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7


【Superman /Batman】Hangover Remedy

【Superman /Batman】Hangover Remedy

對大部分的男人來說,早晨所能遇到最糟糕的情況,其實也不過就是布魯斯‧韋恩今天早上睜開眼睛時發現的狀況──明顯宿醉,還躺在一張陌生的King Size雙人床上。手指緊壓住眉宇間,努力想取回昨晚記憶的結果,卻只是換來頭部一陣陣刺痛。

「早安啊。」從浴室走出來的克拉克,溼淋淋的身體上只圍了條浴巾。「你要不要也沖個澡?」

「你的解釋最好無懈可擊。」拉開床單,布魯斯不怎麼滿意地發現自己身上也只剩一條長褲。

「呃,我只是想讓你舒服點。」面對預期中的責難目光,克拉克連忙解釋。

「你可以直接把襯衫解開。」環視四周,簡潔佈置加上床頭放著肯特家族的溫馨合照,布魯斯發覺這是自己第一次踏入克拉克的私人公寓。

「原本我是這麼做,但你昨晚睡得很不安穩,襯衫縐成一團反而讓你睡得更難受……等我半秒鐘。」克拉克走到衣櫥邊,在秒針還沒跳到下一刻前,身著深藍西裝戴粗框眼鏡,頭髮乾淨俐落的星球日報記者─克拉克‧肯特已重新出現在布魯斯面前。

「直接把我送回高譚市是會花你多少時間?」危險地瞇起雙眼,布魯斯繼續發難。

「當時已經是凌晨兩點,我打電話給阿福,他說大門的防盜裝置已啟動,還說我這樣是在虐待他老人家。而唯一能從外面開啟防盜裝置的又只有不醒人事的你…」克拉克再次瞬間消失,下一秒出現時手裡拿著一杯溫水與兩顆治療宿醉的藥。

「我可不想只為了把你送回家而把你家裡裡外外的大門都給拆了……昨天的事情你到底記得多少?」

「黃金單身漢慈善拍賣會。」從對方手中裡接過,布魯斯仰頭將水與藥片一飲而盡。「得標者是總統妹妹的女兒,為慶祝得標,她要求我陪她一同把手中的香檳喝完──這是我最後記得的一件事情。」

「想把你甚至是蝙蝠俠擊倒的人多如繁星,而你卻絲毫沒發現一個十八歲的少女會在酒中參入高濃度的殺人酒精,目的是把你拖回家造成既成事實?」

「他先喝了一半。」布魯斯忍不住辯稱。「我不知道她是怎麼演的,而且既然如此,我也應該是在那位小姐的房間醒來。」

「嗯…原本是這樣沒錯…」克拉克那別有心機的得意笑容,幾乎可名列為布魯斯最厭惡的表情第一名。「得標金額是破天荒的兩百七十萬美元哪,你幾乎猜到美國人的納稅金額被花去哪……」

「我‧為‧何‧會‧在‧這‧裡?」布魯斯加重口氣,明顯已經被對方挑起了憤怒情緒。

「簡單來說就是『天外』飛來一筆吧?」克拉克雙手盤胸笑著說道。「克拉克只是去採訪的小記者,但『超人』的現身卻是壓軸加碼。你知道我只要抱著那位小姐花一個小時飛去巴黎再飛回來,得標金額就變成了你的五倍嗎?」

「所以…那女人不僅把我賠給你,還主動多支付了一千多萬美元。」

「至於超人那部份的勞力支出,我會希望可以當成是我的『安心費』。」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克拉克若有所指地笑著。

「我早上九點得跟韋恩企業的股東要開會。」穿回昨晚西裝的布魯斯,對於克拉克那不知到底是認真還是玩笑的畫與毫無反應。

「什麼?」克拉克驚愕地看向一旁的時鐘。「但現在就是九點。」

拿起桌上的高級名錶戴回手腕,布魯斯的聲音聽起來低沉無情。「我想,超人應該多得是不讓任何韋恩員工發現他們的老闆是被『親自送回去』的方法吧?」

而就在這件事情的一個月後,在星球日報月銷售超過100萬份的五星級飯店慶功宴上,克拉克‧肯特也成了當晚黃金單身漢的拍賣下的不知情受害者。而出資主辦這項宴會的,是持有星球日報2/3以上股權的──韋恩企業。



嗯...少爺的個性非常不好抓||||||||| 最近似乎很容易會喜歡上痞子(或是笨狗)攻x傲嬌系的配對,但老實說傲嬌個性的角色對我來說始終都很棘手。

然後這篇很誇張地爆出了300多字...把已經寫出來的段落不斷縮減、刪掉再重寫,恐怕是這次挑戰中花最多的時間的地方...b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