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6


【鑽石王牌-澤村榮純】獨樹一格

簡單來說(?)就是ALL澤...

獨樹一格/澤村榮純
(CP:微御澤?)


啪。
球安穩準確地落入球套的清脆聲響,始終是澤村最喜愛的聲音。那個聲音代表一件事:他準確地將球送進了捕手指定位置,而且沒有讓打擊手擁有得分的機會。
但這段時間,那個聲響變調了。
站在練習區用著連學長們都嫌煩的聲音邊大吼邊做著肩膀暖身動作,澤村企圖宣洩著心底的煩躁。但即便腦袋知道自己手跟身體的角度都不對,蟄伏心底的那抹陰影還是像藤蔓般地纏繞,讓他的身體無法隨心所欲的移動。

『沒事。沒事沒事,我不會有事。不過就是內角球嘛!哈哈!!』

他現在只能練習投球,不間斷地投,就算是肩膀痠痛到再也無法舉起也沒關係。
「喂,澤村。你夠了,下場休息。」
討人厭學長……啊不行……現在應該要叫隊長了是吧?
戴著捕手護具的他站起來正式宣告投捕練習結束。半個小時下來,他投了應該有到上百球,卻完全沒有一球能遵從捕手的指示路線。御幸脫下面罩,用著幾乎只有比賽才會看見的肅穆表情走到他身邊,澤村瞬間感覺到鼻子衝上一股酸氣。
「非常對不起!你說的一點也沒錯!我現在就去練習跑步!球場一百圈!是!」用力朝學長鞠了超越九十度的躬後,澤村再度用著丹田的力量邊吼邊轉頭就跑。
「啥?不是,我是想叫你去休息……誰叫你去給我跑步的!給我回來!」傻眼地看著已經衝到外場開始狂奔的學弟,讓御幸本來已經伸出來的右手尷尬地停在半空中。
澤村無法投出最擅長的內角球,已經是全隊都深知的默契。勉強度過低潮期的澤村一如往常地大口吃飯、吵吵鬧鬧……那完全沒變的態度,讓社團的學長們忍不住照舊對著這位宛如暴衝山豬的學弟嘶吼大罵,但停留在澤村身上的關懷視線,明顯變得比以往更多,只是沒有任何人說出口。
最能證明這點的人,就是……

「隊長大人,你這樣不行!」一旁的倉持用著責備的眼光看著好友。
「真是沒良心的傢伙,就跟你說要溫柔點了。你好歹也學學克里斯學長啊?」
「你很囉唆耶,我剛剛想安慰他!是他自己跑走的啊!」御幸冤枉地抗辯。
「那也是因為隊長你剛剛用很可怕的表情瞪榮純啊!」小湊春市在一旁幫腔。
「等……要不然是要我怎麼辦?那傢伙都說他沒事了啊!」
「那樣子很明顯就是有事,隊友情緒問題也是隊長的責任。對吧?哲也?」不知道何時冒出來參觀的小湊哥哥亮介,笑著轉頭徵詢著站在他身旁的人。
「嗯,沒錯。」有著剛毅認真表情的前青道隊長,同意地點著頭。
「是說啊,你這傢伙一開始就別老是針對澤村欺負不就好了嗎?」一手搭在結城身上的伊佐敷,也跟著幫腔。
「不要以為我們學長都沒看到啊!澤村那傢伙煩歸煩,可是個直率的好孩子。還是……啊你是小學生嗎?喜歡欺負自己喜歡的人?」
「純不行啦!怎麼可以戳破。」小湊哥輕笑出聲。
「學……學長們應該準備考試都很忙吧?今天全部都跑來球場到底是來做甚麼?」極力拉扯著陪笑的表情,御幸聲音聽起來有點瀕臨崩潰。
注意到球場外圍正傳來一陣陣的笑鬧聲,跑步中的澤村停下腳步抹去額頭汗水轉頭看向柵欄外。只見三年級學長們正朝著自己揮手露出和藹可親笑容,只是御幸不知為何正痛苦地被伊佐敷學長弓手勾住脖子。
若非澤村知道那就是伊佐敷學長貫用表示好感的手法,不然看起來真的很像不良少年在威脅學弟。
「學長們晚安───!」露出燦爛純真的笑容,澤村朝著學長們鞠躬並熱情地揮手回應。
「澤村榮純會繼續加油!絕對會成為青道王牌!等著看吧───」

「最讓人懷念的,果然是這個嗎?」結城意有所指地轉頭朝小湊兄弟笑了笑。
「沒辦法啊,就連比賽都在牛棚亂叫一通。現在這傢伙已經莫名其妙成為我們青道的日常光景了,真是丟臉到家!所以啊……」伊佐敷再度收緊勒住青道新任隊長的力道。
「讓這個風景消失的話,我們可是會回來宰了你的喔。知‧道‧嗎?」
「學長們根本只是想來關心澤村嘛!幹麼不直說就好了─呃─伊佐敷學長這樣真的會死人──」




明明本來是想寫御澤的青春甜蜜之歌(啥東西).......但又有點想要寫其實澤村是滿被學長寵愛的片段.......
結果變成了因為疼惜澤村結果害御幸被學長霸凌的故事。 到底發生甚麼事情了啊!!!冏|||||||||||||

題目 : 鑽石王牌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