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Reborn! - 山獄】At least out loud, I won't say...#08

其實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這兩人發生了甚麼事情...然後我也不知道他們要吵到甚麼時候哈哈...(←這話虧你講得出口)


#08 At least out loud, I won't say..
大廳的古老時鐘沉悶地敲了八下,回聲傳入彭哥列首領與守護者們的專用餐廳內;今晚,在那張總是聚集首領澤田綱吉與親朋好友們談笑風生的巨大長方型餐桌上,死寂的氣氛持續著。

受不了這股沉重氛圍的侍者,在送上最後兩盤壽司後悄然離席。餐廳內只剩下山本武還在肆無忌憚咀嚼著不知第幾盤的壽司,毫無胃口的獄寺則是推掉晚餐,取而代之放在潔白桌面上的,僅有一杯白酒與即將五分滿的煙灰缸。

「喂,你吃夠了沒?」看著山本右手還在將壽司往嘴巴送,左手已迫不及待將最後一盤閃著豔紅色油光的黑鮪魚肚壽司拉到眼前,獄寺終於忍不住說話。

「明天一早你還得跟雲雀一起作彙報,可別今晚吃到拉肚子!」

「隼人才是,再不多吃點東西,加上你又習慣性熬夜。小心最後又搞到胃酸逆流得去找夏馬爾醫生吊點滴。」

「這種事情一個月不會發生兩次!」

「現在才月中喔。」瞬間讀出獄寺話中涵義,山本簇緊眉頭露出罕見的不悅。

「SHI……」獄寺又罵了一聲,這次是相當國際性的髒話。

也不知道是哪裡出問題?在家族成員面前總是行事得宜的自己,在山本面前卻老是又是情緒失控又是失言百出!

「抽菸、熬夜、喝酒喝咖啡,還吊點滴…」將筷子端放於盤面後抬起頭的山本,終於在睽違十數天返回彭哥列之後,首度與獄寺互相對看。

即便因獄寺無來由的堅持,兩人座席距離有很可笑的數公尺遠,但山本馬上發現獄寺比兩周前更加顯露疲態,原本就瘦削的臉龐已經略有凹陷,美麗的雙眼不僅浮腫還有非常明顯的陰影。

「獄寺是想搞慢性自殺嗎?」

「這無關……」

「任何一位守護者健康都跟彭哥列家族有關。」雖然很想就事論事,但光是看到眼前獄寺把自己搞成那副德性,山本根本無法控制自己說話能不夾帶情緒。

「在面臨加百羅涅保守黨那方的威脅下,守護者們現在可是全都嚴陣以待;隼人你身為阿綱左右手,的確將家族後勤事務打點得很完美,可是除了報告與會議呢?你不先顧好身體,一旦事到臨頭,身為首領的阿綱難道還得回頭保護隨時會昏倒的你?」

「夠了,我不想聽你說教。」知道自己沒有反駁餘地,惱怒的獄寺拎著尚有一半的酒杯起身扭頭離席。

「隼人!」

「說好要保護人……最後卻不守信用的傢伙不是你這傢伙嗎!?」拉開門把瞬間,獄寺終於積壓不住地大吼。然後,不等山本反應就頭也不回地摔上大門離去。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About me
ACG 話題中心、同人創作與COS為輔。請務必保有基本網路基本禮儀,管理者保有留言刪除與否決定權

~其他隸屬區域~
噗浪帳號:aliceunicorn(加朋友請表明身份)
GOOGLE+
Facebook
Sound of Birch [網站]
Alice's Murmur [影視舞台]
Alice Lin [C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