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6


【Reborn!-迪雲】Masquer in the Dark

【Reborn!-迪雲】Masquer in the Dark

站在被落日餘暉照得紅澄發亮的威尼斯巷弄中,倚靠在石砌的褐色磚牆邊,擺明不想跟現場嘉年華扯上任何關係的雲雀恭彌,半瞇著雙眼淡然注視著四周喧鬧的場景。

隨著夜色加深,古都裡的人潮越發地混亂,到處充滿的人除遊客外,就是那像在比賽誰的妝扮最是燦爛奪目般,行動宛如鬼魅在城市隨性游移的白色假面表演者們。

「滾開,否則咬殺。」

發現一位穿著腥紅色金色繡邊披風,白面具左半還繪有寶藍色蝴蝶翅膀的面具表演者,正誇張地搖晃著肩膀朝自己『飄』來,雲雀用自己唯一會的義大利語厲聲警告。

只見表演者先是擺出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拒絕的模樣,然後伸手朝空中轉了一圈優雅敬禮後繼續飄去騷擾其他樂於看到自己的人們──而這已經不是今晚第一個企圖騷擾雲雀的嘉年華面具表演者。

看著手中毫無動靜的手機,雲雀的另一手揪緊匣子,隱忍著想直接出手把眼前那群表情漠然的白色面具給全數抹殺的慾望。

明知道他最厭惡熱鬧與群聚,先是死纏爛打最後硬用公務理由要自己從日本大老遠飛到這裡來,還要求他要等在這個混亂的街頭最後……


竟然還給他遲到!?


眼角餘光瞄到另一個朝著自己移動的巨大黑色身影,雲雀撇身決定離開現場。但後腳還沒踏出第二步,腰間猛被摟住,身體也在瞬間籠罩進龐大黝黑的絲質披風中。

任由對方一語不發由後抱住的雲雀,在華美的裝飾布料內,敏銳捕捉到那股再熟悉不過,有如雨後橙花的古龍水辛香。或許是自己遲遲沒有抵抗的緣故,雲雀發現對方的手開始肆無忌憚地往上移動,戀慕般觸摸起自己的頸項與臉頰。

「做這裝扮到底是想幹麼?」雲雀揚起手將那俯湊在自己臉頰邊,那鑲著紫金色花紋的白色硬質面具硬是拉了下來。

「好痛!」被狠拉掉面具的繩子給抽出彈到的迪諾,忍不住哀號了一聲。「怎麼…恭彌不喜歡嗎?」

「遲到還故弄玄虛。無趣……」

雲雀轉身看了一眼迪諾身上的完整裝扮,全黑閃亮質料的外袍上覆蓋滿黑色花海般的皺摺,獨特三角帽緣垂掛由金線編織而成的及腰面紗,胸前鑲著一枚不知是真是假的巨大寶石胸飾,再加上有著一頭耀眼金髮的裝扮者那迷惑人心的笑靨,的確毫無疑問地──讓人難以移開目光。

「感謝恭彌的賞光?」感受到戀人那企圖隱瞞卻又執拗膠著的眼神,迪諾忍不住低頭吻上雲雀的額頭。

「先離開這裡。」輕輕推開迪諾,雲雀低聲抱怨。「吵死了,很煩人。」

「那這樣呢?」迪諾將寬大的披風高高拉起,巧妙地將雲雀收進懷中。

「最好是你的披風可以隔音……」話還未說完,雲雀的聲音驟然消失在迪諾的唇瓣之中。交纏唇舌的濕潤共鳴,彼此不知是誰先溢出的滿足低吟,全都向擴音器般地充塞腦海,完美淹沒了週遭的喧嘩。

「這樣還聽得到嗎?」不捨地結束深吻後,不願放手的迪諾忍不住開始汲取起雲雀髮間的清新香氣。

「……呃…」耳際被迪諾溫熱的氣息挑撥,讓雲雀的身體忍不住打起輕顫。

「哪?恭彌?」似乎是亟欲知道答案般,迪諾繼續追問。「聽不到了吧?」

「但是現在……」終於,雲雀伸手揪住迪諾披風的偌大衣領,主動地仰起了頭。「我又聽到了。」




有1/2的字數浪費在寫這該死的威尼斯嘉年華,只因為我怎麼也想不到這兩人除了耳鬢廝磨之外還要說啥....好想睡覺這篇真的是卡死我了啊啊啊啊----


Comments

Re: No title
> 我ㄧ時誤看成想穿這件衣服(爆)
你眼睛跳痛跳太遠了吧!!XDDD 自己寫還要自己穿簡直是自業自得....b
No title
我ㄧ時誤看成想穿這件衣服(爆)
Re: No title
> 其實…迪諾只是想“使用披風”XD
畢竟披風是所有男人的夢想(!!!)XDDD 是說自己寫完之後好想去威尼斯嘉年華b
No title
其實…迪諾只是想“使用披風”XD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