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4


【鑽石王牌-御幸一也&澤村榮純】直接接觸

竟然第三天就LUCKY地抽到了本命CPˇˇˇˇˇ
但實在時間太緊迫,所以只好先隨便肉體模式上了(啥)

直接接觸/鑽石王牌-御幸一也&澤村榮純(CP/R15)


「御──幸───」隨著拉長尾音而來的,是個壓在自己肩上的沉重身體,御幸一也根本不用轉頭都知道是誰。
「要叫學長啦,笨蛋。」御幸伸手推著澤村榮純的額頭,企圖讓對方遠離自己。觸碰到的柔軟髮絲帶著濕氣,還溢出一股淡淡肥皂香,御幸發現自己心臟的深處像是被刺了一針,而那股持續的疼痛還持續地朝身體下腹部蔓延到全身。
「好嘛─陪‧我‧投‧球?」無視學長企圖將自己推開的手,澤村更加使勁揪緊御幸的手臂開始耍賴。
「不要。」御幸決定別過頭,硬下心腸冷淡拒絕。
「你不是已經洗完澡了嗎?下周就是期中考,聽學長的話,吃飽飯後好好讀書。乖──」
「不公平!你剛剛明明有陪降谷!這一個禮拜你都只理降谷太不公平了。」
「降谷是一號王牌,當然需要我這位王牌捕手的輔助。你這個後補請小野陪就要心懷感激了。懂嗎?更何況,降谷的成績比你好……雖然也沒好到哪裡去……」
「我不管!陪我嘛!陪我陪我陪我陪我陪我陪我陪我陪我陪我陪我陪我陪我陪我陪我陪我!」
晚餐才吃到一半,拿著筷子的右手就這樣在偌大的食堂被二年級學弟扯個不停,這光景還真是著實地難看。
「澤村!放手!站好!」被扯道要頭暈的御幸忍不住提高聲調,用出平常在比賽時正經帶學長威嚴的態度怒吼。
「是!」只見澤村瞬間像是被下了指令的訓練犬,兩手倏然放開御幸,整個人立正站直。
看著眼前收下巴、手指伏貼大腿,整個人因自己的命令而站得直挺挺的澤村,御幸想到甚麼般地揚起嘴角,露出一抹壞心眼的笑容。
「你想要我陪你,對吧!」
「是!」
「不計一切代價,對吧!」
「是!」
「接下來我說甚麼你都願意聽,對吧!」
「是!」
「很好!十五分鐘內把飯吃完!到我房間找我!」
「是───欸?不是去練習……」
「不准有異議!現在就去!」
「是!!!」

十五分鐘後
御幸一也房間

「御幸你是笨蛋!笨蛋御幸!」
感受著對方那溫熱厚實的手掌長驅而入自己的T恤,還順著背脊一路往上放肆摩娑,只能將臉埋在御幸胸前的澤村忍不住放聲抗議。
「就跟你說了,要‧叫‧學‧長‧啦。然後麻煩你小聲點好嗎?」看著身下正漲紅著臉怒斥自己的澤村,御幸滿意地咧嘴笑著。
澤村才敲門進入,馬上無預警地被御幸壓到門後,嘴唇與身體瞬間全數失守。直探入口腔深處的靈巧舌尖,撫上腰間甚至是臀間的肆虐手法,在澤村的每一處敏感點熟稔且強烈地刺激著。長達數分鐘的長吻,簡簡單單就讓澤村完全喪失抵抗力。
「大騙子,你……明明說要陪我的!」
沉重喘氣的澤村,發現御幸的雙手已經由後背滑到胸前,手指施下的戲謔玩弄讓他忍不住倒抽口氣。
「所以我現在不是正在陪你了嗎?全心全意的喔。」
「你明明知道不是這個『陪』!而且你上次這樣搞,害我整天都沒辦法投……嗯…」
抗議的言語再度被吻吞噬,御幸的手同時滑入方才讓他心猿意馬的柔軟髮絲揉捏著。或許是太常待在球場練習,澤村的身體就算是洗完澡,總是有著仿佛是肥皂、青草與泥土混雜起來的獨特氣味。只要無意間碰到這味道,御幸發現自己會像是被打開某種奇妙的開關般欲罷不能。
「那就只好聽我的話,這幾天好好準備考試囉。」結束第二次深吻的御幸,將唇移到澤村的右耳骨輕輕地咬嚙著說道。
「………一也是大笨蛋。」
終於,澤村棄守地伸手抓住御幸身體,敏感耳骨所傳遞過來的快感讓他雙腳癱軟,最後只能任由御幸趁勢用身體優勢將自己壓倒在地。
「榮純的反話真是每次聽,都還是好可愛。」




本來其實是想簡單寫一段御幸的妄想...結果還是變成撲倒了...
把青道的男神(誰????)寫得宛如癡漢這樣真的好嗎 OTZ||||||

題目 : 鑽石王牌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To 某Sさん
只要是菜(?),癡漢甚麼的都沒問題是嗎 XDD
痴漢完全不是問題啊www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