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7


【Reborn!-山獄】Waltz in C sharp minor

【Reborn!-山獄】Waltz in C sharp minor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天,雨還是繼續沉悶地下著。窗外自然的沙沙聲響與房內的琴聲,在寂靜晦暗的空間裡揉合成一首沉穩中帶著濃沛情緒的悠揚樂章。而在這首繁複充滿快節奏技巧的音節中,蕭邦最擅長的抒情詩意中似乎還藏匿著一絲危險氣息。

半倚靠在平台鋼琴旁的黑色高大的身影沉默地站著,任由這首帶著繁複情感的樂聲交錯在耳膜之間,然後……

鋼琴聲在進入最後高潮八分連音的瞬間,嘎然停止。

“你在幹麼?”

“不繼續彈了嗎……”

“你口袋裡那是什麼!還有燈在閃……該死,你現在是在給我盜錄嗎?”

“誰叫獄寺每次都不給拍。”

“被你盧到每天都要彈鋼琴給你聽還不夠嗎?給我關掉!”

“放心,這只是純粹錄音沒有影像。”

“有沒有影像都一樣……喂,放開我!”

“不要。”

“你該不會是想……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只有阿綱跟守護者們的聲紋才可進出,嵐之守護者專用的彭哥列鋼琴室。”

“知道還不給我放手!”

“反正除了阿綱跟我們,所有守護者都出任務了。”

“那你好歹也看一下場合……不要這樣……聲音會……武!”

“放心,隼人應該很清楚這裡隔音效果絕佳啊。”

“我是說你的錄音器!呃……快點……關掉……”

“那再叫一次我的名字。”

“什……你說什麼?”

“如果隼人願意再叫一次我的名字我就關。”

“不行!那裡是……放手……快關掉錄音……變態!”

“隼人剛說什麼?沒有聽到喔?”

“TA………TAKESHI……你這……笨蛋。”

喀嚓。

原本放置在鋼琴平台上的錄音器閃起綠燈,親切告知使用者檔案已經播放完畢。山本武面無表情地凝視著那空蕩蕩的鋼琴皮椅,終於低下頭疲倦地揉捏起緊蹙好幾天的眉頭。

當時的自己並不是故意想錄之後的那段親密對話,只是對從來就不懂音樂的自己來說,獄寺纖細雙手彈奏而出的琴聲是在兩人分別時,陪伴自己最美好的存在之一。而獄寺的演奏,也始終是山本最有自信也是唯一能辨認的風格。

『蕭邦的華爾滋升C大調是他晚年創作,有人說裡面隱含著死亡的氣息……啊?我嗎?我只是單純喜歡這首曲子罷了。』

山本痛苦地閉上雙眼,琴室空氣中似乎還殘留著獄寺喜愛的古龍水與厚重濃菸的味道,每吸一口氣,胸口的那股劇烈悶疼也隨之鼓譟。順著琴身滑落到冰冷大理石地板的山本,冷冽眼神落向窗外的疾風暴雨,口袋的手機不知道已經持續瘋狂顫動了多久,但他意外地發現──自己的耳朵竟然什麼都聽不到。

再也沒有那人存在的世界,已經過度靜寂到讓人無法承受。

然後,宛如被蠱惑般,山本武顫抖的手指忍不住再度按下了錄音器的播放鈕。從揚聲器流瀉而出的,是一場最不完美的演奏錄音,還有……

那人最後留給自己的聲音。





……不覺得每次山獄都殺山本很不公平嗎?我都看膩了。(茶)


Comments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山本是高危險工作~死亡率比較高啊XD
啥~~左右手工作一樣都得出任務吧!!! (爆)
山本是高危險工作~死亡率比較高啊XD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