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7


【K-伏見猿比古&草薙出雲】度年如日

被貓騷擾到差點寫不下去...
明日應該還會大修,請讓我去掛點 OTZ|||

度年如日/伏見猿比古&草薙出雲  (接續前篇"不速之客")
(無CP)


「………………」
看著遠站在Scepter4大門外的頤長身影,伏見原本挺直肩膀瞬間垂下,面容不善的表情一瞬變得相當複雜。
「嗨,伏見。」站在大門欄杆外的人,熱絡地朝伏見揮著手。
「草薙先生。」嘴巴謹慎地用著敬語,伏見卻隨之厭煩地嘖聲嘆氣。
「如果你是要找室長或副室長,我請其他人開門帶你過去。」
「啊,不用麻煩了。我不進去。」
「我的時間很寶貴。」
原本想揮手示意大門警衛開門的伏見,轉頭不悅地看著大門欄杆外的草薙出雲。這樣一內一外地隔著金屬欄杆講話,不知道為何,竟有種彼此在牢籠裡探監的可笑感。
「來,愛妻便當。」優雅地將一個用著藍黑布巾包裹起來的便當穿遞進來,草薙的表情看起來幸災樂禍。
「我剛好要去這附近辦事,就順便幫你拿過來了。」
「我從來不帶便當。」伏見充滿防備地大退一步,抵死也不肯接下那已推到他眼鏡正前方的便當袋。
「別辜負人家的好意嘛,是八田聽世理提到你中午工作都只啃麵包,Scepter4的專屬食堂又幾乎不去──除非是被室長拖進去邊吃邊談事情,所以他就跟我討教了幾招。八田意外的很有料理手腕哪,好羨慕你喔~~」持續在伏見的黑框眼鏡前晃著手中便當,草薙根本沒有收手的打算。
「嘖!不要。請別打擾我工作。恕我失陪。」
「喔──真的不要嗎?那我就要轉交給你家的室長囉?」看著原本想轉身想走人的伏見,瞬間像是被定住般,草薙繼續抓住把柄說。「難得八田學會怎麼切章魚小香腸跟做愛心煎蛋捲,你確定要讓你家室長看到……」
話還沒說完,只見伏見立馬扭頭奔回,二話不說地將他手裡便當搶下。
「伏見也變得直率了哪。」草薙一手搭上欄杆,欣慰地欣賞著眼前經過多月後,明顯又拔高些許的青年。
「被綠王的人弄傷的地方還好吧?看你走路還有點跛腳?」
「不需要你的關心。」
結束療傷期間復職的伏見,除施展大動作還是吃力外,幾乎沒人看得出他身體還是微恙。唯一的變化,只有過去總是讓他前去敲門報告的宗像室長,像是吃錯藥般沒事就拎著茶或副室長提供的『愛心甜點』探頭進他所屬的辦公區,將其他成員們嚇得魂不附體。
對於草薙竟然幾個月不見,卻一眼就能從自己走路的姿態看出端倪,伏見感到有些吃驚。
「就算不是我,伏見也應該知道了吧?其實一直以來都有人在擔心你。所以別再亂來比較好喔。」草薙燃起手中第二根菸,叮嚀道。
「我知道你不喜歡。但存活下來的人,多多少少會有這種負擔啊。」
瞄了一眼手裡的便當袋,伏見發現它意外地沉重。如果是當年剛離開吠舞羅的自己,應該會冷笑地直接扔進垃圾筒吧?
但,現在的伏見猿比古,竟然有點做不到。
「草薙哥如果時間很多想繼續囉嗦,室長剛好是休息時間。」
「哈哈,好啦我要走了。話說回來,伏見,你曾經仔細看過Scepter4嗎?」
「嘖。」對方自顧自的持續對話,讓伏見直接了當擺出標準的不耐煩。
「我偶爾會看喔,HOMRA。就這樣站在外面看著──有時候會看很久。試試看吧?」
看著對方根本不打算應聲,草薙只是笑著聳聳肩。他低聲跟伏見道別後,離開隔絕彼此的柵欄朝著對街跨步離去。
「切,煩死人的傢伙。」
雖然想即刻回去重啟被打斷的工作,但被草薙這麼一暗示,伏見還是忍不住抬頭看起那每日進進出出,被俗稱為『椿門』的Scepter4大樓。巴洛克風格的象牙色建築,外觀帶著些許歷史風霜,越過近百公尺的寬闊廣場與庭園,它這數百年來始終傲然聳立著。
伏見不自覺回頭看了一眼已背對自己消失在轉角的草薙背影,接著,他再次凝視起這幢已經被他當成第二個家的龐然大物。
不由自主地──如草薙所說──伏見有些看出了神。

『你習慣了嗎?伏見?』

草薙出雲當時的聲音,悄然地在耳邊響起。
伏見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藏青色制服,曾經被他嫌棄的堅硬靴子,迄今已變得柔軟還充滿細微刮痕。陪伴的自己經過多次任務的制服,袖口與衣角已經出現不少磨損,還有些小地方,出現了不近距離細看不會發現的破損痕跡。
即便Scepter4每年都會強制提供全新制服,伏見卻始終汰換著原本被配給到的那幾套。或許是穿習慣了,那些脫線、破洞,甚至微不足道的汙漬,代表著他從穿上制服至今所累積下來,只屬於這個單位的存在感。

「啊──當然。」揚起嘴角看著眼前的光景,伏見猿比古忍俊不住地自言自語。
原來如此,他懂了。
這種無法割捨的感覺、這種獨一無二的歸屬感──
真是讓人難以自拔地迷戀。




總覺得破損的制服絕絕對對會被室長強制剝掉換掉....XDD|||
寫一寫,突然覺得草薙跟伏見這對感覺很不錯ˇˇˇˇˇ 真是糟糕了...................
但我還是比較喜歡伏見是攻啊.....但說實話這種個性當攻真是個禍害反正頂多只能禍害八田...

題目 : K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To 某Sさん
偶爾表現出體恤受傷下屬的模樣,不覺得特親民的嗎?
每天都還有副室長的愛心伴手禮耶ˇˇˇˇ////
追加的室長探班片段...青王不要擾亂部下們工作的心情好嗎w;;
To 緋夜さん
便當是草薙哥做的話就沒東西可以吐槽猴子了XDDDD

To 某Sさん
其實也可以趁伏見公出的時候,直接利用公權力入侵民宅全數消滅啊ˇˇ
結果猴子之後直接穿便服上班
我還以為便當是草薙哥做的XDDD其實他們倆蠻合的啊XDDD
宗:伏見君,如果你懶得換新制服,我可以幫你ㄊㄨ....
伏:(打斷)不必了!
馬上回宿舍換衣服XD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