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4


【K-周防尊&伏見猿比古】飼養指南

字數限制決定明天起刪除......
昨天只能寫800,寫出了1000。
這篇本來只能寫1500竟然搞出了2100!!OTZ||||||
發表時間已經過期,所以文字修飾會在今日晚一點進行。
看到錯字或是行文不順的地方請當沒看到...


飼養指南/K-周防尊&伏見猿比古(無CP)


Shit happens.
伏見還在當學生時,曾在英語課上看過一部好萊塢電影,劇情甚麼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但當時他卻莫名地對這句台詞記憶深刻。當時的老師委婉地解釋這句的意思是『世事難料』。
但伏見知道更貼近的涵義應該是──鳥事永遠會發生。
比如現在。
「耶?這是什麼……耶──!?」大清早就被手機持續不間斷響起的訊息聲吵醒,讓伏見原本就低血壓的心情蕩到冰點,好不容易摸到眼鏡打開訊息,密密麻麻的訊息框讓他瞬間像被潑了盆冰水般地清醒過來。

草薙「抱歉伏見,事出突然,有件事情要麻煩你。」
不明號碼「伏見早安哪。你醒來時我們應該正在溫泉旅館路上,草薙哥他會再跟你說,但我想還是跟你聯絡一下。」
草薙「尊臨時說有王權者相關的事要處理,現在正在回吠舞羅路上。來回溫泉區的時間實在太晚,所以今晚他說要回吠舞羅睡,隔天才會再來溫泉旅館跟我們會合。」
不明號碼「King一定得回去,草薙哥卻不讓我跟。安娜衣服也不夠,所以就變成這樣了。」
草薙「說好這三天兩夜只讓你看家,但溫泉旅館規定抽到獎的十束一定要在現場登記,我又得負責在現場付錢,真是抱歉。」
不明號碼「我請草薙哥代替我一起回去,把信用卡交給我代刷,但他不知道在擔心甚麼。」
草薙「另外,十束昨天負責準備安娜行李,結果忘記要準備三天份的衣服,我也請尊順路回去拿。今晚麻煩你幫忙照料一下尊。」
不明號碼「總之King今晚會回去,你別太緊張,也不用管他啦,他會照顧好自己。好好相處喔。」
草薙「那傢伙有些地方有點麻煩,注意事項我已經寄到你的信箱,記得一定要看。」
不明號碼「喔對了,我是多多良啦。」

這兩人的結論完全不一樣!
還有十束哥的話雖然不斷穿插其間,卻根本有講等於沒講!

想到今晚只有他跟赤王共處,伏見感到自己的胃瘋狂緊縮。打開電腦信箱,果然列表第一封就是草薙的信件,急迫地點開附件檔案,看到的竟是密密麻麻宛如法律文件的條列式內容,主條列下還有追加條列,追加條列旁還有參考資料與附錄。但最驚人的是……
有滿滿的十張A4。
「………開玩笑的吧………」嘴角抽搐地瀏覽著內容,先不想細思草薙到底是怎麼在外面不用電腦打出這滿滿十張的『周防尊照護規章』,伏見瞬間只想關掉電腦直接逃到公園去過夜。
可是草薙跟十束絕對不會相信他漏看手機訊息,然後……
這封信竟然出乎意料地,被心機的草薙設定了收件人已讀自動回傳的機制!

一、 菸
一次只能給兩包,兩小時補充一次,固定放在座位右方15公分的位置。
A. 手指彈菸,就表示菸灰缸快滿了。
B. 持續嘆氣,菸抽得比預定的快,要縮短補貨時間。

「那個,菸灰……」
周防才回來不到一小時,伏見發現這個任務絕對沒有草薙所說『有點麻煩』這麼簡單。當然離十束所謂『他會照顧好自己』更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喔。麻煩你了。」周防的身體往右輕輕地挪動了幾公分,讓滿臉不情願地拎著抹布與垃圾桶的伏見,咬牙俯身將已經滿到桌面上的菸灰擦乾淨。

三、 食物
飲食方面甚麼都不挑,冰箱有足夠的微波食品請隨意使用。熱好的食物要全部拆開擺好,湯匙與叉子放盤子上。
注意事項:不要給筷子。
追加事項:如果要提供水果,一定要剝皮。

雖然只是解凍後用微波爐加熱,但看到準備的東西被王吃得乾乾淨淨,伏見還是忍不住鬆了口氣。但當他前來準備收走盤子時,卻發現對方完全不碰他特地搭配在旁的水果。
「你不吃了嗎?」看著盤邊完好如初的香蕉,伏見忍不住問。
「沒關係,放著我等下就會吃。」煩躁地抓抓頭,周防點起他飯後的第一根菸。
強忍下平常絕對會咋舌的習慣,伏見默默地將香蕉收回廚房。三分鐘後,他將已經去皮還對切好的香蕉放回周防身邊的桌面。盤子才一放下去,周防的手已經伸了過來。
也就是說…一定要剝皮的水果還包括香蕉這種三秒就能剝開的東西嗎?!

