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5


【Reborn!-迪雲】Acceleration

【Reborn!-迪雲】Acceleration

「恭彌…這衣服似乎太小了?」

雲雀緩緩轉過頭,面無表情地迎視著站在自己身後數尺的跳馬迪諾。那以往總是含在嘴角間的淡然笑靨依舊,但似有所因地,愜意表情中現在正流露出一絲困擾。

「是嗎?」毫無抑揚頓挫地應了一聲,但雲雀的眼光卻還是無法控制地飄移到迪諾的身上。

剛沐浴完後的高大身材,現正過於勉強地被包裹在灰底草色系的浴衣下,透過布料微醺起細微蒸氣;以往耀眼如夏日陽光的完美短髮,也濕漉漉地分束落在臉頰邊。布料無法完全覆蓋的胸膛與大幅露出的手臂,都還殘存著鮮明的水氣。

「後退。」眼眸壓低了幾吋的雲雀,突然開口叱道。

「咦?」被這麼一說的迪諾,雖然沒有馬上照做,但身體還是下意識後移半步。

「你把水滴到我的榻榻米上了。」

「啊?真是抱歉。因為我不習慣用吹風機……」

即便如此,迪諾頭髮上的水珠還是持續隨著道歉的話語滴落著,有些濡濕了肩膀的衣料,有些則是順著頸緣的髮絲,緩慢地溜過脖子的線條。中途歇止在迪諾那完美的平V的鎖骨許久,再持續地往他那半敞的胸膛直直落下……

「那你就給我站在走廊上直到頭髮乾了為止。」無法控制目光持續偏移的雲雀,忍不住狠狠地皺起眉頭。

「但是……這樣恭彌會擔心吧?」似乎是感覺到臉頰與頸部還沒有完全乾,迪諾恣意地拉起胸前的浴衣擦拭著頸部與下顎。「如果我感冒的話……」

「把衣服穿回去。」

原本在洗澡後就被率性的迪諾隨意紮綁的浴衣,在他的拉扯下越發地凌亂,幾乎快要完全敞開的前襟與只差微妙數公分就要打開的下襬,讓雲雀感到莫名地煩躁。

「沒辦法穿好啊?」迪諾無辜地眨眨眼,不知是否沐浴後的關係,早聽習慣的嗓音當下聽起來竟是異常地醇厚沙啞。

「剛才就說過,恭彌的衣服對我來說太小了。」

無法控制的,已經不只有雙眼視線的落點──還有持續飆升的心跳聲響。眼角餘光無法放棄地持續肆虐,那看起來濕潤柔軟到想撫摸的金色髮絲,那與自己截然不同的身體線條,還有那雙正坦然直視著自己的誘人眼眸。

喉嚨持續地灼燒乾燥,呼吸也開始變得異常短促,雲雀撇下嘴角別開彼此膠著的目光,艱難地說出了那句被自尊延宕許久的應允:

「算了,進來坐下。」

感受著榻榻米被踩踏的震動,雲雀自顧低頭將早已沏好的熱茶緩緩倒入杯中,但尚未有機會將溫好的茶杯放上碟子,那略存有濕潤氣息的手掌已輕巧地握住了他的手腕。

「恭彌的脈搏……跳的好快呢。」被拉起的右手腕上,開始落下漫長細碎的甜蜜啄吻。

「敢再多說一句話,就咬殺。」

被親吻的右手毫無抵抗的意願,而那尚存著自由意識的左手,最後也還是忍不住違背主人話語地……主動勾上了方才自己目光緊攫多時的美麗頸項。




寫完之後發現這篇應該放到S去...然後標題名稱其實應該改為
“SEDUCE (色誘)” ||||||||||||||


Comments

No title
10分鐘後, 榻榻米是黏的 (喂)
Re: No title
> 看到最後我竟然馬上想到....那榻榻米還是溼了(喂)~
本來還好被你這麼一講,我更糟糕的聯想成另一種濕法(掩面)
No title
看到最後我竟然馬上想到....那榻榻米還是溼了(喂)~
Re: No title
真的到了"S"這個單字應該會有非常多的選擇...XDD
No title
Sexy.... (拖走)
No title
SEDUCE+1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