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ing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聽覺篇/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道高&魁登斯】形單影隻的那人


聽覺篇/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道高&魁登斯

形單影隻的那人


紐約不是個友善的地方。

牠見過太多恐怖的人類,但紐特帶牠們來的這個土地上的人類特別怪。站在街頭的人,手中肯定不離一支燃著強烈臭味的紙管,吸進吸出同時,這些人雙眼也隨著渙散。大部分的人都穿著巨大黑色外套,拉低帽緣,像是逃避甚麼般,汲汲營營地朝著無名的目的地奔走。同時,這裡還有非常多有奇怪輪子的巨大金屬塊在路上奔馳,製造出恐怖的聲響。

道高並非自願迷失在這個都市叢林,當牠追著兩腳蛇跳出皮箱的下一秒,牠的確是後悔了。況且那孩子逃竄速度過快,道高根本追不上。

但牠更不想看到紐特發現珍愛的怪獸們受到傷害的表情。

兩腳蛇是逃脫的孩子群中最年幼的一位,其他大部分都能照顧自己……有隻恐怕還『把自己照顧得太好』。

【視覺篇/刀劍亂舞-燭台切&長谷部】那個人的雛鳥情結


視覺篇/刀劍亂舞-燭台切&長谷部

那個人的雛鳥情結


燭台切來到本丸那天,是個剛下完午後雷雨的夏日。當他那頤長挺拔的身影伴隨著沉穩微笑,還用著宛如在走台步的姿態出現在所有刀劍男子們眼前時,成功引起打刀與短刀們的一小股騷動。

「如果能像他光是站著就可以那麼帥就好了。」

在聽到加州清光的嘆息瞬間,壓切長谷部心情頓時變得更加低落。被同樣主君持有過的刀,主君卻總是將他呵護至極,就算是之後的主君對燭台切也珍惜不已。對比下來,自己在這把刀面前多少有些抬不起頭。

「壓切長谷部先生?」一陣陰影罩頂,壓切這才發現眾人眼光主角正站在他的眼前露出欣喜的笑靨。

「始終以來仰慕您大名卻無緣相見,現在能在這裡相遇太讓在下感到榮幸。」

「哈哈,是這樣啊。」壓切很不耐煩地露出陪笑表情。

「身為一把打刀竟然被像您這樣威風凜凜的太刀抬舉,敝人實在不‧敢‧恭‧維。」

「謝謝誇獎。可惜過來地方我始終找不到鏡子可以整理頭髮。如果能以更帥氣的模樣出現在長谷部先生面前就更好了!」

「蛤?」

就這樣,燭台切光忠在本丸──更正確點是在壓切長谷部心中的形象───就此破功。

【嗅覺篇/HP親世代-天狼星&雷木思】避之唯恐不及的那人

HP
嗅覺篇/HP親世代-天狼星&雷木思

避之唯恐不及的那人


在霍格華茲學院針對六年級學生開放的超勞巫測─魔咒學特別課堂中,只花五分鐘就完成教授指定練習題─“無語漂浮術”的天狼星,正無聊地斜倚在座位上,拿著羽毛筆輕敲桌面。

當超過八成同學掙扎在禁止念出咒語,卻得成功完成施咒的難關時,老早就在天狼星頭上跳舞的三樣指定漂浮物,成功地點燃所有男同學的恨意。另一方面,優越表現下卻有著漠視一切的態度卻也成功引起女性同學的傾慕。

但無論環繞周遭的是忌妒怨氣還是粉紅愛心泡泡,當事人從來不在意。現在的他,正專注凝視著右斜前方位置,還在努力瞪著桌上物品的那抹瘦削棕髮身影。

如果可以,他實在很想上前提供對方幾個小訣竅,但他知道凡事只要牽涉到課業,穩紮穩打的雷木斯絕對不走捷徑,更何況還是攸關未來的超勞巫測。

一團巨大的羊皮紙不識相地猛敲上天狼星後腦勺,讓他忍不住低咒了一聲。他皺起眉頭環顧四周,果然看到詹姆‧波特正對他笑著比中指。天狼星翻白眼打開手中的紙團,只見上面寫著:

【獸足,你他媽的全身都是濕狗味,臭死了!】

【味覺篇/飆速宅男-福富&新開】動心忍性的那人

味覺篇/飆速宅男-福富&新開

動心忍性的那人


新開奮力地踩著踏板,摩擦過耳際的是呼嘯風聲還有夥伴叫喊聲,他懷疑自己已經到極限,心臟狂跳到隨時會停止,意識被籠罩一層薄霧般地模糊。

現在到底到了哪裡?看著前方身著同隊車衣,有著一頭金色亂髮的強健背影,新開非常清楚自己下一步是追上,與那人並肩而行。他伸手將腰間所剩無幾的能量棒拆開,一口咬下。

在每場練習與比賽,餅乾的甜味與咀嚼感可以讓新開隼人更加集中精神,奇怪的是……這條能量棒吃起來卻完全無味?新開將口中讓人不快的乾澀吐出,拿出了一條新的能量棒。但結果還是一樣!口中充塞著詭異感,明明有咬下的動作,嘴巴也有食物的存在感,但就是沒有味道,這種感覺……

就好像是在夢裡吃東西。

【觸覺篇/刀劍亂舞-三日月中心】孜孜不倦的那人

觸覺篇/刀劍亂舞-三日月中心

孜孜不倦的那人


跪在地面上,是堅硬的;在地面上的自己,卻是柔軟的,這種相互排斥的體驗叫『對比』,而這種相互排斥的感覺帶給自己的心情則是『極度不快』。那麼要怎麼排除這種不快呢?從略疼膝蓋開始往上延伸,傳達到腳、身體、雙手最後到達腦部,直覺告訴了三日月宗近,然後他只用了千分之一秒不到的時間就拉直起自己的雙腳……

這叫做站起來。

他想起過去握著他的人類也都是這樣,緊握住他,跪著慢慢前進,最後起身行禮。但怎麼從沒有人抱怨過跪著會很累,站起來也很累呢?

因為他光這樣站著,就覺得自己累‧壞‧了。

「你可以坐下來喔。」那道聲音如此建議著自己。

三日月想起人類的動作,於是他屈下膝蓋,腳往後拉,未料身體卻被壟長垂墜的布料卡住,整個人瞬間失去重心就要往側邊倒去。在對方緊張驚呼聲中,他快速伸出右手往地面輕點,接著左手俐落地拉起衣擺,身體一旋成功完成第一次的跪坐。前方的人忍不住興奮地拍手,讚嘆起他的好身手。

但,其實這樣他還是覺得不舒服。
About this site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B.Yeats.
About me
ACG 話題中心、同人創作與COS為輔。請務必保有基本網路基本禮儀,管理者保有留言刪除與否決定權

~其他隸屬區域~
噗浪帳號:aliceunicorn(加朋友請表明身份)
GOOGLE+
Facebook
Sound of Birch [網站]
Alice's Murmur [影視舞台]
Alice Lin [COS]