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6


【Reborn! - 山獄】At least out loud, I won't say...#10

只要寫到山本跟雲雀就卡稿我死定了!!


#10 At least out loud, I won't say..

「你看起來很快樂。」隔日,雲雀恭彌已經穿回他最喜愛的深藍色和服,囂張突兀地坐在科技感十足的彭哥列會議室中。

「是嗎?」山本和雲雀面對面就坐,端起秘書送上的水杯,山本嘴角的確明顯地揚起。「對了,阿綱說他跟隼人會晚點到。」

「喔──怎麼又變回『隼人』了?」雲雀意有所指地冷笑。

「不喜歡?」

「那是當然。」

「雲雀是不喜歡我叫每個人的名諱?還是這事完全是針對著隼人而來呢?」露出困擾表情的山本笑道。

「這樣會讓我有點兩面難做人哪,畢竟雨跟嵐守護的部門的來往跟你的部門比起來,是『異常密切』的。」

「這個嘛…」雲雀那細長卻結實的漂亮手臂滑過桌面,將原本自然平放在桌上的山本手心輕輕拉起,帶著勾引意味地開始把玩。

「如果你有意,無論是想改變雲部門行政甚至外務上的變更,都不是那麼困難呦。」

雖然會議室的監視器基於高層會議的安全顧慮早已關閉,但在隨時都會有人進入的狀態下,雲雀那在行動與言語同時性的不恰當,讓有諸多顧慮的山本技巧地將手抽回。

「幹麼?不都已經在交往了?」雲雀斂下細長鳳眼,明顯表示對山本不領情的醞怒。

「啊關於這件事情,你跟迪諾取得聯繫了嗎?」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山本發現參加會議從不遲到的獄寺(理所當然彭哥列首領也只得跟著準時)竟然已經晚了十五分鐘之久。

「昨晚才連上線就囉嗦一堆,嘰哩呱啦吵死人最後被我掛電話了。」

「啊哈哈……」山本心底莫名同情起那位正被美國政府扣留在芝加哥當地的迪諾。

「他相當不滿意我要跟他分手。」

「可以理解……」山本沉吟了一會兒接口。「但請容我好奇問一下,雲雀你昨晚到底是怎麼跟迪諾講的?」

「我說,」露出冷酷美艷的笑靨,雲雀輕柔地啟口道。

「既然你可以耍白癡到得跟六道骸合作,那我接下來想做甚麼他都將無權過問。」

題目 : 家庭教師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