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2
4
7
9
10
12
13
15
20
23
24
25
27
29
30
09


The Once and Future King

─節錄自 "永恆之王‧風中燭 (謬思文化)"

戰爭最奇妙的事情就是,它是為了虛無之物而戰─ 沒錯,名副其實的虛無之物。

國界是一條想像出來的線。癥結在於地理學─ 政治地理學。各個國家就像海鸚和海鳩那樣,不必擁有一致的文明,也不需要一致的領導人。只要他們能給予彼此貿易自由、通行自由、往來世界各地的自由,他們仍能保留自己的文化。至於地表上那些想像出來的線,只要別再去想像就好了。空中的鳥很自然忽略它。對鳥來說,國界這種東西是何等瘋狂啊,如果人能學會飛行,也會這麼想。

會有那麼一天。一定會有那一天─ 當他帶著新圓桌回到格美利,那張圓桌就像這個世界一樣,沒有稜角。那張圓桌不會在國與國間設下疆界,但可讓他們坐下來舉行宴會。要塑造這樣的圓桌,唯一的希望只有文化。如果能說服人們讀寫,而不是單是飲食男女,那就還有機會讓他們變得理性。

不過這時候要努力已經太遲了。因為此時,他的命運就是死亡;或像某些人所說,被帶往亞法隆,在那裡等待更好的時代。在陽光閃耀的萬頃碧波中,個人的命運不過是滴水,雖然是滴閃亮的水珠。

叛軍的大炮在這破敗的早晨響起,而英格蘭之王站起來身來,以和平的心迎接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