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5


CATS - (5) A Great Warrior

喔喔~~~殿下您的生日賀禮寫好了喔請笑納...(轉頭)...可惡竟然完全睡死了 OTZ|||||| 靈感一出來就沒辦法停止結果就是我明天2010年第一天上班該不會又要遲到了吧...我是不是不要去睡比較好?/_\|||||

已經進入所謂的【回憶篇】,蒙克斯崔普的回憶...邊寫腦子卻邊冒出了若騰塔格在旁邊機車的吐槽XDD|||| 其實回憶篇應該要在2-3篇內迅速帶過的,至少是希望可以這樣。雖然不想嘴碎但是又無法控制自己,那至少要講重點吧───卻又發現自己辦不到.....我果然不適合寫有完整架構的小說....因為我腦內沒有『架構』這個東西啊!!(爆汗) 然後因為我真的很不想寫貓打架的過程...所以說不定也會被我帶過?(喂!!!!)


那麼,先在這邊祝福大家

2010年新年快樂



CATS - (5) A Great Warrior



蒙克斯崔普是在自己出生後第七個月的初冬,才親眼見到自己的父親─老戒律伯。他有著跟自己幾乎相同的灰白花色,只是身軀驚人地碩大,毛皮也因年老而黯淡破敗。但自從他有辦法理解貓族的語言後,『老戒律伯』這個名字就一直存在於傑利柯族之中。當他緩慢踱步在路上時,沒有一隻貓膽敢站在他的前方;當他慢條斯理地說話時,更沒有一隻貓不敢拉直耳朵細心聆聽。只要看一眼就絕對認得出來,因為老戒律伯中是無法忽視的絕對存在。

對年幼的蒙克斯崔普來說,他根本無法想像自己跟眼前的偉大貓有血緣關係。因此,當老戒律伯毫不猶豫地信步朝自己走來,他甚至慌亂踉蹌地往後跌坐到地上。藉著眼角餘光,他可以感覺到那雙平靜雙眸正在凝視著自己,接著那莊嚴巨大的身子慢慢低下頭,開始輕嗅著自己耳朵。感覺到頭頂傳來鬍鬚的搔癢感,蒙克斯崔普發現自己腦袋完全空白,全身就連尾巴最末端的一根毛都不敢動。

「你,是我的兒子。」

瞬間,那道低沉如磅礡大海的嗓音沖刷過他的恐懼,甚至給予了他勇氣,讓他重新站起身來接下父親投注給自己的關懷視線。

從那刻開始,蒙克斯崔普就確定自己一輩子的忠誠將完全奉獻給眼前這個偉大的存在。即使,自己只是父親那幾百名子孫群中的其中一位──還是族中最沒有力量、最年幼的一位。只是當時的他怎麼也沒想到,當年的冬天都還沒有結束,自己竟在轉瞬間成為老戒律伯『唯一一位』的子嗣。



~ 全文請至個人網站 Sound of Birch ~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