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4


【鑽石王牌-御幸一也&澤村榮純】三心二意


三心二意/御幸一也&澤村榮純
(主CP:御澤)


御幸一也是個除了在棒球場外,無法讓人信賴的學長。
即便自己從進入青道棒球隊後,就屢屢見識他那敏銳的觀察與判斷力,也折服他能靠著完美配球為球隊取得戰績,但澤村還是無法抹滅自己對那人死板的既定印象。
是的。
就算當下情況是對方已經將舌頭伸進自己的嘴裡,澤村的想法也絕對!不會改變!

「喂……」將原本緊擁的身體稍微抽離,御幸有些不滿地看著懷中心緒不寧的澤村。
「你可以不要每次接吻時,就擺出一付被害者的模樣嗎?會讓我感覺自己像在犯罪。」
「啥!你明明就是在犯罪!我有說你可以親嗎?更何況你手都已經伸……」羞恥地提手擦著被眼前的人蹂躪過的濕潤雙唇,澤村氣急敗壞地抗議。
「嗯?」御幸興味盎然地期待著對方的下一句。
「伸────」發現話尾接下來的名詞有些接不下去,澤村賭氣地別過頭,亟欲想將雙手在自己背脊上游離的學長推開。
「總之,不要再這樣。到底為何每次跟你留下來做投球練習就會……御幸,你在幹麼?」明明自認在講著正經事,但頭髮被對方持續地用手指又是纏繞又是揉捏著,實在讓人無法再繼續說話。
「耍彆扭的澤村也好可愛,沒關係請繼續講,我有在聽喔。」像是抱著一隻極端不情願的貓咪般,御幸享受地將頭埋入澤村的柔軟棕色髮絲中,嗅聞著那混著微沁汗水與泥土的獨特氣味。
「你……根本就只是覺得我很好玩吧?」奮力抵抗著對方的溫柔攻勢,澤村的口氣有著明顯怨懟。就算他再怎麼被說是個笨蛋,好歹他還是分得清楚什麼事情該做不該做。
「這種事情請去對喜歡的人做。」
「都已經做到這種程度,不直說澤村就不懂的話,我會很困擾的。」面對學弟如此的遲鈍,御幸無奈地嘆了口氣。
「畢竟人家會害羞耶?」
「完全看不出來你有在困擾!還有不要用『人家』噁心死了──」澤村忍不住伸手推開御幸原本緊靠在自己頭上的下巴。
「等等……喂痛死人了!」但從下往上推的角度過高,讓御幸差點咬到舌頭忍不住哀嚎。
「明明之前還在跟師傅……現在又這樣,不是拿我開心又是什麼?」似乎是不吐不快,又覺得講出來有些丟人的澤村囁嚅道。
在球場上總是對自己若即若離,最多也衝著自己耍嘴皮子。偏偏一到了誰都看不到的地方,這人總是積極到讓人措手不及。但對於彼此到底是甚麼樣的關係,對方又絕口不提,澤村當然更難以問出口。
「師傅?為何突然冒出克里斯前輩?」捏著疼痛不已的下巴,御幸忍不住想著棒球投手的手勁果然不同凡響。
「不是睡在一起嗎?還接吻了!之前聽小湊學長說的!」
「你是說去年合宿?那時候所有人都睡在一起啊?接吻是因為在玩國王遊戲啊。是說,亮介說的話虧你也敢信?」
「上周還看到你幫在社辦睡著的師傅蓋毯子!」
「那是球隊經理藤原要我去蓋的……欸你現在到底是在吃誰的醋?克里斯前輩?」御幸雙手盤胸壞心眼地笑問。
「還‧是‧我?」
「兩個都不是啦!」一陣惱羞讓原本心情陷入低潮的澤村瞬間暴怒,想也不想地就提膝朝御幸肚子踹去後奪門而出。
「御幸混蛋!」
「怎麼……可以對學長施暴……等一下……」
扶著被猛然攻擊到差點站不住腳的肚子,御幸根本沒有再追上的力氣,踉蹌地走到門邊卻好死不死地與站在門口的克里斯迎面對上。
「…御幸…」轉頭看著遠方根本是驚天動地哭跑的學弟,克里斯用著不苟同的表情回頭睨著御幸。
「你又幹了甚麼好事?」
「為何每次都是怪到我頭上啊───」




我的腦子似乎已經完全放棄不讓學長們當癡漢了.........OTZ

這篇本來是想玩老梗的吃醋劇情,但最後似乎變成搞笑了...
持續攻擊御幸的澤村好可怕!!! 冏|||||||||| ←不就你寫的!!!

題目 : 鑽石王牌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