十、洗澡
11點整提醒他要洗澡,接下來每十分鐘提醒一次,務必用平穩溫和像是在談論今日天氣般的語氣。
A. 新的換洗衣物放在浴室左上方,換下來的衣服會散落門口,請撿起來放在洗衣機籃子上。
B. 務必把浴巾放在浴簾旁的桿子上。

「喂喂?草薙哥嗎?是我……嗯,目前為止還好。問一下,浴巾放在哪……欸?周防哥嗎?他已經在洗啦?對,我提醒他兩次後他就進去了。洗多久?才三分鐘……甚麼?浴巾要在進去前就放好?所以我才問你浴巾收在哪裡啊!洗衣機上面的櫃子我找不到……喂?草薙哥?」
話筒另一邊,伏見隱約聽見草薙似乎正喊著十束的名字,而他除了持續嘖聲外,只能尷尬地拿著手機站在水聲持續響起的浴室門外。
三分鐘後。
「喂喂,我當然還在!甚麼?改放到洗手台下?為何十束哥要放在這個地方啊?」
伏見邊用頭壓住手機邊趴下身,終於看到幾條被疊得整整齊齊的浴巾,莫名其妙地塞在洗潔劑與肥皂的最後方。就在他雙腳跪地,左手抓著浴巾、右手拿著手機想起身同時,淋浴間內的水聲嘎然中止,門也被迅速敞開。
全身濕淋淋的周防尊,毫不遮掩坦蕩蕩地跨步而出。原本總是狂野抓起的艷紅髮絲,如今持續滴著水、參差不齊地貼在滄桑卻剛毅的臉旁。出乎意料之外,這樣的周防看來比平常年輕也有活力許多。
可惜,當下的伏見根本無暇注意這幕只有親友才能看到的珍稀畫面。
現在的伏見猿比古,恰恰好跪在他的王跟前。
仰頭起來的目光位置,與周防那就算是摯友恐怕也很少看到──至少不是如此近距離──的部位,進行直接的正面衝突。
看著眼前全身僵硬到無法言語的伏見,周防尊只是歪頭疑惑著,隨即將伏見手中的浴巾接下。
「謝謝。」邊擦著身體邊走出浴室的周防,在門口頓足了一會說道。
「今天辛苦你。然後,你手機掉了。」

Shit happens.
這句英文原本還有一句接在後面收尾,但伏見從離開學校後就忘記了。直到『那天』的衝擊讓他瞬間想起,自己會忘記大概就是因為他由衷地憎恨著那句話吧?

Shit happens, but life goes on.
鳥事永遠會發生,但日子還是要過下去。




結果還是寫了疑似(!!??)搞笑的東西.....
寫的時候發現最卡的地方,竟是在彼此的稱謂上!到底伏見會怎麼稱呼吠舞羅前輩們...
這些人又是怎麼叫伏見與八田?如果有錯再麻煩提醒我吧... OTZ
如果能給我一張列表告訴我每個人的叫法我會更感激,因為我可能還要寫上1/3個月

然後我想起來了......這系列歷年來根本不叫甚麼30天千字挑戰...
而是30天睡眠不足挑戰啊啊啊啊啊~~~~~

題目 : K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大家都這樣叫,伏見也只能跟著叫啊XD(講的像什麼)其實除了幹部三人互稱有點複雜外都是統一的啊VV
TO 緋夜
感謝~~~ XDD
只是這樣一大串看下來莫名覺得複雜壓力反而很大.....||||||

所以伏見也是叫周防尊為『尊哥』?
直接叫王名字也是挺妙的啊.........
我比較想寫伏見在Scepter4的加班風景啊啊啊啊啊~~~~
補充,為何草薙是叫周防名字稱呼多多良是姓,我覺得應該是草薙和周防比較早認識,而且草薙又比周防大了兩歲,之後變成習慣,多多良是電波小鬼,所以他稱呼周防是KING~草薙大多多良四歲再怎麼說也是要敬稱草薙哥XD吠舞羅結成後,雖然多多良十分不濟(欸)但再怎麼說年紀也比其他成員大,又是幹部,所以大家還是會加敬稱,所以是十束哥。
吠舞羅的稱謂對照表XDDD

安娜對所有的人都叫名字,所有人都叫安娜安娜。

多多良叫草薙是加敬稱,所以有翻成草薙哥和草薙先生,但從他們的情誼和畢竟是黑道,我都是寫草薙哥;叫周防是KING,其他人都是叫姓,一開始故意叫伏見猴子,有時會叫八田小八田。

草薙除了周防是叫尊以外,其他全部是姓,所以多多良是叫十束。

伏見和八田稱呼幹部組都是加敬稱,所以一樣可以翻成先生或是XX哥,但他們是黑道嘛,所以我都是寫尊哥、草薙哥、十束哥;互相稱呼對方名字。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