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6


【Reborn! - 山獄】At least out loud, I won't say...#14-15

一千四百字........我應該拆成三天的!!!


#14-15 At least out loud, I won't say..

山本武非常清楚,自己是個對認定事物極端執著的人;另一方面,獄寺就像他本身所代表的『嵐』般狂暴多變。而兩人最初的交往,就是在基於這樣的情況下產生。

自從學校的垃圾場事件後,獄寺只要一看到山本就呈現草木皆兵模式,平日的對談不僅精簡,連兩人單獨共處一室的機會都避免。毫無機會解釋的狀態,讓兩人關係陷入很長一段連旁人都知悉的尷尬僵局。從那之後,山本才學到面對神經纖細的獄寺,未來絕對不能『憑直覺做事』。

獄寺的剛烈性格就連綱吉也承認,是個會讓人感受壓力的存在;但或許是這點個性上的互補,讓山本與獄寺相處有種獨特的自在感。對習慣藏匿自己想法與情緒的人來說,獄寺總是率先說出眾人腦海中的話語、也永遠對事物做出最快反應─雖然大部分都有些過火。

但讓山本印象最深刻的,還是獄寺外表雖如此,但頭腦相當清晰,對於觀察周遭的動靜與人的情緒波動也很在行──可惜獄寺常被己身情緒影響,否則這個能力肯定會大幅提升。但這個爆發性的外放性格缺陷,對山本武來說也是耐人尋味的存在。

當山本首度見到獄寺那雙總是燃燒烈焰的無畏綠眸,竟逐漸堆積起脆弱的淚水瞬間,山本的手腳完全脫離意識做出連自己都驚愕的行動。

『我只是因為那人不會允許自己在任何人面前崩潰,才這麼作!』

即使不斷用各種牽強理由說服自己,但那觸手細緻的白皙臉龐、輕騷而過的柔軟銀色髮絲,全都激烈撩動著山本的情緒。當兩人的唇重疊霎那,一顆被獄寺強忍已久的眼淚終於失控落下。那帶著強烈菸草澀味的初吻,伴隨了淚痕滑落的溫熱感……

出乎意料之外地,讓人難以忘懷。





對山本來說,從完全確定自己喜歡上獄寺的時間,還沒有考量要在何時跟對方表白的時間要久。而獄寺針對這件事情則宛如得了失憶症,持續迴避對方直到阿爾柯巴雷諾的代理人戰爭開始。

「我想跟獄寺交往!」

「───蛤?」

在某次與澤田綱吉等同伴分散時,獄寺迫不得已接受山本提議,使用彭哥列戒指搭配反擊敵方,但他萬萬沒想到,山本武竟然在成功後的緊急脫逃路線上,毫無緊張感地迸出這句話。

「我喜歡獄寺!」

「你他馬的真要挑這個鬼時間告白!?」跟著先自己一步跳過鐵絲網的山本,獄寺氣急敗壞地緊追在後大吼。

「因為其他時間你根本不給我機會說嘛!」

「靠!又沒有人要你一定要說出來!」獄寺感覺自己已經用盡全力邊吼邊狂奔到心臟發疼,卻始終沒辦法追到山本身側。

「如果不說,那要我怎麼跟你道歉上次吻你的事!?」山本頭也不回地繼續大聲說。

「馬的你最好是給我講再大聲!要不要讓瓦利亞那些人都聽到算了!?」獄寺感覺到自己的羞恥心即將要飆破臨界點。

山本武帶領獄寺越過最容易被發現進而成為目標的鬧區,從人煙稀少的邊陲進入了並盛公園。兩人避開公園走道改走屏蔽效果較高的樹叢,在確定沒有任何追擊後,山本才終於停下腳步。

「你還好吧?」山本這時才終於回過頭,看到早已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直接腳軟癱坐地面的獄寺。

「別……碰我……」別開山本朝自己伸來的關心之手,讓獄寺更加懊惱的是自己與山本在體力上的驚人差距。

「那,獄寺的回答呢?」山本鍥而不捨地繼續追問。

「……我……我才不要!噁心死了你這個同性戀混蛋!」雖然同時還想朝對方揮拳,但獄寺早已跑到沒有餘力,更何況……

山本肯定閃得開。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無奈地牽起嘴角的山本,突然俯下身,欺近尚坐在地面的獄寺。

山本送上的吻與第一次截然不同,迅速短暫到讓獄寺沒機會抵抗,蜻蜓點水的啄吻好似在象徵著甚麼般。

「看來,除了開始追求你外,也沒別的辦法了。」

「……你……你這傢伙有病啊?!」

【難道這個人不知道有個東西叫『放棄』嗎?】

可是,直到多年後眾人正式褪去學生身分,紛紛成為彭哥列家族一員至今,獄寺隼人的確沒有在山本行事作風的字典中發現過這個辭彙。

題目 : 家庭教師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