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4


【草薙出雲 & 八田美咲】相談室忙線中

很霸氣地直接上爆到1600字的字數 XD||||||||||
是說這篇幾乎是邊打瞌睡邊寫的...(踢飛)

相談室忙線中/草薙出雲 & 八田美咲


「草薙哥,再一杯。」八田裝腔作勢地將手中的杯子重重放到桌上,耍賴地喊著。
「八田,今晚就差不多這樣吧。」
甩掉手中剛洗完杯子的水滴,草薙嘆著氣拿起抹布走到八田前方,將對方因為放杯子太用力而濺到吧檯桌上的酒漬再次擦乾。
「不要!」緊握著手中見底的玻璃杯,八田美咲咬牙切齒地吼著。「可惡,到底為什麼啊?草薙哥難道都不生氣嗎?為什麼你可以在那邊悠哉的擦桌子!」
「該怎麼說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如果每件事情都要這麼在意,小心會提早長白頭髮喔。」伸手疼惜地揉揉八田凌亂的紅髮,看著青年因為自己有點粗暴的手力而抗議,草薙只是叼著菸笑著。
草薙出雲全心全意愛著他的HOMRA酒吧,如果要說吠舞羅是他的靈魂,酒吧可說是他的實體。至於站在吧檯裡,一邊『嗯~嗯~~』地點著頭,然後帶著關懷的眼神與態度──雖然戴著墨鏡看不出來──聆聽著那些幾杯黃湯下肚後的人吐露心中不快,對草薙出雲來說也是工作中他相當喜愛而且擅長的一環。

可惜的是,因為HOMRA這個名字的關係,會走進門來抱怨的人還真的就只有那幾隻……久而久之聽下來,基本上旋繞的問題只有幾種,讓早就聽膩的草薙總是想要回酸那些人幾句:

「如果不喜歡我安排忘年會的地點大可來跟我說,又何必用小刀插著地圖釘在我辦公桌上?吶,你會不會覺得我有點太寵我的部下?」
「你的重點不是寵,而是你根本KY吧?」
「嗯?那是甚麼意思?」

「那傢伙根本一點都不懂得女人的心情!Scepter4這個職場對女性來說果然就是很不友善,你不覺得嗎?根本就歧視!啊啊──如果我的室長是出雲你的話就好了~~~」
「宗像說你送給他的紅豆泥有整整三十公斤,世理你還威脅……咳……告訴他三天要吃完還不准她送人,這是否太強人所難?」
「那可是來自北海道的珍貴大納言紅豆哪!」

「所以我昨天就跟那傢伙說,安娜第一次學校授業參觀日我要跟你一起去參加。你知道嗎?他竟然就直接踹了我一腳。直擊肚子耶!肚子!我到現在胃都還在痛!那天他根本就要上班,他對安娜又老是態度很差,更何況常常照顧她的是我跟你,難道他還指望我會找他去嗎?」
「八田,你到底是在哪裡跟他說這件事的?」
「嗯?床上啊?」
面對著幾乎是手把手帶著長大的八田美咲,草薙承認自己多少對他有些戀弟的情結。但看著以前被安娜看到裸體就差點要哭出來的孩子,現在已經大到可以毫不在意地把床事掛在嘴邊說,多少還是讓草薙有些感慨。
只是在同時,對於自己到底在甚麼狀況會踩到那個神經纖細的戀人的雷……八田就算已經成年,卻還是持續地狀況外。草薙將手中已經快抽完的煙捻熄,隨即又點燃一根新菸湊到唇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後再滿足地將白煙緩緩地吐息到半空中。
「你覺得那是個適合說這件事情的場合嗎?」
「不然咧?他問我那天要不要去看電影,我總得告訴他為何我不能去吧?是說啊,上次你建議我不要太老實拒絕他的邀請,結果他就已讀不回我的訊息一整周耶!草薙哥,你不覺得他真是莫名其妙嗎?」整張臉趴上酒吧檯,八田賭氣地抱怨。
「我只是要你委婉拒絕對方,不是扯那種『因為Homra裡面有老鼠』這種光聽就知道是謊言的話。話說回來,你胡亂詛咒我的酒吧長老鼠,我都還沒跟你算帳喔。知─道──嗎───?」草薙牽起危險的笑靨,伸手直接將八田的頭用力朝桌板重壓而下。
「好痛痛痛痛─草薙哥,這次真的會痛了啦!」

牆上樣式古典的大鐘,時針準確地移到凌晨一點的位置,終於將酒吧收拾完畢的草薙,無奈地看著已經完全醉死在沙發上的八田,忍不住歎出今天不知道第幾次的嘆氣。
拿出手機滑出通訊錄找到目標連絡人後,草薙坐在吧檯邊抽著煙邊朝對方傳出訊息。
『可以請你來接一下八田嗎?』
『關我甚麼事。』果不其然,對方回覆速度宛若光速。
『因為你跟他住在一起。』
『我已經睡了。』
『明明還在等他回家吧?別逞強了。』
『是他說我囉嗦,那我大發慈悲還他一個清淨。』
『再不來我就要把他帶回家吃。掉。囉
『請便。』
『別逞強了,你正在穿衣服對吧?』
『並沒有。』這次,訊息停滯了約三十秒才出現。

「唉啊唉啊,真是的。」笑著將手機放回桌面的草薙,用著婉轉獨特的京都腔嘆息著。
草薙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蓋住因畏寒而縮起的八田,接著捲起袖子打開酒吧冰箱,他拿出蘇打汽水、蘭姆酒、檸檬片與薄荷,再從冷凍庫拿出特別保留的一桶香草冰淇淋。站回酒吧櫃檯的草薙出雲輕聲地哼起小曲,開始準備起Homra酒吧下一位客人最愛的飲品。




來接人的傢伙看到八田披著草薙的外套應該又是一個暴怒吧...|||
是說越寫越覺得...與其說草薙很辛苦,怎麼反而覺得他有點M........|||||||||||||||||||||

話說...其實草薙哥有時候會給我一種既視感是像這樣 ↓

C007.jpg

題目 : K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To 緋夜さん
如果草薙哥穿著正常(?)西裝出現在學校參觀日,媽媽跟老師們應該全都會分心到不行 XDD
To 某Sさん
其實也還好啦,這次你家室長很正常啊XDDD 伏見也是正常的(?)在鬧脾氣 XDDD
家長參觀日這種事讓家長(草薙哥)去就好啦XD是說某人(?)都心意相通了不要連草薙哥都吃醋好嗎XD
這樣看下來,青組3巨頭根本個個都有病XD (作者:嗯?不是本來就這樣嗎)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