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7


【Reborn!-山獄】Zero Hour

【Reborn!-山獄】Zero Hour

「喂!你……真的不後悔嗎?」

澤田綱吉的彭哥列十代目首領正式受任儀式的當天,站在自己身邊的獄寺隼人雙眼嚴肅地落在前方的儀式臺,用著只有兩人才聽得到的聲音這麼問道。

「因為,我覺得獄寺沒有我好像不行嘛!」揚起嘴角,山本微撇過頭朝著獄寺狀似開玩笑又像是認真般地這麼說著。

「O$#&*…就說你是笨蛋……」

或許是顧慮到參加儀式舉止得宜,以往總是直接狂飆的獄寺,在聽到這回答的瞬間只含糊地咕噥了幾句山本聽不清楚的髒話後,隨即沉默地低頭遮蓋住了自己臉上的表情。




「……後悔嗎……」繼任儀式結束的五年後,剛好結束任務回到總部的山本武與方才結束自我鍛鍊的笹川了平,難得地在彭哥列總部私設的酒吧裡聊起當時的情景。

「當初可以說是沒想太多或被逼……到現在全都已經不成理由了。」裝盛著冰塊與琥珀色液體的寬口直立杯,隨著山本的輕晃響起清脆的聲響。

「是啊,每次的行動都出自於我們自己的意願。從當時到現在都是很極限的事實!」依舊改不了少年時代口頭禪的笹川熱血地吼道。

「而且說實在的,能夠真正實現少年時代夢想的人現實上到底有幾個啊?」山本不在意地聳肩繼續說。啊慢著,隼人不就實現了嗎!哈哈哈哈──」

「你啊……這話要是給獄寺聽到肯定殺了你。」

「我只是覺得,人與其去做自己喜歡但還不夠拿手的事,還不如去做自己第二喜歡卻更適合的事情要輕鬆多了。」

「極限地的糟糕想法。」笹川不同意地搖頭說道。

「但是,我的確也很喜歡正在做著可以發揮長才的事情的自己。」輕啜著烈酒的山本表情明顯地認真。

「你高興就好。但是啊……」先環視酒吧週遭確定沒有其他人後,笹川才湊到山本身邊低聲道。

「獄寺一直用錯誤的想法在詮釋你加入黑手黨的理由,而那個想法至今都還持續困擾著他。這件事情你總得負責吧?」

「…………啊糟糕,原來大家都知道嗎?」

看著眼前擺出『被抓包啦!』的模樣,卻還無所謂地戴著那無心機笑容面具的山本武,笹川受不了地翻了個大白眼。




其實在最初就已經發現了,最不能沒有對方的人,是自己吧?

山本將雙人用的薄被往上拉起,心疼又帶遺憾地將身旁那光滑赤裸,隱約泛著紅暈的誘人身體輕輕蓋起後,靜靜欣賞起那在夢中依舊緊皺眉頭的精緻臉龐。只要當晚被山本激烈地需索後,獄寺就會直接在他的臂膀上陷入熟睡,這似乎已經快要成了兩人的睡眠習慣。

『你們倆個這樣下去,真的沒問題嗎?』笹川最後對自己丟出的質疑,像是有道企圖遮掩多年的傷口硬被撕開般,讓山本感到一陣心悸。

但除了保持那往常的日常笑容外,現在的他已經什麼也做不到──也不想做了。

他不知道該如何跟眼前那外表精明剽悍,但內心其實溫柔無比的人解釋,自己從來都不是那種做決定後還會回顧過去感嘆不已的傢伙。

至今還會愧疚認定是因為當初那句『獄寺沒有我好像不行』這樣的理由而放棄那些可笑兒時夢想的人,全彭哥列至今恐怕只剩下獄寺隼人──還深信不疑到山本懷疑自己就算現在去跟他解釋,在對方耳裡都會扭曲成貼心的藉口。

過了這麼多年後還要去澄清的理由,還剩下什麼呢?

「如果…這個想法可以讓你離不開我……那麼……」手指輕柔磨娑過戀人熟睡中的臉頰,山本滿足的嘴角近乎自私地揚起,最後的聲音緩緩融化在冰涼的空氣之中。

「對不起啊,隼人。」




30天千字小說挑戰不圓滿結束!!>D<ˇ

一直很想寫山本黑到不行的怨念成真後感覺也滿足了....唉啊...不知道為何就是覺得很喜歡這樣的山本! 我不會覺得山本這傢伙就是心機腹黑,但會覺得死皮賴臉地用盡各種手段達到目的的山本很帥XDDDDˇ 如果可以真想繼續寫這樣的山獄,不過再這樣搞下去恐怕就不是世人(?)眼中的笨蛋情侶檔山獄了吧 (爆)

老實說,獄寺真的是個好好虐的角色怎我感覺到了........(掩面)

整體來說這是30篇中個人最滿意的一篇,所以也算是做出很完美的收尾了。不過文字微調的不份請容我明天再做....因為我好像聽到父母起床要來罵人的腳步聲了.......(顫抖地關機)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