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5


【Reborn!-山獄】X' mas Time is Here

【Reborn!-山獄】X' mas Time is Here

「謝啦。」從副駕駛座走下車的山本武,俯身對駕駛座的屬下道謝。

「不過你錯過真的是太可惜啦……」雨之守護者的直屬部下,像是還捨不得結束跟朋友間的愉快閒聊般繼續說。「前天聖誕派對大家可是快把房子給鬧翻了。連嵐守護者都露了一手廚藝,那手工製的酒漬水果聖誕蛋糕真是道地的美味!」

「喔喔?能讓義大利籍家裡又是開餐廳的你這麼稱讚想必隼人的手藝真的很不錯哪?」

囑咐興奮過頭的屬下先去泊車的山本,轉身凝視起這些年來已成為自己全新歸屬,那充滿歷史感的雄偉彭哥列總部。而在這超過午夜的時分,在雨夜中的這幢古老宅邸只剩少數窗子還有光線。

抬頭發現自己房間的窗子像在等待自己歸來般地閃著微光,山本忍不住加快了返家的腳步。沒有即時趕回來這件事,彼此雖然都已心知肚明,但要說沒有期待還是不可能的吧?




『喂,聖誕節的禮物你要什麼?』一週前,照舊將頭埋在成堆文件與不定時狂響的手機裡頭的獄寺,突然對賴在自己辦公室沙發上的山本這麼問道。

『咦?』獄寺那罕見直球定勝負的態度,讓山本反應不及。

但擺明好話不說第二次的獄寺,只是一聲不吭地推推鼻樑上的工作用眼鏡,沒事般地重新埋回文件堆。

『……無論我想要什麼獄寺都會給我嗎?』

感受到背後傳來一股溫暖重量,還有山本那獨特的氣息正在頸項吹拂,獄寺投降放下手邊工作,任由對方摟住了自己。『對啦!但不包括你這些動手動腳……』

『那我想吃隼人……』山本笑著避過那預期而來的高速右直拳。『……親手做的聖誕大餐。』

『……你覺得我們的工作像是會有時間在聖誕節前夕做菜嗎?』

『是隼人先問我想要什麼的啊……』被打了回票的山本忍不住露出了無辜失望的表情。

兩人對話還沒結果,一通來自日本的越洋電話竟把山本武給緊急傳喚回了日本總部。在那之後,兩人每天的通話也全都僅限於工作內容。直到事情穩定的聖誕節前兩天,山本終於說自己可以回義大利總部的同時,這位於溫暖南歐地區的義大利國竟然陷入數十年難得一見的暴風雪機場關閉事件──直到聖誕節的隔天才重新開放。




拉起大衣前襟,山本快步踩過殘雪的泥濘地面,彭哥列大門在他踩上門廊同時自動地嘎然敞開。沒有如往常花多餘時間跟守門部下打招呼,山本隨意朝身邊人點頭示意後,返回房間的步伐到最後彷彿在飛奔一般。

「抱歉,隼人我……」驟地打開房門,一股溫暖甜美的食物香味頓時襲來,但出乎山本意料之外,陰暗的房內其實只剩下窗邊還留著一盞燈。

藉著餘光,山本放輕腳步來到香味來源的客廳,果不其然看到桌上有好幾盤自己勉強可辨認的義大利食物:用鮮豔蔬菜點綴的寬麵、幾盤用磁托盤蓋起的焗烤,幾樣搭配類似切片火腿與肉類的美麗拼盤,還有一個被白雪糖霜覆蓋的錐形聖誕水果酒釀蛋糕,加上一瓶相當昂貴的紅酒以及……

正趴在成堆食物中沉睡的獄寺隼人。

似乎是連在等山本都不忘把時間用來工作,獄寺的頭下與腳邊散落著好幾份文件,與桌上充滿聖誕風情的擺飾成為可笑的對比,而且明明都已睡著竟然還死抓手機不放。山本無奈地笑著蹲下身,滿足地端詳起那久違一週在睡夢中依舊倔強的臉龐,沉穩的呼吸證實獄寺始終陷在深眠狀態。

「過期聖誕快樂,隼人。」山本忍不住湊上前,吻住了獄寺那溫暖的唇瓣。

大概過了快一分鐘,還在渾沌狀態的獄寺才發現自己逐漸地呼吸困難,朦朧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山本那與自己幾乎毫無距離可言的臉龐,不過成功讓獄寺完全驚醒的,還是唇舌間的激烈的侵略與濕潤感。

「武……你這……混………」想出言抗議,聲音卻不斷被淹沒在山本持續深入的親吻中。強硬鑽入的舌尖追擊地纏繞而上,讓獄寺那方才清醒還略顯無力的身體,更加無法自主地被壓到一旁柔軟的地毯上。緊接著,山本冰冷的雙手開始躁進地撥開獄寺的襯衫鈕釦。

「喂!慢著……不是說過……禮物不可以是『這個』嗎!」終於,獄寺奮力推開山本發聲抗議,卻發現探上自己腰間的雙手還在往上滑動,細碎的吻紛紛落在敏感的脖子與鎖骨間毫無停歇的跡象。

「是沒錯啊。」山本笑著回答。「所以為了感謝獄寺的聖誕禮物,這是我送獄寺的回禮喔。」

「混蛋!誰要收這種……啊……不行啦……我明天還要………你這白癡………先去吃你的禮物啦!」

「放心,隼人的禮物我一定會全部吃掉。」從容不迫地拉開最後唯一殘留在獄寺上半身的領帶,山本的手再次撫摸上獄寺那激烈起伏的赤裸胸膛。

「在我送完隼人禮物之後囉。」




乍看之下有人很吃虧(爆) 不過往好處想山本當晚的服務(!!??)應該會很好(!),所以應該還是有讓獄寺高興到只是他隔天應該死也不會承認....這樣...

.........(默)..............

想法越來越低級了啊我!!!!(抱頭)

然後很明顯那些食物會在溫暖的房間放到隔.....啊反正山本的身體是鐵打的(啥!!?) 所以應該不會有問題吧ˇˇˇ


說真的......事不過三....我真的萬萬沒想到一停稿就會停這麼久啊!!!Orz||||| 從聖誕節前一個月一路停到元旦過後快兩週,要說這挑戰失敗也不為過了吧b 只能說世事果然多變化(啥) 希望接下來加上指定題還是可以順利完成囉!!


這邊公布兩位友人的指定題:

1.聖鬥士大小艾(標題未定)

2.家教DH(標題:Nightmare)

3.尚未有人指定喔XD/


Comments

Re: No title
> 通常(?)出外勤(?)不是應該這樣嗎XD
......如果外勤可以多休一天那也難怪某人跑得這麼勤啊(大笑)
No title
通常(?)出外勤(?)不是應該這樣嗎XD
Re: No title
to 緋夜
等等...「任務隔天不用上班」是寫在彭哥列工作手冊的哪裡我怎麼沒看到!XDD

to虎斑
這意思是山本明天吃完會繼續嗎(爆)
No title
山本一人吃兩人補 (啥)
No title
反正任務隔天也不會上班...那山本怎麼樣(?)也沒關係(?)了XD
結果還是嶽寺辛苦啊XD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