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Reborn! -山獄】Keeper's Secret

【Reborn! -山獄】Keeper's Secret
阿綱與獄寺等人前往彭哥列十年後基地會合後的當晚,無法入眠的獄寺意外地在空無一人的基地迴廊撞見了十年後的山本武。

「哇?阿綱先不提,十年前的隼人原來有這麼矮啊?」

「囉唆!十年前的你也沒有高到哪裡去!」即使知道是對方無心的感嘆,獄寺還是忍不住抬頭反嗆。

「哈哈哈……這也是喔。抱歉啦,隼人。」

第二次。獄寺發現自己怎麼也無法忽略十年後的山本在說自己的名字時,用得竟然是如此親暱的名諱。

「只好真的好懷念啊,簡直像是從記憶的照片中走出來一樣。」若有所思地看著獄寺,山本那微揚起的嘴角帶著苦澀。

「十代目不也是十年前模樣嗎?」雖然知道當下的對方已經比自己年長,獄寺還是忍不住用著相同的態度回嘴。

「該怎麼說呢,阿綱還真的沒什麼改變。不過這話要是讓他聽到肯定受到打擊吧?」

或許是察覺到獄寺對自己有明顯敵意,接下來並肩行走的時間內,兩人的目光都刻意地彼此別開。但這樣的餘裕,卻反讓獄寺有時間用眼角餘光研究起眼前這位陌生的山本武。

原本就已經比自己高的山本在這十年持續抽長,身上的黑色西裝不知道去哪弄得幾乎全濕,而這場水的洗滌心機勾勒出他那藏匿在衣料下的魁武身材。瘦削下巴上怵目驚心的不明傷痕,更讓獄寺莫名地感到心慌。

日常總是帶著天真笑容,在戰鬥中卻不吝惜地散發出鬥志與殺氣的山本似乎已被歲月侵蝕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從一開始看到他戰鬥到與眾人閒聊都始終如一的溫和眼神與穩重笑靨。但偶爾,眼神又如同暗藏鞘內的銳利鋒芒,冰冷到讓獄寺忍不住地打寒顫。

「喂,山……本。」喊出口瞬間,獄寺才驚覺自己總是棒球笨蛋地這樣習慣性喊著,竟然從沒有好好叫過山本武的名字。

「不用勉強,畢竟連十年後的隼人也從來都沒有這麼正式喊過我。」

「未來…不…應該是說現在的我們,都是互相用名字稱呼對方的嗎?」

「是啊。」像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般,山本的嘴角忍不住地高昂揚起。

「呃,那是有什麼契機讓我突然決定要……」

「這個嘛──」山本突然俯下身,硬是讓兩人的視線毫無保留地交接。

「靠你幹麼!?」似曾相似的成熟臉龐過於貼近,加上那深深凝視起自己的神情,讓獄寺不知所措地急速往後縮。

「看來十年前的我還沒有跟你說囉?」伸手架住整個人快往後倒去的獄寺,山本的神情看起來柔軟且愉悅。

「說啥啦?」發覺自己竟然只因為對方的手搭在自己的背部,彼此臉龐又過度貼近而整張臉灼熱,獄寺感到極端無地自容。

「其實也沒什麼原因,畢竟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的時候,幾乎是在毫無無意識的狀態下呢……」

「毫無意識?是因為我受傷?還是昏倒?」獄寺皺起眉頭追問。

「…………都不是。」出現在十年後山本臉上那不知到底是得意、壞心眼,還是只是純粹開心的表情,讓獄寺整個滿頭霧水。

「別擔心,這問題的答案隼人應該很快就會知道了。」

一直到十年後的山本正式消失,獄寺還是沒有得到解答,但十年後山本的模樣卻留下一道強烈殘像。十年後,那彷彿洞悉一切的眼神,截然不同的謹慎談吐,甚至是曾經輕擦過自己肩膀所殘留的淡木質調古龍水味……讓獄寺每一次在與現在的山本面對面時,忍不住想起那晚和十年後山本的對話。然後疑惑著……

自己和眼前這個人,在十年間的未來到底產生了什麼樣的獨特變化?




....自己寫自己很想吐槽真是......|||||||||||||||||||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About me
ACG 話題中心、同人創作與COS為輔。請務必保有基本網路基本禮儀,管理者保有留言刪除與否決定權

~其他隸屬區域~
噗浪帳號:aliceunicorn(加朋友請表明身份)
GOOGLE+
Facebook
Sound of Birch [網站]
Alice's Murmur [影視舞台]
Alice Lin [C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