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4


《指定篇》【DRRR-靜臨】When Everything Went WRONG-1

《指定篇》【DRRR-靜臨】When Everything Went WRONG-1

「臨也───你這該死的跳蚤到底聽到我說話了沒有!!」

「討厭啦小靜,你好矛盾喔。既要我離開又要我聽你講話,其實你根本就是很想要我留在池袋對吧~~」用著宛如跳舞般的姿勢,靈巧躲開朝自己拋物線飛來的鐵製文件箱,折原臨也還有足夠的時間朝著馬路另一頭的金髮男子投出飛吻。

「你這傢伙是故意的是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對吧啊啊啊!」平和島靜雄一腳跨過人行道安全柵欄,完全無視快車道上那堆正努力閃躲他的車子們,兀自朝著臨也的方向大步跑去。

「什麼啦什麼啦~~車聲太大我聽不到喔~」臨也將手放到耳後露出挑釁的笑容。「該不會又是那些不准踏入池袋不然就要殺了你的那些老梗吧?人家早就聽煩了啦!」

其實那天,原本應該是像這樣一如往常的。只是,大概連命運女神都厭煩兩人這樣的步調,決定讓池袋大家口中的『日常光景』做一點額外的加碼演出。

「臨──臨也!!」突然,靜雄原本的口氣從原本的火爆變成『極度凶狠』,朝臨也跑去的速度也瞬間躍升成光速。

「哎啊小靜你這樣不行啦,原本那麼帥氣的表情變這麼恐怖。女孩子是不會喜歡這樣的男人的喔!要像我這樣永遠帶著美麗笑容,才能讓你如此窮追不捨不是嗎?」即便口吻不改愜意,但眼前靜雄那莫名奇妙驟變的態度,多少讓臨也心底升起一絲警覺性。

「車子車子車子!快閃啊你這白目跳蚤大白痴───!」

「蛤?你說什麼車──」當臨也發現靜雄的視線落點是在自己左方數公尺外的位置,忍不住也跟著撇頭看去時,一道迎面而來的刺目雙頭車燈已經照得他幾乎睜不開雙眼。

接著,臨也肩膀確實地感受到靜雄的手指溫度。在灼熱車燈的照射下,尖銳煞車聲急促響起,伴隨著路邊物品的沉重碰撞與路人的高分貝叫囂,臨也發現自己的腦海瞬間浮現的想法是:

「不要啊──如果要被小靜救,那我還不如現在就被這台Volkswagen POLO 1.4的廉價車給撞死算了。」

或許,臨也的確下意識閃躲了靜雄的救助,也可能是靜雄的確來不及,車頭最後搶先靜雄一步,將臨也的身體直接撞離地面至少超過了十公尺。在池袋亮晃晃的夜色之中,臨也黝黑細瘦的身影在天空宛如一隻飛躍的人偶,最後破敗地掉落在二十幾公尺外的斑馬線上。


先中場休息一下,來問大家一個問題:【請問人死之前會有什麼出現?】

沒錯,就是人生的跑馬燈。什麼是跑馬燈?不就是很多很多一幕幕快速閃過的畫面,裡面混雜著一個人從小到大發生過的所有喜怒哀樂的事件嗎?

但偏偏臨也腦海所浮現的,竟然是小學時代就已經頂著一頭閃亮金髮的靜雄,正認真在桌面正中央刻出一道深深刮條,朝著自己放話宣示彼此領土將互不侵犯的景象。

其實,這樣的事情大家都做過。說好聽點,就是小孩從就進入學校後就開始學會謹慎處理、並尊重彼此的個人空間;說難聽點,人類自私自利的本性從小展露無遺──所以從此之後,臨也只要看到被劃了線的木桌,他就無法克制地會想將橡皮擦或是揉成團的紙屑彈到線的另一頭去。

其實這畫面的重點是,臨也跟靜雄小學並不同班。

「真是的,這畢竟還是人家的人生跑馬燈!小靜怎麼可以隨便入侵人家的腦細胞──而且還變得比我還要可愛呢!平常腦子就已經塞滿工作細項,還得隨時注意小靜的暴力傾向,同時還要維持一下自己的完美形象,注意力都沒有時間分給那台在人行道亂衝的車子了!說到底,要不是小靜沒事在快車道上跑,車子又怎麼會閃到人行道來撞人呢!我如果真的就這樣死了,肯定是小靜害的!而且既然要救人動作還是這麼龜速,是在搞什麼鬼啊?啊啊討厭啦,誰來幫我傳達一下人家死後千萬別在我頭上綁三角那樣實在很醜耶……」

可惜是的,臨也被Volkswagen POLO 1.4的『廉價車種』撞飛到落地前,最清楚的一段意識到此為止。






待續啦............................臨也好吵。(這不是你寫的嗎!!!!)


Comments

Re: タイトル
> 因為你家用了蚤不到
> 連這邊的跳蚤也要消失了嗎 XDDD

這樣的話蚤不到是要擦在靜雄的身上囉...
那要記得不要戴手套還要推開 (啥!!!)
タイトル
ㄟ~~~~
因為你家用了蚤不到
連這邊的跳蚤也要消失了嗎 XDDD
(臨也你話好多+1....)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