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鑽石王牌-瀧川•克里斯•優】物傷其類


物傷其類/瀧川•克里斯•優中心

「對不起,學長。真的非常抱歉!我知道你跟一定會說大家都盡力了,但就只差一步……明明差那麼一點,就可以跟學長們踩上甲子園的土地……」
在與成宮高中對決的夏季大賽結束隔天,那位有著亮棕髮色的學弟,毫無預警地出現在克里斯返家的路上。原本總是活力耀眼的雙眼,今日充滿著疲倦血絲,中氣十足的聲調變得吞吐畏縮,略垂下的目光明顯逃避著與自己四目交接。
「別這麼說,你們已經做得夠好了。甚至遠勝於我們這屆…」
克里斯想走近安慰學弟,卻訝異地發現對方雙手正緊張地握著拳頭,肩膀看起來緊繃不已。青道三年級球員不只有他一個,更何況自己從頭到尾都沒有上場,說穿他只是個除記錄與提供建議外,完全派不上用場的二軍。
但現在這個人卻站在自己的面前,宛如對他來說,全世界最大的恐懼是讓他失望。
「是輸球這件事,讓你很痛苦嗎?」克里斯想伸手碰觸持續低著頭的學弟,但最終還是有所顧慮地縮手。
「我不知道,但不是這樣的!只是…」對方猛烈地搖頭否定,接著突然伸起前臂用力抹著自己的雙眼。
「糟糕好奇怪,還以為已經沒事了怎麼又……」

看著無法控制地再度落淚的學弟,克里斯宛如看到了國中時代的自己。當時他所在的少棒隊戰無不勝,持續累積的耀人戰果並沒有讓一個國中生做好嚐到敗績的心理準備。在某次慘烈的地區大賽後,年僅十四歲的克里斯頹喪只要一想到比賽就會躲進廁所大哭特哭,就這樣持續了整整一個月。
一年後,他帶著自認已能成熟面對任何比賽輸贏的信心,正式進入西東京的棒球名校─青道高中。
將近三年的高中棒球生涯,克里斯確信自己每場都付出自己的全力。但棒球終究是投手掛帥的比賽,沒有強大實力投手,即便他用盡所有睡眠時間,熬夜設計自認最完美的練習課程,也在比賽中竭盡心力地讓球賽掌控在自己的調度指揮間。
他所在的球隊還是一季接著一季,持續被外界用著『運氣不佳』的評語黯然從前線退役。
青道輸球一次,父親游說自己轉學的電話就從沒間斷──直到他的肩膀正式超出負荷,而自己對『贏球』這件事情也終於失去期待。
只是,就在瀧川•克里斯•優決定就此放棄高中棒球生涯同時,卻沒料到能在最後一季幾乎沒有參與的夏季大賽中,重拾起對棒球的熱情。

「聽著,我不會說好聽話告訴你輸贏一點都不重要,沒錯,它很重要。不然我們又何必為此耗費三年的時間?」克里斯伸出手,像是在碰觸著陌生小動物般,謹慎細膩地揉著學弟的頭。
「『打棒球時,在球離開我的手之前,我總是能掌控一切。』這是某位美國職棒選手所說過的話,同時也是我在青道球隊所秉持的信念。現在,我送給你。」
「感覺不是一個很正向的名言……」聲音雖然還有些哽咽,但至少對方願意紅著鼻子抬頭直視自己,克里斯滿意地點頭。
「全世界再厲害的投手、捕手甚至是打擊手,沒有人能掌握比賽的輸贏。但是,棒球賽事的原始英文是【GAME】。如果我們不能從遊戲中獲得樂趣,不就失去它最原始的意義了嗎?吶,我問你,你覺得打棒球很快樂嗎?」
「是!這是我人生最幸福的事情!」
「嗯,我也這麼認為。」看著面前露出果斷表情點頭的學弟,克里斯終於緩緩漾起那溫暖如春日的笑容。

「這是學長最後的建議。不要企圖掌控賽事,盡情地去享受比賽吧,我的小學弟。」





想嘗試使用不特定學弟的方式來寫,然後營造出可能是御幸也可能是澤村的感覺...
但結果有點失敗讓這個學弟變成兩個都不像...OTZ

Comments 2

Alice  
To 某Sさん

其實好像真的比較像澤村......OTZ|||

2016/03/20 (Sun) 04:52 | EDIT | REPLY |   
某S  

我一開始就設想是澤村,沒想過是御幸....這叫先入為主的觀念? XD

2016/03/19 (Sat) 08:20 | EDIT | REPLY |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About me
ACG 話題中心、同人創作與COS為輔。請務必保有基本網路基本禮儀,管理者保有留言刪除與否決定權

~其他隸屬區域~
噗浪帳號:aliceunicorn(加朋友請表明身份)
GOOGLE+
Facebook
Sound of Birch [網站]
Alice's Murmur [影視舞台]
Alice Lin [C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