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7


Death Penalty shouln't be forever

誰是下1個 死牢恐懼蔓延

太快槍決不是好事,太慢也不是。只是想平息之前的民怨而加速槍決,那這樣的審判就不公平。我不喜歡的是,那想要討好多數聲音的政府。我不喜歡的是,沒辦法站穩腳步堅持立場的政府。我不喜歡的是,說話大聲就能贏的社會。

死刑對現在的台灣來說是必要之惡,但如果可以的話,能以朝著『不需要死刑的社會』來發展是更美好吧?對台灣來說,死刑是現在必須的,卻絕對不能是永遠必須── 一個國家永遠都需要死刑來威嚇犯罪,是很悲哀的。

我還是支持要有死刑,但老實說,新聞現在給我的感覺,似乎像是大家都殺紅了眼,面對殺人犯聲音都彷彿在怒吼著『給他死!』這樣的態度...讓我感到非常不安。


或許最近JL看多了,超人們秉持著『不管你怎麼逃,我都會去抓你,但我絕對不會殺你』這種感覺好人會過勞死(!?)的理念,多少還是影響到我了吧。畢竟(苦笑)


Comments

No title
i was comming to your diary o tell you that i too hate ppl pointed their finger at me... i would bte them off, its a srz offence.
No title
蔡正元 廢死刑和反墮胎一樣,都只是一種意識形態,而不是普世價值。 普世價值是在任一種社會關係,都能清楚界定壓迫者和被壓迫者的價值體系,像雛妓和慰安婦問題,誰是壓迫者,誰是被壓迫者,清清楚楚。 但意識形態則是有局限的價值體系,必須經裁剪,修飾,甚至虛擬,捏造壓迫者和被壓迫者的角色,才能使某種意識形態的價值體系,具備某種程度的合理性。 意識形態經裁剪,修飾,甚至虛擬,捏造的程度越極端,越難獲得社會廣泛支持,但其信徒卻越會走向極端。 像廢死刑運動,就必須虛擬一個社會當抽像的壓迫者,才能將殘酷殺人的死刑犯虛擬為被壓迫者。有的還要極端的擴大解釋人權概念的適用範圍,甚至編造生命權的概念,作為拯救死刑犯的護身符。這種偏執的理念,暗示不贊成廢死刑運動,就是反人權和不尊重生命。 這就是廢死刑運動者,會自我幻想具有較高道德水準的緣由。

蔡正元 人類歷史上,縮小判決死刑的範圍是共同的潮流,但完全廢除死刑卻不是。 政治犯已不再是判決死刑的範圍,但殘酷殺人罪要判決死刑,仍是極大的國際共識。 伊拉克總統海珊被判死刑,並非政治罪行,而是屠殺少數民族的滅種罪。海珊被絞死時,並未見任何廢死刑國家或運動者聲援,可見一般。 要問的是,台灣目前三審定讞的死刑犯是不是犯下殘酷殺人罪,或其他罪行? 但廢死刑運動者都忽略殘酷殺人罪不能判死刑,是建立在太多虛擬的假設上。 目前實施廢除死刑的國家數目雖多,但人口數合計卻不夠多,反而維持判處殘酷殺人罪死刑的國家的人口才是絕大多數。

蔡正元 實施廢除死刑的國家大都具有天主教和東正教的文化背景,維持判處殘酷殺人罪死刑的國家則大都具有儒家、佛教、回教、基督教的文化背景。 不宜遽下結論,說廢除殘酷殺人罪死刑的國家才是進步的。 死刑能不能遏制殘酷殺人罪的犯罪率,答案並不清楚,因為研究方法精準度不高,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但是當年洛杉磯大暴動,鎮暴部隊受命不須逮捕,不經偵訊或審判,得當街格殺縱火犯和持槍搶劫犯,犯罪率立即迅速下跌,卻提供死刑可以遏制犯罪的重要跡證。


俺家老大是有腦的˙˙˙不同那些虛偽的政客. 我也看不爽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