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6


【FREE!-橘真琴】變形記

字數不夠寫...時間也不夠用來斟酌用字遣詞..........OTZ

變形記/FREE!-橘真琴
(主CP:真遙)


橘真琴做了一連串的噩夢,但當清晨鬧鐘響起,在床鋪上緩緩睜開雙眼霎那,夢的內容變得晦暗模糊。從床上起身,拉開窗簾看著籠罩薄霧的清晨街景,真琴的目光落在距離房間窗外不遠的對面,發現青梅竹馬七瀨遙的家已亮起燈光。
真琴發覺真自己的心情持續鬱悶著,身體也有點不像平日般地感到疲憊。大概是因為那不明噩夢的關係吧?不然除此之外,他實在說不上來是甚麼原因。
「遙,我要進來囉。」習慣性地敲門後走進七瀨家,接著走進浴室將遙拖去上課,已經成了每周上學前的習慣。
但今天,身邊的一切都特別讓真琴感到奇怪。
似乎有些事情,雖然不知道是甚麼?都因為前晚那連內容都不記得的噩夢而改變了。
站在浴室外的盥洗室,真琴可以清楚聽見浴缸正傳來清晰水聲,拉開舊式浴室拉門,那頭黝黑細髮果然在清澈的水中載浮載沉。
「遙。走吧,該去學校了。」
那股由心底升起的詭異搔癢感,以及悶痛不快的心情,在喉嚨吐出字串的瞬間更加強烈。
「嗯。」
拉起遙瞬間,真琴發現自己的雙眼突然像被一種詭異的力量附了身。他的目光從遙濡濕的頭髮,正開始無法控制地往下游移。
順著那細緻白皙的頸間緩緩流下,停滯在鎖骨間的水滴……
細瘦到伸手就能輕易抓住的肩膀與精實的手臂……
胸前濕潤如櫻花的那兩抹粉紅……
最後順著肚臍而下,那優雅美麗的腹內外斜肌…………
「真琴?」伸手回握真琴朝自己伸來的手,遙敏銳地發現對方的手似乎比平常炙熱,而且還在輕微地顫抖著。
「沒事。」真琴故做自然地慌忙將手放開,接著突然退到浴室的門邊支支吾吾起來。
「那個,遙…我突然想到……我今天是學校的值日生!所以……抱歉!我得先去學校了。真的很對不起喔!」
「沒關係啊?你去吧。」邊用浴巾擦著身體邊歪頭看著手足無措的真琴,遙奇怪地眨了眨雙眼後回答。
「總……總之你早餐一定要吃,然後午餐不要再只準備鯖魚了!我今天會送我媽準備的配菜給你,知道嗎?然後絕對不要遲到!千萬別遲到喔! 」跌跌撞撞地退出七瀨家,真琴還不忘千叮嚀萬囑咐地說著。

宛如逃命般狂奔出七瀨遙家的真琴,用著平日自己絕對無法辦到的瘋狂速度衝下樓梯,朝著岩鳶高中的路直衝而去。無視著平日總會認真互相打招呼的魚店阿姨、水果攤大叔、帶著自家小狗出來散步的親切太太……那些此起彼落想跟自己攀談的聲音,已完全被真琴拋諸腦後。
全身的每個細胞都在蠢蠢欲動,痛苦到難以忍受的地步。而引發這一切的原因,橘真琴在剛剛彼此碰觸的瞬間全部清晰明瞭了。
從以前就形影不離,也早就習慣有彼此陪在身邊,是這種過於理所當然的風景讓他被蒙蔽。

『怎麼辦?怎麼辦?遙……遙一定會很生氣吧?但是已經不行了,再這樣下去……』
岩鳶高中的校門就在眼前,真琴的雙眼泛出無法抑止的淚水,不管再怎麼眨眼或擦拭,眼前的視線還是不斷地越來越模糊,胸腔與腹部因為持續的狂奔而劇痛到不行。
光想到遙那雙藍寶石雙瞳,很可能會在未來的某天憤怒地瞪視著自己,真琴就恐懼到全身都在顫抖。
『對不起,遙。真的…很對不起…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遙。』
一直以來只要遙喜歡,真琴都想由著他去。只要能讓他在身邊露出舒服放鬆的表情,只要讓他知道,他的頭永遠有個可依靠的地方,對真琴來說就是人生首要目的。十幾年下來,這也是兩人默契般的相處模式。
但是這次,不改變不行了。

橘真琴已經變形,就在那場他無法控制的噩夢之後。

而他們的關係,將再也回不到那安逸的時代。




偷偷借用了卡夫卡"變形記"來當開頭...只是沒有變成蟲子而是發情了罷了 XDDDDD
至於噩夢....其實就只是做春夢罷了...這也沒甚麼好哭的嘛ˇˇˇ
本來還想讓真琴到無人的地方想著遙來一下(!!!!!??!!!!!??!!!!!)的...但...
唉字數不夠啊 >/////<
↑甚麼都可以推拖到字數上

題目 : Free!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To 緋夜さん
接下來不就是接第二季的大吵一架後結婚上大學嗎XDDDDDDDDDD
想看接下來的發展!!VVVVVV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