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4


【K-宗像禮司&十束多多良】無醉不歸

只差那麼一點,我就得多年久違地迎接起清晨陽光了.................

無醉不歸/宗像禮司&十束多多良(無CP??????)


「來,King喜歡的是【新加坡司令】對吧?」十束有點故意地將手中冰涼的長型玻璃杯貼上周防尊面無表情的臉,滿意地看到對方的表情出現了些許變化。
低哼一聲接過杯子輕啜,周防尊火紅的髮色與手中的豔紅液體相互閃耀對映著。
「喔是嗎?周防之前跟我喝酒的時候,有說他覺得【血腥瑪麗】嚐起來也不錯呢?」坐在吧台旁的宗像禮司,看著十束多多良從草薙手中接過調酒,最後遞出飲料並理所當然乖坐到周防身旁後,開始用著挑釁語氣說著。
「沒有這回事喔,King才不喜歡那種又鹹又辣又酸的東西呢。」十束歪著頭,代替著正在認真品嘗著調酒的赤之王回應。
「這麼有自信沒問題嗎?要知道男人會喜歡那種清淡又娘們的東西,只是覺得品嘗起來沒負擔。長久下來,偶爾來點刺激的才是本性哪。哪?你不這麼覺得嗎?草薙?」
「嘗鮮這種事情大家都會,沒甚麼大不了。但一天到晚吃刺激的東西太沉重,最後還是習慣的東西最好。這點我想King應該也很清楚啊。對吧?草薙哥?」
人正背對著客席的草薙,忍不住對著後方酒櫃暗自翻了個超級大白眼。但轉過身的他維持著一貫的職業笑靨,對著眼前的客人與好友們不置可否地雙手一攤聳聳肩,明確表示:
他完全不想與目前的狀況有任何瓜葛!

「草薙,給我一杯長島冰……」
「宗像先生,難得您蒞臨HOMRA就容我們請你一杯吧?」十束的聲音柔柔地從周防的身後傳來,打斷了宗像的點單。
「喔?那麼恭敬不如從命。」接下對方挑戰的宗像,興味盎然地看著已經在旁邊默默搖頭的草薙。
「草薙哥,請給宗像先生一杯【B52轟炸機】。」
草薙將一杯呈現三種絕妙分層色調的透明酒杯推到宗像手邊,接著他俐落地甩開打火機,用著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彈出手指。雖然兩人隔了一大張吧檯桌,打火機也離酒杯有一公尺之遙,但調酒杯上卻忽地燃起一抹優雅的青色火焰。
「這是咖啡酒加上奶酒與伏特加的醇厚搭配。為了不要燒到嘴,請使用吸管。後勁較烈請不要太快喝完。」草薙低下身,用著只有兩人的聲音跟宗像耳語。
『你應該非常清楚B52的涵義吧?喝完就快點回家知道嗎?』
「哼。」宗像欣賞著正放肆吞噬著杯緣的冷色火焰,接著不等草薙出手制止,仰下頭將三色液體一飲而盡。
「草薙哥,確定不去電通知一下猴子嗎?HOMRA酒吧今晚沒有多餘的床可以給宗像先生吧?總不好意思讓他睡地板?」十束壞心眼地問。
「十束,你也該適可而……」
「還不錯。」重新放下酒杯的宗像,看起來似乎完全沒受到烈酒的影響,而原本熊熊燃燒在杯上的火焰明顯對青之王毫無傷害。
「草薙,請幫我追加兩杯【床笫之間】。另一杯等下幫我送給周防,就說是『青王的回禮』?」
「………我知道了。」
草薙無奈地瞄了一眼周防尊,卻剛好看到他竟百般無聊地打起呵欠,而身邊的十束明顯沒聽見宗像的話,正像隻獨佔慾超強的波斯貓,霸佔著主人的胸膛。

為了讓年輕族群喜愛上調酒,草薙上周開始貼心地在酒單上標示出每種HOMRA調酒的特性與隱藏涵義──
【新加坡司令】是情人的代表飲品、【長島冰茶】是表示飲者很寂寞、【血腥瑪麗】的來源是恐怖的女王、【B52轟炸機】可以用來拒絕熱情邀請、【床笫之間】就如其名……沒想到……
悲戚地打開今晚的第三包菸,草薙完全沒料到他為酒客精心設計的酒單,竟無辜成了兩人玩起隱喻與暗示的武器。現在他這可愛HOMRA酒吧,正活生生上演起了公關酒店小姐搶酒客的戲碼啊!




無醉不歸的下一句肯定是:醉了就請猴子拖回去ˇˇˇ

想玩調酒的涵義梗很久,一直想等草薙哥主角的時候用...
但這兩人實在太太太太太沒梗,只好忍痛用上!越來越覺得草薙哥超可憐!!!!!

我承認這篇的梗想出來的時候,我是真的帶著強烈壞心眼的||||||||
因為這兩人給我的感覺還真的就是那樣啊...........
如果K有後宮這兩人的宮鬥肯定精彩絕倫吧??(喂||||||)

題目 : K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To 某Sさん
所以好王就應該回家玩自己的氏族嗎?比如多多良伏見跟小黑躺著也中槍
宗像:哼哼,好王不與氏族鬥
周防:啊?(狀況外打呵欠)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