
所以還是設定了他是個很容易會被告白的傢伙XDDD

題目 : 鑽石王牌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To 某Sさん
我就是依稀記得有這個片段XDD 拒絕告白甚麼鬼話都說得出來,以課業社團為重只是想增加可信度吧(炸) 青道棒球社至少知道要把課業擺爛...總比某幾位網球社長,竟然還能身兼學生會長這種奇幻故事好............
前面話數有「御幸練球時,旁邊迷妹們用手機偷拍+表情開小花」的橋段XD 不過御幸只會以社團為重,課業好像放給他爛(喂)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