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6


一切無關死刑與否,只關於一個人的工作態度

真的要問我,我的確會說我贊成死刑。不過,如果台灣的法律能夠『可靠』到讓那些犯人永遠無期徒刑且不可假釋與特赦,那麼死刑的確沒有必要 ──因為這樣更痛苦...XD||| 就讓那些無期徒刑犯後悔到覺得自己死了算了:PPP 但偏偏這是不可能的,幾十年下來,誰能擔保不會有白痴總統或是法官或哪位該死的律師把這些重大罪犯給弄了出來...更別說有種東西叫逃獄|||||


但整件事情讓我不爽的是那個說話不負責人的人。首先這種事情是你說要就要的嗎?沒有完整的調查與研究,更沒有合理的解釋或是足以說服大眾的論點嗎?就這樣寫了一篇看起來漏洞百出的幾張小論文,引經據典了幾各名人講的話,還自得意滿地說現在有多少多少國家是沒有死刑的所以我們也要跟進......沒有死刑的國家犯罪率可以降到多少、廢除死刑之後可以怎麼節省資源(養犯人不用錢嗎?) 或是死刑犯改過自新的機率有多高...這些東西都沒有底定之前,這話也未免放太早...就算掰也好歹掰個報表出來給我們看看嘛?


結果,這傢伙只是當著媒體,用著她那可笑的婦人之仁的心態,以及毫無理智可言的態度 ──用著像是某不可殺生的宗教狂熱份子的語氣── 在那裡說她就算下地獄也要廢除死刑...


讓自己下地獄,還比讓全國一半以上的人認同你的一個想法還要簡單幾千倍好嗎?


個人的火氣不是針對死刑與否,而是這個女人根本就搞不懂自己的職位所代表的意義。一個政府官員還是應該要維護正義與法治的法務部長,可以當眾講這種毫無責任感的話嗎?人家請你是來執法,不是來製造族群恐慌的耶!?結果今天聽到她火速請辭根本不覺得高興 (反正她就算推到死...法案成功前會先在總統府又製造好幾起血腥暴動||||||) 昨天還在那裡說的義證嚴詞,還說自己絕對不請辭,今天卻像是縮頭烏龜地落荒而逃...只是更加深個人對她的不信任感。


一件想要做的事情可以這麼簡單放棄嗎?你不是有成立小組嗎?難道兩天內你們提不出一個可以說服上司還有民眾的報告嗎?如果真的提不出來=沒有準備好,沒有準備好就在媒體前興致勃勃說這種笨話,也實在是衝動到無腦的境界...就像是盔甲沒穿馬也沒騎劍也沒拿就要衝出城堡去挑戰暴民一樣白痴.......結果,昨天那堆話也只是媒體前的打誑語了嗎?那些有看新聞被氣的要死的民眾也很衰耶...是嫌我們生活太無聊時間也太多...好心想幫我們製造話題不成?=_=|||


另外...最近引咎請辭的人也未免太多了...真的很討厭那些每次遇到東窗事發就撒手就逃的官員們...爛攤子都交給下一任去收就是了?Bravo!=_=;;;


Comments

No title
不能同意妳更多...
而且我覺得她根本沒搞懂大家生氣的點在哪。
她會被迫下台不是因為她支持廢死(前法務部長陳定南也支持廢死),而是因為她身在其位卻不謀其職。陳定南支持廢死,但他身為法務部長,他還是有依法簽字,個人情感理念本不應凌駕於法津之上。台灣人最常犯的錯就是將法理情的順序弄反,若法務部長帶頭違法,那百姓又何需守法?
廢除死刑ok,但要有其配套,她上任兩年什麼都沒推動,只出一張嘴說不簽要廢死,試問,廢死之後呢? 我們看不到答案。台灣對於刑責的判決本來就輕,如果沒有修法改進,卻一味廢死,那麼誰來保障善良的百性? 說要廢死卻無任何配套措施就只是在嘴砲而已,要人如何支持?

不過她本人倒是自我感覺良好的覺得大家都是為了她廢死在打壓她,科科。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