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6


【Reborn!-迪雲】Declaration

【Reborn!-迪雲】Declaration

『雲雀學長?百忙之中打擾你真不好意思。』接起草壁送上來的電話,另一端傳來的是彭哥列十代目的恭謹語調。

『麻煩您親自前往總部的賓客接待室一趟。』

「有什麼事情非要我去不可?」毫無來由的請求,讓端坐在榻榻米上的雲雀不悅地瞇起鳳眼。

『有一份非常需要您親自簽收的包裹。』




「這不是恭彌嗎?」推開迎賓室大門,正端坐於腥紅色沙發椅上看著手中資料的金髮男子馬上跳起身,露出他那標準如托斯卡尼豔陽般的笑靨。

雲雀審視著眼前的加百羅涅十代首領─跳馬迪諾,他穿著一套剪裁優雅,散發著高尚光澤的黑色西裝,還有一頭經過經心整理過的頭髮,看起來彷彿要去參加什麼重要會議──又或者是剛結束回來……

「什麼時候到的?」緊皺起眉頭,雲雀的口氣中有著明顯不悅。

「……三天前。」迪諾只能歉疚地苦笑道。

「為何我完全沒有接收有加百羅涅家族進出彭哥列大門的消息?」燃燒於平靜語氣下的怒火,終究還是由雲雀那咄咄逼人的語氣中洩漏而出。

「我只帶了羅馬利歐一起抄後門的小路過來。因為是不確定的緊急行程,加上會議時間很長,怕是最後見面時間會不夠……如果讓恭彌期待落空,最傷心的會是我哪。」

「我現在就幫你省更多的時間。」憤怒拂袖轉身,雲雀將手搭上金色的門把後忍不住再度開口。「不想見面,就不要還讓綱吉抓到機會打小報告。」

「這也是,如果一開始沒有見到恭彌就好了。」即時來到雲雀身後的迪諾,迅速地伸手將雲雀半拉的門扉推回。

「放開我。」雲雀拉起手臂想給對方一個肘擊,卻沒想到對方技巧性的防禦竟讓他的右手腕反被納入控制。

「從上次見到到今天已經過多久了呢?一個月?還是一個半月?」

「那是七夕的事,到今天已經是一個月…」斂下眼瞼看著正緊攫住自己右手腕的偌大手掌,還有正輕觸著自己背部的灼熱體溫。加上迪諾身上那獨特挑逗人嗅覺的古龍水薰香不斷撲鼻而來,雲雀的聲音逐漸低啞。「又八天…」

「九個小時…又48分鐘。」迪諾的左手從後方環住了雲雀腰部,接著彎下身,親暱撒嬌般地將下巴抵上了雲雀的肩窩。「好榮幸,原來恭彌也跟我一樣有在算時間啊?」

「上個月打了兩次電話給你,還有留言要你回電。」然後,是一串宛如抱怨般的委婉低語。

「光只是聽到你有留言給我,羅馬利歐就得動員10個部署才能把我從私人直升機上給拖下來,更何況是聽到聲音……甚至是直接看到你的臉?」

「……我不像你那麼自虐,想做什麼沒有人敢阻止我。」

「下次恭彌打電話來的時候,我會直接派直升機來接你的。」巧妙讀出話裡的涵義後的迪諾,忍不住將唇貼上從方才就持續誘惑著他的細緻臉頰。

「所以呢?這次會議原訂要開多久?」

「預定還要開兩天但阿綱說他可以……」

「全部取消掉。」還不等對方說完,雲雀已直接撇過頭將迪諾胸前的領帶猛然往下拉。「否則咬殺。」

「遵命。」揚起嘴角,迪諾半被動地吻上那讓自己戀慕許久的倔強唇瓣。




整個爆字數...刪了大概500字還是爆,我已經不想管收尾好不好了....OTZ|||||||||||


Comments

No title
明明還有[�Ǿ�]器官[/�Ǿ�]名詞......:D
Re: No title
> 務必繼續咳開新篇做下去啊~ (燦笑)
一整篇只有形容詞跟狀聲辭這東西我實在...苦手啊...Orz
No title
(灑胡椒粉)
務必繼續咳開新篇做下去啊~ (燦笑)
Re: No title
> ㄟ~~~~已經爆字數了?
對不起我盡力了....除非另開一篇寫直接做下去的(重咳)
No title
ㄟ~~~~已經爆字數了?
怎麼一股意猶未盡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