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Reborn!-山獄】Fragile Thoughts

【Reborn!-山獄】Fragile Thoughts
坐在義大利羅馬達文西機場的貴賓候機室內,獄寺隼人正仰起頭,將紙杯內最後一口宛如黑色泥漿般濃稠的咖啡一飲而盡。接著,他將身體投入柔軟沙發椅,極不耐煩地拉下那幾乎要讓人窒息的細長領帶,再踢開腳上的皮鞋,獄寺無力地將頭靠上椅背。

『你這樣不斷用工作把自己給逼上體力極限到底是想怎樣……』一個月前,開車載著自己前往日本羽田機場的山本,曾在海關前突然緊抓住獄寺的手腕厲聲問道。

『隼人,你是不是有話想要對我說?』

然後,不知道是第幾次,獄寺在眾人的面前將山本推開後直接逃入將兩人完全隔絕的機場海關大門。

「那個……笨蛋……」獄寺的眼神下意識地飄向自己的右手腕。即使已經過這麼久,每當想起兩人最後的不歡而散,那曾經被緊攫的部位總會開始發燙。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自己在兩人關係開始的瞬間,就幾乎預期到了今天的慘烈下場。因為山本那與日遽增的熱烈性格,跟自己始終的逃避表態,將讓兩人的關係從長久以來的你追我跑,演變成如今那宛如極地浮冰般的危險平衡。


『因為隼人如果真的不喜歡我,只要用力推開我就可以了不是嗎?』

從山本這麼說的那天起,獄寺就發覺自己越來越耽溺於那由山本獻給自己的情感優勢。

每一次的離別親吻,每一次肌膚間的親密碰觸,甚至是枕在對方手臂之間滿足地汲取著彼此的氣息,對獄寺來說全都過於理所當然─── 過度到讓他強烈的罪惡感與日倍增。

【如果再不盡快回應他的感情,會不會哪天山本會開始厭倦一頭熱而決定放棄?】

那麼就算是真的說不出甜美話語,好歹也要有一次可以回摟住對方的擁抱吧?明明就已經這麼決定,但無論在腦海裡演練幾萬次,每當獄寺接觸到山本凝視的溫柔眼神瞬間,身體反應依舊是直接跟理性斷線。

結果,為了不讓山本再有太多機會說出自己永遠無法回應的話語,獄寺堂而皇之地利用『工作』這種浮濫的藉口,反而更加撕裂開兩人的關係。

「獄寺隼人先生。」地勤小姐悅耳的聲音在身旁響起。「前往日本東京羽田機場第5908次班機已經可以登機;另外這是您方才拿到櫃檯,要我們幫你做緊急充電的手機。」

「謝謝。」從服務員手中接過手機後,獄寺連忙重新開啟手機電源,發現螢幕上竟然跳出五通未接來電與一通簡訊通知──全都來自山本武。


【我會在出海關的地方等你。PS..我愛你。】


無論過去自己多麼常聽到山本在自己的身邊如此細語,一旦語言被化為文字後竟呈現出截然不同的強烈感。握緊手機,獄寺忍不住留戀地凝視起那三個字許久。然後他發覺……這恐怕是習慣凡事都用口頭告知的山本,有史以來第一次使用簡訊傳訊息。

「我‧也‧是。」用著近乎顫抖的手指按下鍵盤,獄寺喃喃唸出那總是跳動在舌尖上,始終蟄伏著想被說出口的話語。然後藉著滿腦子混亂狀態的影響,不願多想地倉皇按下最終【寄信】鍵。

看著寄件成功的訊息亮起,轉頭看向落地窗外的晴朗天空,獄寺隼人忍不住露出這一個月以來第一次的燦爛笑靨。然後,他彎腰拎起他專用的銀色硬殼登機行李箱,用著最快步伐越過機場外的匆匆人潮,迫切地踏上回家的旅程。



邊打瞌睡邊寫出來的文,竟然比之前的任何一篇都還要完整...是說會覺得接下來飛機就會在起飛後爆炸然後還找不到某人屍體的我到底是......Orz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About me
ACG 話題中心、同人創作與COS為輔。請務必保有基本網路基本禮儀,管理者保有留言刪除與否決定權

~其他隸屬區域~
噗浪帳號:aliceunicorn(加朋友請表明身份)
GOOGLE+
Facebook
Sound of Birch [網站]
Alice's Murmur [影視舞台]
Alice Lin [C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