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7


【Reborn! -山獄】Just like Always

【Reborn! -山獄】Just like Always

事發至今,當晚的那場噩夢,依舊持續在他的腦海宛如跳針般地重複播放著。回憶中,與那人的對話已經模糊不清,越發清晰的是那撕裂布料的酸麻振動感,還有紛亂雜沓的肢體掙扎。

彼此肌膚過度的相互碰觸與摩娑,殘留於耳際的嗓音帶著沉重喘息,唇與唇激烈交疊而滲出的血腥味……還有……那被壓制的肉體所產生的激烈反應。

原以為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那些曾經彼此承諾過的言語,就這麼簡單地在腦海某條防線斷裂瞬間決堤,從此完全抹殺。

只剩下,那殘留在自己手背上的淚水痕跡,及肩膀上的深刻咬痕。

「隼人……」明知是無謂的情緒,但後悔的疼痛感依舊無可救藥地在胸口蟄伏。當時,他甚至不敢去回想被壓在自己身下的獄寺到底對自己詛咒了什麼。

狼狽離去是當時他的唯一選擇。

「抱歉,如果我能早點放棄就好了……」

過度沉重而逃避的情感,早在許久之前就讓兩人的信賴感搖搖欲墜。會演變至今,也不過是對自己、甚至是整體情勢的過度自信,還有『不想放棄』的可笑執著在作祟罷了。


壓抑到最後,竟然是連對方一句最簡單的【不想再看到你】都無法再繼續承受。


「明明就知道……那不可能會是真心話……」

有心無心,一語成讖。現在,恐怕是連彼此的雙眼都真的無法繼續直視了吧?那麼又怎麼可能在其他守護者的目光下,繼續併肩站在彭哥列十代目的左右側?

口袋裡的手機隨著音樂震動響起,看到來電顯示的名字瞬間,山本武發現自己的手指竟然無法按下通話鍵。加入彭哥列以來面對過多少死亡威脅,也犯過大小的瑕疵與錯誤,但那些感覺加總起來竟然比不上這一瞬間心中的強烈恐懼。

手機鈴聲在猶豫中歇止,數秒後再度響起,就這樣不屈不撓地持續到了第六次才終於被山本接起。

「…………是我……」山本發現自己喉嚨乾澀異常,聲音聽起來也莫名詭異。

「我不想跟你面對面講這種事情,所以你給我聽著……」出乎山本意料之外,獄寺的聲音聽起來彷彿日常。

「你這傢伙該不會在給我寫辭呈吧?」

「不,沒有。」瞥了一眼角落早已收拾完畢的行李箱,山本根本不想多餘地告訴對方自己原本打算不告而別。

「那麼接下來的話我只會說一次,所以你給我聽好!」雖然這麼說,但接下來獄寺的聲音就這樣消失了至少快五分鐘,直到山本決定開口打破沉默前一秒……

「我當時大可以用匣子直接把你打飛出去……就……就是這樣。好明天見!」

「喂等等!隼人!!」感覺對方即將掛上電話,山本忍不住放聲大喊。

「………幹麼?」幾秒之後,獄寺的聲音再度從另一頭悶悶響起。

「抱歉,但我沒有辦法把這件事情當作從來沒有發生過。所以……」

「你原本打算上過我之後就當做沒這回事?」即使看不到臉龐,但山本幾乎可以感受到獄寺那兀自壓抑憤怒的危險音調。

「不,我是說我並不想這麼做。」獄寺針對『那件事』所使用的粗俗言語讓山本忍不住有些想笑。

「那麼,下次記得先問。」

「我知道了。」即使獄寺最後的那句話微弱異常,卻還是讓山本原本陰鬱的表情產生了明顯的變化。

「『下次』我絕對會『準備』萬全。」

「媽的我要掛電話了喔!!」感受到對方語氣中的調侃,獄寺終於惱羞成怒。

「等等,隼人。」山本將手機夾在肩膀上,將原本裝好的行李重新在床上攤開,嗓音聽起來明顯正在開懷地笑著。「你可以再多跟我說幾句話,好讓我確定自己現在並不是在做白日夢嗎?」

「笨──蛋。」




我有睡眠不足的日子再度超展開的預感XDDDDDDDDD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