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4


【K-宗像禮司&八田美咲】航線失焦


航線失焦/宗像禮司&八田美咲(無CP)


好冷。
瑟縮在用堅硬石頭鋪砌著的人行道上,八田美咲發現身體痛到無法動彈。深夜細雨持續拍擊在沒有遮蔽的臉與手腳上,全身衣服已冰冷濕黏地貼在皮膚,這種感覺讓人痛苦不已。即便本能嘗試地想起身,卻連一根手指頭都無法動彈。
到底發生什麼事?
八田根本想不起方才自己為何會輸?
在他的王還在時,在『所有人』都還在的時候,只要幹起架他幾乎沒輸過。更何況今晚的對手只是青服的一小群雜魚。
「可……惡……」雖然想破口大罵,卻發現自己的聲音沙啞到可怕。
伴隨著唰唰細雨聲,八田隱約聽到有陣皮鞋輕叩在石板上的輕巧聲響,正持續地朝著自己接近。那充滿節奏且毫無遲疑的步伐,透露出步行者應是位相當有自信的人。
反正不管怎樣,三更半夜看到有人鼻青臉腫還全身是血的躺在馬路上,肯定會馬上逃走吧?
「哎啊,這倒是個奇景。」腳步聲最後停在自己身旁,讓人難忘的傲慢嗓音從上方戲謔地傳來。
「………滾………」連轉頭都吃力的八田,用著最後的力量對來人低吼。
「怎麼?難道赤組的能力還包括自癒力嗎?只要躺在這裡就會好?」完全不打算蹲下身的宗像,伸腳朝側身瑟縮著的八田推去,身體的劇烈疼痛讓八田忍不住放聲哀嚎。
「挺嚴重的哪,是我那些可愛的屬下們做的嗎?」
「…………」
僵硬身體被對方施虐的這一推,變成大字躺平姿態的八田,仰頭用著凶狠眼神瞪視著正上方的宗像禮司──展現他目前唯一能做的復仇。但宗像對八田的威嚇根本視若無睹,他靜靜地享受完手中的最後一口菸,隨之拿出煙灰匣捻熄殘菸,接著習慣性地用手指推了推眼鏡。
「竟然對『平民百姓』做這種事,不介意的話告訴我名字,讓我回去好好懲戒他們如何?只給特徵也是可以的喔?」
宗像口吻中的『平民』用詞,聽在八田的耳中刺耳異常,擺明是在諷刺著那已失去赤王庇護的吠舞羅。沒有了王,赤組的力量也煙消雲散,八田美咲必須親眼看著吠舞羅從此慢慢分崩離析卻無能為力。
現在,自己還被這件事的始作俑者在路邊窩囊地撿到。
「殺了我。」
八田美咲挑釁地開口,可惜即便他是想極盡兇惡之能,但脫口而出的聲音聽起來實在可憐無力。
「喔?」宗像興味盎然地歪下頭。「意外是隻很有骨氣的小貓哪。」
「…對你來說應該很簡單吧?就跟你……殺了尊哥一樣……」
明明知道自己的話根本不符合所知的事實,但八田就是嚥不下這口氣。失去景仰的王,以及原本能永遠擁有的歸屬感,這份傷痛早已超出他的負荷。
「讓你失望了,對我來說,那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宗像禮司蹲下身,低沉的嗓音聽來寂寥沉悶。
「而是完全相反。」
「你……幹什……」感覺身體瞬間騰空,被強制移動的八田痛到無法言語,但這一切絕對無法比擬他當下的窘境──

就是自己正被Scepter4的室長宗像禮司在大馬路上公主抱。

「這還真是……比我想像中重很多。」宗像的聲音從頭上傳來,聽起來明顯地艱辛。
「如果可以的話麻煩你不要再亂動。到HOMRA途中摔下去,草薙那傢伙肯定會認為是我故意的。」
「拜託……就殺了我……」這次,八田美咲是出自內心誠心誠意地懇求。
如果要這個樣子被抱進HOMRA酒吧,八田寧願對方等下經過哪條河就直接把他丟進去淹死算了!
「說真的,比起你們親愛的王,要殺掉你真是簡單幾千倍。但我那邊有個很重要的人,絕對不會希望我這麼做。更正確點來說,我如果殺了你麻煩就大了。」
宗像的聲音出乎意料地和緩,長久以來站在周防尊的身旁與青之氏族對峙,八田美咲從不知道青之王也會有如此溫柔的時刻。
雨還在持續地下著,抱著他走在空無一人的街道,對方開始不著邊際地鬼扯起聖米歇爾山一萬片拼圖這種八田完全聽不懂的話,還時不時抱怨著他實在太重。
即使如此,支撐著自己身體的雙手還是持續地溫暖且穩重有力。
也不知是甚麼肇因,八田美咲眼眶迅速地蓄積起熱氣,嘴角也無法控制抽動下撇。他瞥頭閉上眼,極力不想讓對方發現自己的異狀,偏偏青之王那些毫無意義的碎語攻擊,還是持續朦朧地傳來。
終於一股溫熱淚水失去控制,由八田眼角溜然滲出,與正持續打在臉上的冰冷雨水交錯混雜後,緩緩地滑落兩旁臉頰。




寫完才發現宗像你沒帶傘啊!! 冏!!!!||||||||||||||
所以這兩人就這樣半夜在路上一路淋雨到HOMRA...照舊衰到草薙哥

而且.某人那可憐的纖腰,回去該不會得貼三天三夜的痠痛貼布吧 XDDDˇˇˇ
結果伏見還得幫忙貼
是說我還真的非常努力不要讓伏見出來搶戲...(莫名佩服自己)

開始後發現其實這兩人意外很好寫,只是沒辦法花更多時間把兩方情感部分描寫得更加細膩。
這點說真的,相當不甘心!!! >< bbb

題目 : K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To 緋夜さん
到底是把王權者能力當成甚麼了...
其實宗像大可穿著草薙的衣服回家啊XDDD
烘乾的衣服再請伏見來取貨就好
草薙哥可以用能力把宗像先生的制服烤乾VV然後某人就丟地上免得弄濕沙發,再打電話叫人來接VV
No title
To 緋夜さん
我還真的常常會忘記王有防護罩這個能力....(打架的時候倒是不會忘)
但就算特地要去整人,感覺好像也沒違和啊。制服應該很難乾就是了。XDDDD

To 某Sさん
可愛的某部下正忙著咬手指碎念寶貝MISAKI被老闆公主抱的事情...
王可以張結界是不會淋濕的....要是淋到雨草薙哥會覺得是故意來整人的吧XDDD
青王回去應該會自己揪出雜魚(?)部下好好教育一番,當然,他忙(??)著拼圖的話,可愛的某位部下應該樂意接下教育的機會www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