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Reborn! - 山獄】At least out loud, I won't say...#16

寫完的想法就只有...傲驕好累人。還有我好像剛好卡在一個有點機車的地方...(喂)


#16 At least out loud, I won't say..
「如果隼人不喜歡,就應該認真把我推開。」被動地讓山本將頭埋在自己肩窩的獄寺,有史以來第一次在山本身上,嗅聞到傳說中的『血腥味』。

「既然如此,就別老是巴在我身上!笨狗!」即使有點喜歡這種被山本依賴的感覺,獄寺也死都不可能承認。

山本有時會讓獄寺想起自己以前養過的大狼犬,無論何時何地,只要牠想撒嬌,就會不斷奮力將鼻尖頂觸著獄寺掌心,半主動乞求著主人撫摸牠的頭與毛茸茸的腹部。

「阻止我,隼人。」

在耳邊響起的嗓音低沉中溢著情慾,獄寺襯衫領口的扣子被扯開,一陣微疼的啃嚙襲上頸項。

自從宣稱要公開追求獄寺後,山本總是會成功偷到一兩個親吻,再帶著滿足笑容避開獄寺揮來的拳頭;久而久之,獄寺發現自己已經懶得跟對方計較──反正推開後沒多久,對方會像是得健忘症般巴回來。

山本這點,也跟記憶中那隻乍看之下有點單純憨笨的德國狼犬很相似;不過,獄寺也曾在自家後花園見識牠狩獵兔子的兇狠模樣。

時光飛逝,他開始習慣被這個塊頭比自己大的男人由後方擁抱,也慢慢迷醉著對方偶爾對自己溫柔的耳鬢廝磨。多年來,兩人的關係沒有加溫,只是始終維持在一條纖細的界線上。

直到畢業後一年,山本執行完某次任務的那晚為止。

「呃……」滑入襯衫下的粗大手掌開始在肌膚上熱切游移,獄寺倒抽了一口氣,聲音聽起來有點在悲鳴。

「你真的要讓我這樣下去嗎?隼人……」山本抬頭皺眉,語氣中有著遲疑。但一瞥見獄寺那兀自硬撐的迷人神情,只是讓他最後的理智決堤。

「我把戒指……忘在房間了……」

獄寺的謊言尚未說完,對方舌尖輕巧撬開那毫無窒礙的薄唇,快速加深兩人的吻。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About me
ACG 話題中心、同人創作與COS為輔。請務必保有基本網路基本禮儀,管理者保有留言刪除與否決定權

~其他隸屬區域~
噗浪帳號:aliceunicorn(加朋友請表明身份)
GOOGLE+
Facebook
Sound of Birch [網站]
Alice's Murmur [影視舞台]
Alice Lin [C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