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2
3
4
5
6
8
9
10
11
12
16
18
19
20
21
22
25
26
27
28
29
30
12


Let's Not Fight...?

有個悲劇性的人自以為全世界的人都對她有企圖、對她不好、對她OO又XX....對我來說,不...對她來說...要我不要對這樣的人口出惡言實在是件非常非常困難的事情。這已經不是叫話不投機半句多,而是多一句話就多一份的爭執。所以我選擇閉嘴,我選擇這個人不存在。彼此的領域互撞的時候我選擇留紙條也不講上一句話,但有時候事情還是會發生....然後我們總是得等著看老大的眼睛到底雪亮與否---我該說還好這答案是正面的嗎?

只是每每都好佩服,對方總是可以把自己撇的好乾淨,明明平常對工作就沒有這麼精明幹練,推卸責任跟把自己塑造成悲劇英雄怎麼就能這麼成功?怎麼能老是把事情做的那麼俐落?將情況轉得對自己那麼有利?而我們站在另一頭,卻總是把自己惹得一身腥?好像我們才是那個扔炸彈的人...最後不僅沒憑沒據唯一的證人還企圖息事寧人...


事情發生的時候其實我不在現場,同事事後還欣慰地笑著對我這麼說:

我們都不怎麼擔心啊,因為 絕對不會允許這件事情發生。


怎麼?我看起來像是警察之類的執法單位嗎!!?? 如果是這樣,那麼為何我丟出去的武器還會逆火回來傷到我自己?

老實說,我已經很厭倦那總是想讓『錯的事情變回對的』的自己。每當我想這麼做的時候,最後都是招致很慘烈甚至是糟糕的結果。隨之而來的是什麼呢?愧疚、後悔、怨恨、斷絕往來....我應該要學會習慣看著那爬滿蟑螂的垃圾桶也無動於衷.....

也許就從現在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